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春天出逃了
  • 我仍旧记得当初的恐慌。彼时。立春已过,土地却仍旧被寒冷统治。很显然,春天迟到了,可在我的印象中,她并不是一个爱爽约的孩子。她一定是出于某种原因,被困在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了吧!该从哪里开始搜救我心心念念的春天呢?我记得春天飘在空中的模样。一个下过雨的黄昏,轻飘飘的空气满溢清新。郊区新修的公路,绿化带上的草木还没有干透。我骑着单车经过这里。
  • 把最好的年华写成信
  • 在这个连情书都习惯于敲击键盘的劈啪声中诞生的年代。手写信似乎已没有太多属十一己的故事。它们像是被冷落或者被遗弃的孩子,常常连一个蜷缩的角落都没有人给予。邮戳,信笺,被涂成植物绿的邮筒,以及风尘仆仆的送信人,那些曾经在小说里、在诗歌里、在我们的日记里骄傲地站成迷人意象的一切。顺着黄昏时阳光消失的方向渐行渐远。
  • 信是思念的底稿
  • 去收发室转了一圈,看见里面有着一沓明信片和信。听身后的男生说,这年头,怎么还会有人寄这种东西?而他旁边的同学接了一句。这样很有感觉啊,特文艺。其实我也很喜欢这种感觉。无关文艺,只是这种遥寄思念与消息的薄薄纸张,衍生出来的期待与欣喜。奢侈得真是有点让入放不下。就像橱窗里精致的锗罐,总是想将它买下,据为己有;可买回后却又舍不得吃。就怕把那份感觉给破坏了一毫一丝。
  • 信是是时光的证明
  • 每个女生都曾有那样一个好朋友,可以挨在一起小心翼翼地分享秘密,上厕所都要手拉手,像连体婴儿般形影不离。而我和甘筠。就属于这一类。只是,中考过去,我们去了不同的学校。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孤独这个东西似乎像牛皮糖一样黏上了我,甩都甩不掉。
  • 如果被触动,那就写一封信吧
  • 曾几何时,你我也怀揣过焦急、期盼的心情等待着远方友人的笔迹问候。淡淡的文字,小小的邮票,饱含了最真诚的情谊。与书信有关的点滴小事,在诸多电影中也屡见不鲜。小小的信笺,淡淡的笔迹.寄托着写信人彼时的一种心情。翻看一部与书信相关的电影,恰似在跟随主人公感悟一份最简单的人生镜像。如果这些包含着笔墨的影像也刚好触动到了你的心,不妨提起笔,写下一封信,将心事留于纸墨,遥寄给远方的亲朋。
  • 不败女王
  • 姜珊珊叫什么——“不败女王”!从生下来的那刻起,她就表现出了超级无敌的好强:她和姜京京是孪生姐弟,她先爬出妈妈的肚子,那红着脸蛋、奋力蹬着腿的样子,让医生也惊讶不已。生下来后,两个娃娃一起哭,她一定哭得更为响亮。不知道她一身的好胜劲头从哪里来。
  •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 夏天到来的时候,我总是日复一日地想起一个人。他的名字叫若凡,像是诗人的名字。我和若凡相识,是在高一的时候。那时我们分别就读于不同的重点班。他不认识我,而我却知道他,只因为他的名字永远在光荣榜前三名的位置上。第一次见到若凡,是在文学社的千部竞选大会上。他个子高高的,瘦而挺拔,穿着白色棉布T恤和淡蓝色牛仔裤。
  • 不如做个萌妹子
  • 深呼吸,吸气,淡定!殷森森不断地自我调节才没有将捏紧的手机扔到教室窗外。事情是这样的。最近QQ空间流行一个转发,你赞一个,我就回忆一件我们的往事。殷森森在所有转发了这条说说的好友下都点了赞。好不容易挨到下午的自习,[email protected]乐场春游,我向你招了招手.你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穿过喷水池的时候,水正好狂喷.然后你成了落汤鸡,抽着鼻子哀怨地瞪了我一星期。”
  • 杜小繁的烦
  • 杜小繁心情总是不好,眉头拧成疙瘩,鼻翼处也皱出细小的皱纹。嘴噘着,一张小脸上只写着一个大字:烦。陆秋展说:“叔叔起名字前是不是算过?”杜小繁扬起眉,仍是一脸不耐烦,问什么意思。陆秋晨不知死活地答:“杜小烦嘛,天天都在烦,哎。这地球上,有你看得顺眼的东西吗?”陆秋晨的话音没落,杜小繁的语文书就拍到了他的头上。陆秋晨大呼小叫地喊了半天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是独角戏,杜小繁的语文书落在地上,她入直直地坐着,脸上仍是写着那个“烦”字,眼里却分明有泪。
  • 谁为小公主的玻璃心负责
  • 同学聚会,遇到小葵。她曾经是我的同桌。我们之间有一段相当不愉快的经历。见面时我还有点小尴尬,不知道要如何与她打招呼。倒是小葵走过来揽住我的肩膀说:我啊,来参加同学会,最想见你。我跟小葵同桌是高二。我后转到他们班的。有同学私下提醒我说:“别惹你同桌哦。她超级爱生气!”我没把这句话放心上,我不是多事的人,她再怎么爱生气,我不惹她就是。
  • 陌上谁家年少
  • 我初见洛川的时候,她正在练舞房空旷的木地板上拈指回身。唱着婉转的花腔。绵长的声音破空逐日,像某种起死回生的魂灵。现在居然还有人唱戏?奇葩!我不禁驻足在半掩的门前。清晨凉薄的阳光白如薄刃,破窗而入,却无端坠入一段缠绵的旖旎。
  • 当所有的故事都老了
  • 林落是班级公认的最会讲故事的人。无论是小清新还是重口味,只要她开口,做着其他事情的人也会不自觉地细细偷听,而坐在她面前的人则会陷入她那双生动的眼睛里。她的脑袋里似乎装着无穷无尽的故事——一朵花,一滴雨,一片云都是一个缤纷或灰暗的世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故事呢?别人总是会这样问她。
  • 年少正灼烧我们
  • 易蓝觉得自己是个只会写字的人,从来都是。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她就知道了一件事情,自己与数理化以及所有自然科学类的科目都没有缘分。或许它们认得她,可她不认得它们。她只认得那些板正大气的方块字。悠悠然从《诗经》和《楚辞》中走出来,再步入《说文解字》和《人间词话》里面去。可是从来没有哪所学校是可以只学语文的,也从没有哪个家长会觉得严重偏科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于是面对着一败涂地的成绩单,她也仿佛觉得自己那些曼妙的幻想简直一无是处。
  • 马尔克斯的书在读我
  • 他从整年炎热、雨卷起灰尘下个不停的热带走来,从尘土飞扬、只遗留美国香蕉园“枯枝败叶”的马孔多走来,从千瘦的外祖母神秘诡异的故事里走来……加西亚·马尔克斯.他有着一双干净的眼睛,那眼珠像被洗过的煤炭一样闪闪发亮,头发是参差不齐的浅灰色,而眉毛却是炯炯有神的深黑。
  • 柿有七德
  • 秋天,柿子红了。那时候,虽然读过几本书,却不知宋玉悲秋的典故.也不知道“丰岁鸡豚贱,霜天柿栗稠”的道理,只知道柿子红了真好看,当嘴里微微生津时,所有的感觉就只剩下——真好吃。早上,翻看何频的《看草》,他在文中提到了柿子“柿子在野外变红固然可观,但若以庭树植之,景致又变。”我不由想起老家的柿子树,现在一定变红了,又好看又好吃的红柿子啊!心里禁不住激动起来,恨不得马上飞同去,看那一树的丹红。
  • 小衰神变形计
  • 沈良年有一双小鹿一样的眼睛,人畜无害的那种。这点跟明星鹿晗很像。莫晓对此颇为不屑,她觉得一个男生长得那么惹眼,简直就是浪费,还有些……绣花枕头。莫晓老爸是大学里教书的,最瞧不起的就是绣花枕头,潜移默化,奠晓也瞧不起绣花枕头。像是证明莫晓的看不起,连着一周,英语老师提问沈良年,他都答错。
  • 也许等待还会继续
  • 夏璇在她高二年疯狂地迷恋上大她两届、刚上了大学的学长。据说学长叫海啸,光名字就霸气十足,更何况还听说他高考以670分去了R大,霸气值顿时坐上火箭猛增。看来是个人物啊!我本想笑夏璇这种彪悍的女子竟然也有喜欢上男生的一天,结果一听是个学霸,也是一脸黑线了。鬼晓得她喜欢上的是学霸本人,还是那学霸高考的分数。
  • 原谅这一刻的沉默
  • 我沉默地坐在图书馆里信手翻书,大片大片的铅字扎痛了我的眼,电脑前的老师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午后阳光里的我。我多想告诉她:就算你因为看我而变成杨戬,你也绝对看不到我的暖色调.因为你离我的世界太远。我的世界太简单,你不懂;你的世界太复杂,我也不懂。我们都是孤独的。所渭孤独.就是你面对的那个人,他的惰绪和你自己的情绪不在同一频率。多现实多恰当的一句话,可惜我忘了是谁说的。
  • 无言
  • “依依,依依,是我啦!快开门!”周末一早,我就兴奋地敲开了依依家的门,计划着今天的活动。“哦,你来了。进来吧。”依依打开门,表情淡淡的。她身后。几缕阳光透过楼道的厚玻璃窗,在地板上洒下零星的光斑。我走进房间,看着房间里陌生又熟悉的一切,感觉自己好久没来依依家了。灰色的沙发静静地立在墙边。沙发后面的落地窗外,是大片大片的楼群和婆娑的树影。仿佛一个冒险乐园在等待我们再度光临。
  • 我就是他的愿望
  • 我还记得某天上学回来。家门口突然就多了一个木制的秋千。钉在门框上。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蹲下来,笑着对我说:“以后你就不用再因为抢不到秋千而在游乐园里又哭又闹了。”他话还没说完,我就已经毫不犹豫地“飞”了上去。多年后那个秋千仍然时常会出现在我梦里,那粗糙得有点狂野的质感总在不经意间滑过我的指尖。而我也清楚地记得,在那个秋千后面,他站着轻轻推我,他告诉我说。他一直会在。
  • 人生的风景
  • 又到周末,闲暇之余我独自一人漫无目的地在街头穿梭着,在人来人往中感受城市活力与繁华。这时,看到一家有韵味、有特色的咖啡馆,便走进去,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点杯咖啡,看窗外的风景。一轮红日从右手边缓缓升起。而就在这时,地铁出口走出一个身穿一套朴素衣服、背着黑色琴套的小伙子。他背上的大背包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什么?我想那是他的吉他吧。
  • 星逝
  • 夜,依旧如此寂静 稚嫩的我,曾仰望这片未知的星域 我多么热切地希望 下一场流星雨 那一抹,转眼即逝的绚丽 会被我腾起的手轻轻捧起
  • 等待远方
  • 等待一个旅人的回音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等待一个旅人的回归 用一场轮回的时间 思念是绕过千匝的线 彼端牵系着远方的人
  • 献诗
  • 至少有一个黎明完全属于我 至少有一滴雨水为我而落 我不愿一切成空 不愿面对你而又保持沉默 我的言语就要破口而出 眼睛却还在深深地犹豫着
  • 最初都是陌生人
  • 问:怎样才能使皮肤变白? 答:若只想看着白一些,面粉厂的排风口蹲一天,比啥都好使。若想来个皮肤换新,说实话噢,可能性似乎比较小(如果天生是黑皮肤的话)。不过所谓一白遮百丑,许多女孩子在变白的道路上卧薪尝胆呕心沥血——还是很黑,
  • 绽开一片成长的涩白
  • 是否,你期待花开,取而代之的却是手无足措的永恒等待?是否,你无数次地踮起脚尖,却不曾看见一片云彩?是否。你正埋怨着泥土的不公,断开了你同这世界的联系?如果有太多诸如此类的困惑,那么你千万不要去看《栀子花开》,年轻主人公的颜值闪瞎你的眼也就算了,他们居然历经着同你一样的“初春心结”。
  • 至少明白为什么写
  • 作为一个非职业“码农”,虽然没有体会过“黑白颠倒”的生活,却也有一点小小的感悟。下面就把它写下来跟各位分享一下。第一点。你得会码字。生活在这个“人人都是媒体人”的时代,这一点好像人人都能做到,但我要说的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从“媒体人”华丽转身为“码农”。
  • 荒岛余生
  • 联邦快递的系统工程师查克是个超级工作狂。少有时间陪女友凯莉,因此他们的关系出现了危机。在一次出差的旅程中,查克搭的小飞机失事,被困在一座资源贫瘠的无人荒岛。当他失去现代生的便利以及人与人之间的互动,生活唯一的目的就。求生,他的人生观反而逐渐有所转变。
  • 手艺活
  • 美往往隐藏在最平凡的日常细节中等待被发觉和感受。像是在路边随处可见的落叶,每片叶子都有属于自己的纹路,那是大自然赋予它们的独处印记。德国女艺术家苏珊娜非常善于发现大自然中的美,她喜欢将一些从野外带回来的树叶和枝条改造成极具细节的微艺术品。
  • [卷首]
    春天出逃了(陈雁南)
    [方式]
    把最好的年华写成信
    信是思念的底稿(楚朝年)
    信是是时光的证明(安暮帆)
    如果被触动,那就写一封信吧(懒猫)
    [青果]
    不败女王(向雅晴)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鲁静;龙安然)
    [长大]
    不如做个萌妹子(红豆杉;子夜黑猫)
    杜小繁的烦(纤手破新橙)
    [风声]
    谁为小公主的玻璃心负责(风为裳;龙安然)
    [重点]
    陌上谁家年少(刘思佳;子夜黑猫)
    [命题]
    当所有的故事都老了(曾林斯;子夜黑猫)
    年少正灼烧我们(鲜支 JOJO)
    [征文]
    马尔克斯的书在读我(吴涵彧)
    [悦读]
    柿有七德(孙君飞)
    [情节]
    小衰神变形计(小乱;子夜黑猫)
    也许等待还会继续(奈子堇;龙安然)
    原谅这一刻的沉默(七枕风)
    [触动]
    无言(扶语董)
    我就是他的愿望(谭胡莹)
    人生的风景(周中盛)
    [段落]
    星逝(陈江义)
    等待远方(周玉婷)
    献诗(马云飞)
    [任意问]
    最初都是陌生人
    [难荐]
    绽开一片成长的涩白(海蓝)
    [来往]
    至少明白为什么写(李保铭)
    荒岛余生
    手艺活
    《中学生百科:写作》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