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就请你给我多一点点时间
  • 辩证法的有趣就在于,换个角度看问题,可以得出不一样乃至完全相反的结论,却不但没有违和感,甚至有发现新大陆一般的欣喜。无论是"光阴似箭"还是"生活需要慢下来"都自有其道理,更重要的是,看针对什么样的情形。很喜欢一个好朋友的签名档,"长长一日,短短一生"。简简单单的八个字,透着温暖、珍瞄、不舍和洒脱。
  • 万一梦想实现了呢
  • "泳坛新晋小鲜肉冠军"宁泽涛,出生时右膝盖骨感染,一直被病痛折磨到19岁,却在世界游泳锦标赛上创造了属于亚洲的奇迹。这已经超出霸占泳坛多年的西方飞鱼们的想象。挺进世界田径锦标赛的苏炳添,身高只有172厘米,光腿就比博尔特短了将近40厘米。但这位从初中就开始练习短跑的中国小子,在挤满"大长腿"黑人的100米男子短跑赛场上,如脱缰的野马,成为首个跑进10秒的亚洲人,奇迹般地改写了世界田径历史。
  • 边条
  • [老了点儿]108年前的漂流瓶 德国一对老夫妇在德国北部海岸的阿姆鲁姆岛度假时,捡到了一只漂流瓶。当他们打开瓶子看到其中一张纸上的日期后,才知道这个漂流瓶竟然在海上漂流了约108年之久,成为史上最久远的漂流瓶。瓶中有一份调查问卷,拾获者将资料填写后,寄回英国普利茅斯海洋生物协会,能获得一笔奖金。原来,这是英国普利茅斯海洋生物协会已故会长比德在1904到1906年间,为探索深海洋流流动方向而丢在北海的1020个漂流瓶之一。
  • 最自由的“师生关系”
  • 美国大学素来给人自由包容的印象,但在处理师生关系方面,严厉程度超出很多人的想象。在美国,非但师生恋是被严格禁止的,任何可能导致校园性骚扰的暧昧举动,都作为被禁止的条目详细地列在校园守则中。以伯克利大学为例,伦理课程对于"性骚扰"的定义无比严苛——任何关于性的口头的,非口头的,或是肢体接触;
  • 微言
  • 5位中国教师在英国开展中国式教学,其间冲突不断:学生懒散、上课泡茶、不停说话……但在终结考核中,中国实验班获胜。英校长表示,"英国学生真的要向中国学生多学点",但也认为一天学十几小时像坐牢。@阿达要吃大闸蟹:每天比别人多工作50%的时间,成绩高出10%不正常么?@FloriraLKZ:其实两种教育方式各有千秋,只是希望都能找到自身的不足,学他人长处。
  • 世界那么大,一起去看看吧
  • 十几岁的年纪,总有太多无处安放的青春。心里明明装满天蓝海阔的梦想,却穿梭在局促逼仄的生活中。那些快要溢出瓶口的烦躁与不安,那些时时刻刻都在缠绕盘旋的忧愁与伤感,仿佛坚硬如磐石,堵在我们将要穿过或者想要穿过的每一个路口。可是,年轻的脚步哪有那么容易被束缚?就算暂时越不过现实的高槛,至少还有想象的翅膀。
  • 花点时间与灵魂相处
  • "人,有了停顿的概念,就有了反省的机会。"那次出游的目的是找到真正的自己,我最终明白了,停驻下来,花一点时间与自己的灵魂相处,或许才能够真正找到自己。高考结束的时候,我陷入了无休无止的迷茫。在那之前,我几乎将时间和精力全部花费在了复习备考上,最大的愿望也是能考上理想的大学。
  • 找回面对自己的勇气
  • 我清楚,旅行的意义,一定不只是看一场风景那么简单;更大的意义,是你能够找到回来时面对自己的勇气。 很多年后,我没有留下一张照片,没有留下一句祝福的话,甚至没有一件纪念品,但我还是能够清晰地想起:在景德镇的七月炙热的阳光下灼烧的痛感;交错在荒草里的铁轨;几个人围起来都不能抱住的粗大樟树;还有一张张幻影般的青春脸庞,凛冽地擦肩而过。
  • 在前往更未知的路上
  • 没有人可以把日子过得行云流水,时间永远只是旁观者。我坚信,只有走过岁月山涧,走过平湖烟雨,在行走中沉淀得干净纯粹的人,才能做到在红尘万象中起舞弄清影。很想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旅行——没有羁绊,有的只是不断前行的勇气与享受风景的心情。这样的旅途,每次提及时,内心总会变得极其安静,又极其不安静。在幻想的旅行中,就有这么一列绿皮火车,发出"呜呜"的声音,震过铁轨,冲击着耳膜,却给人一种厚重的踏实感。
  • 做你想做的事,成为你想成为的人
  • 作为一个周游世界的人,我要非常诚恳地说,我不能告诉你旅行有什么意义。或者,我可以更干脆彻底地告诉你,旅行没有意义。是的,你可以在旅行中看到很多前所未见的东西。那些曾经只在电视上出现的动物,非洲草原上优雅的长颈鹿,熊孩子式的小狮子,它们很漂亮,拥有远超你想象的活力,震撼人心。不过,这也谈不上有意义。
  • 吴磊:是少年“戏骨”也是“三高”男神
  • 影响我的TA吴磊,生于1999年,童星演员,新晋"鲜肉男神"。三岁开始拍广告,代表作"黄金搭档";五岁参演电视剧《封神榜之凤鸣岐山》,在剧中饰演小哪吒,自此踏上演艺道路;2009年出演情景喜剧《家有外星人》中唐不苦一角,被观众所熟知;2011年其主演的情景剧《淘气包马小跳》,荣获第二十八届中国电视剧少儿"飞天奖";2014年新版《神雕侠侣》播出,吴磊因饰演少年杨过人气暴涨,被广大网友称为"史上最帅小杨过";2015年《旋风少女》横扫暑假,他所饰演的亦枫师兄耍得了酷、卖得了萌,获得无数"姐姐粉"的赞赏。
  • 学会与失望相处
  • 我是在美国长大的。在美国,一个亚裔的孩子打篮球并不寻常,应该说是一件挺奇葩的事。我记得大概五六年级的时候参加过一场篮球比赛,那天有个人恨不得扑到我头上,他不停地说一些种族歧视的话,还恶毒地给我起各种外号。我清楚地记得我当时的感受,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愤怒和难过,很想暴捶他一顿,但这绝不是个好主意。我想这也许是我第一次跟"困难"面对面单挑。
  • 感谢你给我机会上场
  • 我简单跟大家说一下我的经历吧。17岁我就被下放了,在贵州山里边打了一年隧道修了一年桥,然后19岁进工厂,20岁北漂当蓝领工人,1978年考上大学。因为那时候10年没念书,特别想念书,就选了一个我认为最苦最有把握考上的地质学院。可我又喜欢物理,所以就选了地球物理专业。后来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一选择会因祸得福。
  • 世俗与爱
  • —直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亲情于我的感动,说温暖太泛泛,论伟大又少了些切肤之感。前些日子,帮学校小垃圾街的山东大妈卖了几天的杂粮饼。每天傍晚,都有一对父子过来买饼。两个人,一个饼加肠。每次,看我准备要装袋了,父亲就会说:"切成两份,香肠都放在一份里。"然后,接过饼,把没加香肠的那份套在后座儿子的手腕上,把加了香肠的放在儿子手里,说:"趁热吃哩,还饿,再吃那份。"
  • 站在青黄不接的路口
  • 我们每个人,在青春的洪荒之中,都只能选择不断前行,成长并迎合,安静而清醒。这是一篇写给你的文字,在你十九岁生日到来的一个多月前。我该怎么叫你,闹闹,还是叶佳琪?此时你刚刚结束一篇短篇。这段时间,你写了很多别人的故事。曾经很喜欢的作家说,别人的故事写太多了,就不大愿意写自己真实的故事和想法了。那时候你很难过,甚至有一点点气愤。
  • 幸好你不喜欢我
  • 好像忽然间有鸟群从体内飞出。那些约束着自己的枷锁全部消失不见,我能够十分平静地告诉他,那个时候我喜欢过你。一曾经,我因为一个男生而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理科。那一年的夏天热得陕要死掉,蝉在树上歇斯底里地鸣叫,墨绿色的树叶占据了半个天空,而我抱着厚厚的一沓书站在新教室的门口,一遍遍告诉自己:已经不可以后悔了!不可以后悔。哪怕我更喜欢文科,哪怕我文科排名更靠前,也都已经没有了后悔的资格。
  • 抽屉
  • 1.每个人的脑袋都是棵蒲公英洗衣机轰轰隆隆地响着,那些在人前光鲜亮丽的衣服此刻在混浊的水与洗衣液里没了尊严吧?客厅里的电视开着,剧里的人不知为什么鬼哭狼嚎,其实生活真没这么兵荒马乱,只是鸡毛蒜皮。厨房里炖肉的味道飘进来,很香,但也很让人讨厌。那些肉的目的是让我补身体,补身体的目的是为了好好学习……我讨厌那些目的。
  • 我依然没强大到让她放心
  • 她是多么孤独的—个人。她像活着的每个人—样,为着生活的目的,为着爱的人,在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不停奔波与辗转着。活着就要继续,因为生活一直从未停止过。漫长且繁乱的寒假结束之后,在我打算回学校的前一天晚上,母亲像往常那样来我的房间帮我收拾行李。她一边收拾一边不厌其烦地叮嘱着,即使事实上我早已不再是一个孩童,也不是第一次远行,但对她来说,好像这样的事情重复得充满意义。我想,直到今天,我依然还没有强大到能让她对我完全放心。
  • 与小舅舅同班
  • 高中报名的第一天,办好入学手续来到新班时,一眼就看见了于澄彬。我那兴冲冲的脚步顿时一慢,本能地将脸上的表情调整成虚无,眼神则调成茫然,然后视纷慢慢地移开——装作不认识他。心里却开始咆哮,老天,耍我呢!跟他同班!晚饭时与老妈说起我与于澄彬同班,老妈高冷地说:"你不是说初中三年与某些同学只讲过一两句话吗?你也同样对他就好。
  • 优雅
  • 我想,这种恬淡真的有—种会打动人心的力量,能够让人静心,甚至同她一样,从喧嚣和嘈杂中抽出身来。 我每周三的傍晚坐校车去台北,总能碰到一个拄着拐杖、笑脸盈盈的老太太。起初的时候,我并未注意到她,只是看着她在工读生的搀扶下缓缓而来,然后在树荫下静静地等着车来,眉里眼梢全是笑意。偶然一次,我出门早了些,排在了靠前的位置,远远地看她和身边搀扶她的小姑娘打趣地说着什么,两人都笑得很开心。
  • 功利主义的选择
  • 理智对抗感性,在这个功利的社会,总是占上风的。而大多数人却对这场战役浑然不觉,或者装作一无所知,任凭自己的喜好被忽视,最终被遗忘。毕业论文写完了,答辩也结束了,我终于过上了从前梦寐以求的不为论文也不为考试而读书的日子:在图书馆的书架间晃悠穿梭,单凭兴趣为一些古怪有趣的书名停留,而非刻意去寻找老师或课本推荐的书单。
  • 还好有个“仁”字
  • 据不完全的统计,中国历史上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皇帝大概有过五百多个。可能对于"皇帝"这个职业来说,威严强权高于一切,所以,这么多皇帝中,生性平和慈祥的着实少之又少。当然,历史上还是有过一些特例的。今天说的这位皇帝其实在历史中知名度不高,评价也不高,他既没远征过匈奴,也没平定过倭寇,一生之中基本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对外战绩。
  • 软硬兼具李日知
  • 在唐代的宰相里,李日知素以心软著称,有一件事颇为有名。他的一名下属虽然担任着小主管,但做事丢三落四,马马虎虎。有一次,竟然把李日知亲口交代的重要任务也忘记了,拖了三天都没有处理。平时不爱生气的李日知也生气了,他早就想整治一下衙门里的懒散作风了,这正好是一个反面教材。他叫人拿来板子,剥了那个主管的衣服,把所有的令史都喊来,准备当众打他的板子。
  • 花果里的“中国情事”
  • 并蒂莲:相依相偎,天长地久"下有同根藕,上生并蒂莲。"相依相偎,天长地久,是中国男女相恋的最高追求。并蒂莲因为罕见,被誉为爱情的象征,寓意夫妻恩爱,美满幸福。实际上,并蒂莲并不是一种特殊的莲花,只是因为在某些莲花发育过程中,调控花朵个数的基因发生了差错,导致在本该一朵花占据的地方长出了两朵花。
  • 蜂蜜没那么神秘
  • 有电视台做了一个节目,测量冲水温度对蜂蜜的影响。他们用不同温度的水去冲蜂蜜,然后测量蜂蜜的"酶值",发现高温的水会让酶值大大降低,最后得出结论一"冲蜂蜜不能用65℃度以上的水,否则会降低营养价值"。节目还采访了专家,专家宣称:蜂蜜中主要的营养物质就是酶,如果用开水冲调,酶会失去活性,于是就失去了"营养价值"。
  • 为什么意志总输给食欲
  • 减肥效果和减肥诚意貌似从来不是百分百的正相关关系。多少人心情急迫地嚷嚷着减肥,但总也减不下来,没过多久又长了回去,所以你看到人们似乎总是在减肥,致力于这项大业的人数好像从来就没少过。最大的苦恼莫过于天地可鉴的那颗真心宴意想减肥的心,到了该吃东西的时候,突然就遁地了。不要责怪自己意志力薄弱,今天,我们就来科学地说说,到底为什么你总也减不下来肥?
  • 遇见你,是一场欢喜
  • 青春年少时,谁不曾有几个值得信赖的好友围绕在身旁,相互吐槽,相互打气。就像五月天在《终结孤单》中反复吟唱的那句献给可贵友谊的歌词——"心情好,心情坏,你有的不爽,让我来分担。"在无忧的肘光中有三五个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一起玩闹、疯狂,快乐总是溢于言表的。如果说人生就是一场旅行,那么,我们在每个特定的人生时段所遇到的那些朋友,俨然变成了旅途中的美丽风景。因为这份相遇没有预期,也不必刻意,所以遇见你,是一场意外,也是一场欢喜。
  • 湮没的剑
  • 而当一个人被时光与世事吹凉了热血,抹平了棱角,这份悲哀比起剑的宿命,似乎更痛苦。 看到一首关于剑的诗,兴起,从剑架上取汉剑仿品。倚一柄利剑,捧一卷墨香,在亦文亦侠间盘桓,这许是心怀侠客梦的人最大的享受。掩卷,细细回味那首诗,出鞘,任剑身进射冷艳的光泽。目光倾洒在剑身,心灵皈依于剑魂。轻弹剑体,想聆听它清脆的长鸣,却只有一声短促的闷响。它可能不屑与我这个庸人对话,或者,剑的灵魂已然消散……不禁悲从中来:剑已孤独,剑客寂寞,剑光式微,剑心湮灭。
  • 为想要的玩具不顾一切吧
  • 一个孩子表情倔强地守在一家店门口,因为得不到想要的玩具而哭泣。不远处的家长恼怒而无奈,在经过了漫长的软硬兼施的说教以后,孩子依旧不依不饶,丝毫没有要妥协的意思。这样的孩子,确是不懂事的。在感觉厌烦的同时,我看着那孩子坚定而绝望的眼神,却突然有种失落袭来——我曾经羡慕这样的孩子。
  • 穿越漩涡
  • 此时,彼刻,我们终将穿越漩涡,带着理想的荣光和未来的希冀,经受命运的挑拨,感受坚守的寂寞。高中三年后,懵懂而来的我终于步入昔日梦中的燕园,回首穿越漩涡的半路风雨半路晴,心中有感恩,有感动,更多的则是对过程、对生活的思考与体悟。"每一步都和命运比执着/每个人都是时代因果/谁有勇气活成一段传说/在惊涛面前就敢说洒脱"与大神们一路地碾压众人不同,进入高中,我深切体会到的是差距与碾压感—_塞种差距更大程度上不是来自智商,而是起点。
  • 神的孩子在跳舞
  • 曾经,我虽不算最勤奋刻苦的学生,但也是按部就班,成绩也能位列前茅。但进入高中后,或许因为我没能及时缓过神来,缺乏适应高中生活的自主性,一系列接踵而来的挫折使我在这场为大学奋斗的学习之战中,一开始便已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往后的高一、高二两年,浑浑噩噩,我几乎一无所获。
  • 突破物理三步走
  • 高中物理向来是一个难点,有些同学反映,初中物理还挺好的,高中却不知道如何下手了。还有些同学说,高中物理,特别是对于受力分析、电磁问题等根本一窍不通。我周围的同学就常存在这种困扰。我高一的时候物理并不好,高二的时候寻找了某些方法,确有奇效,高三的几次考试,无论单科还是理综,都能考到一个较高的分数,每次扣分基本不超过5分。下面就来分享一下我的经验。我把这个方法叫作"亦多亦少三步走"。
  • 意外遇见社会学
  • 前几天有人问我:"社会工作都要学什么啊,就业方向是什么呢?"我说我不清楚,毕竟我是学社会学的而不是学社会工作的。那个人很疑惑:"这俩不一样吗?"还真的不一样!作为一个"成为重点大学或综合类大学几乎必备"而被各个学校纷纷开设的学科,社会学这个专业已经不算罕见了,但是真正了解它的人,的确少之又少。说实话,我作为一名社会学专业的学生,在进入这个专业之前,对这个专业也是一无所知,能想到的对应点居然是居委会——不过后来学习后得知,居委会的话,社会工作的学生更对口一些。
  • 西华:共寻一场人间烟火
  • 在最烦躁沉闷的高三岁月,我总会用疯狂地看着一段段大学宣传片来给濒临崩溃的自己能量,以至于对大学的错觉在脑海中长久根深蒂固:但凡大学者,必定渺然也。这里藏了坐水行舟才能抵达的桃花源,长满了陶渊明植于东篱的南山菊,鹤影闪在湖面上,树根扎进地脉里……当真正来到西华大学亲自品味解读后,与想象中相去甚远的现实曾一度让我产生高位落差的失重感。若你好奇西华拥有怎样一张面孔,我决计不会用浮夸之言去跟你玩文字游戏。
  • 长久的亲近也需要合适的距离
  • 真诚是我们对自己的要求何炅大哥好。看了很多期的"快乐如何",感觉您是一个特别睿智的人。我想问的是,您有过被好朋友欺骗的经历吗?去年我被最好的朋友骗了。虽然她后来道了歉,我也原谅了她,可现在每次听她说话,我都会忍不住去想:她是不是在骗我呀?我心里还是想和她做朋友的,却不知道该如何重新信任她。何炅大哥,你有办法吗?
  • 内心瓦蓝,盛着莫名的悲伤
  • 在那个寒风瑟瑟的冬日,我们内心瓦蓝,清澈透明地盛放着一些莫名的悲伤,谁也说不清。我们不说话,继续往前走。 你还好吗?不知道过去了这么多年,你赢弱的身体是不是仞底痊愈了。不知道现在你还记不记得我,就是坐在你前面的、被你调戏了三年的高中同学。不管你了,豆正我仍记得你,记得你带给我的点滴感动,是我一直走下去的勇气所在。
  • 我的薄荷时刻
  • 变形人的呐喊,如一个人在现实生活中想吼却吼不出来的压抑,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热热闹闹,却没有一个人表示同情或驻足询问。坐在宽阔明朗的图书馆里,安安静静地看着小说,突然进来几个女士,高跟鞋的"噔噔"声和刺破安静的谈笑声顿时弥漫开来。我突然想把书摔在地上,冲过去扇她们一巴掌。这让我想起在自习室复习考研时,明明在认真地写着字,却突然抬起头想站在桌子上大声喊叫。尽管喊出来只需一秒钟,我却从未喊过。
  • 智能眼镜
  • 智能眼镜,也称智能镜,它像智能手机一样,具有独立的操作系统,可以在系统内安装软件、游戏等应用程序,可通过语音或动作操控完成添加日程、地图导航、与好友互动、拍摄照片和视频、与朋友展开视频通话等功能,并可以通过移动通信网络来实现无线网络接入。
  • 绚丽的斗鱼
  • 摄影师Visarute来自泰国,他以华丽唯美的风格拍摄了这些泰国斗鱼。这种斗鱼身姿艳丽,颜色繁多,大大的尾鳍像是其华丽的服装,在水中摆动,上下翻飞,美不胜收。
  • 《中学生百科:成长》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