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有什么值得大海去蓝
  • 有什么值得大海去蓝 有什么值得大海苍老 太多的过眼烟云 包括你 包括我 有什么值得大海心痛
  • 他人给不了的世界
  • 大飞可是会飞的哦 我叫何小飞,我的爸爸叫何大飞,民工一枚。至于我的妈妈,何大飞从来不提,我也不问,因为只要我一开口,接下来面对的绝对是沉默。看着何大飞皱了皱眉头,我也皱了皱眉头。何大飞说,我喊他妈妈也行,我张大嘴巴,却没喊出声,我觉得还是喊他爸爸或者大飞比较好。
  • 给你幸福的面包店
  • 杨小蓝的家在学校对街向左一百米的一栋楼里,一个月前那里新开了一家叫“幸福微风”的面包店,每天早上杨小蓝都会从“幸福微风”里走出来,在不远处的一家小摊子买一个五毛钱的煎饼和一杯豆浆。
  • 遗失的单车
  • 26寸,蓝色的,跟千千万万的学生单车基本别无二致。踏得快的时候很容易掉链,不过也很容易修好。坐在上面的时候很容易就学会撒开双手,欢快的速度让人有唱歌的欲望。这就是我高中时代的车子,从2010到2012,它整整跟随了我两年,其中大修三次小修数不胜数,总之修车的钱足以买一辆全新的同款车。但我始终没有换一辆新的,因为它毕竟没有生锈,跑在路上也不会发出令人尴尬的声音,况且,两年的忠心耿耿,岂能用钱来衡量。
  • 那些我所知道的秘密
  • 有一场穿越,是从母亲本来就孱弱的身体终于再也无法支撑起我和哥哥的成长开始的。医生说,患了忧郁症的母亲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否则,只会加剧恶化。于是,16岁的哥哥被送往了奶奶家,而13岁的我则被舅舅接走。在我的记忆里,父亲这个角色一直缺失,像一个永无谜底的谜。
  • 热水瓶飞起来了
  • 我的中学生活是在一所山区学校度过的。因全乡只有一所中学,加上交通不便,所以绝大部分学生都要住校。我的家离学校有十余里,因此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住校生的一员。住校生每星期回家一次。每个星期日下午到校时,随身背上自己一星期吃的米和菜。米拿到学校食堂,每斤再缴5分钱加工费换成饭票:莱是用罐头瓶装的,为了方便储存,带的都是咸豆角、腌萝卜和辣酱等咸菜。
  • 说好去找林俊杰
  • 上初中时。我的同桌是个追星族,特别喜欢林俊杰。在我没有听过林俊杰的歌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个明星叫林俊杰。有次我看到同桌本子上林俊杰那细致的脸庞,恍然大悟地对她说:我还以为林俊杰这人是男的呢.原来是个姑娘家啊!她听了这话发誓要改变我、重塑我。
  • 信念的操场
  • 看伦敦奥运会的那星期,在网上搜寻新闻时,看到一则关于田径场的小知识。为什么所有的田径赛,在操场上都是逆时针跑的呢?搜索了一下才知道,其实最初在19世纪时,田径赛是顺时针跑的,后来才规定以左手为内侧来跑。有学者说,因为人的左脚是支撑重心,右脚分担运动作用,控制速度与方向,所以逆时针赛跑起来比较顺。
  • 关于考试这件事
  • 如果让学生选择最厌恶的词汇,我相信“考试”一定名列榜首。 每个人的学生生涯都是围绕着”考试”这件事在转。 小学时,考试那天早上会要求老妈早餐给准备一根火腿肠两个煮鸡蛋,说是这样才可以考一百分。很多老爸老妈说小小的孩子这样迷信,其实,他们不知道,我们只是想吃火腿肠和煮鸡蛋而已。考不考得到一百分,更在意的是老爸老妈,在我们自己的心里没那么重要。
  • 火柴来过这个世界 ——幻想家
  • 有一位火老爷,有三个儿子,甲、乙、丙。火老爷死的时候,把传家宝贝传给了他们三个——甲得到一盒火柴,乙得到一支蜡烛,丙得到一个蜡台。这是他们家传了十世的宝贝。火老爷把宝贝传给了儿子们,才闭上眼睛。
  • 生活家
  • 跟火柴相伴比较多的日子是在小时候。爸爸的教育理念是孩子既要好好学习,又要学会家务,所以,还在小学我就开始学做饭。 我很讨厌做饭,因为要生炉子。那年月还没有电饭煲电磁炉。家家户户都是明火,要么烧柴,要么烧煤球。看过一次又一次爸爸的示范,两三根细的柴块搭在一起,上面放一些刨木花,划一根火柴点燃一张纸,放在刨木花下面一引,火花就欢腾着串起来了,不一会儿,
  • 青春的泡沫
  • 似乎每个人的记忆里都有这么一个人:他不爱与人言谈过多,喜欢一个人坐在教室角落的位置,时不时看着窗外。他或许在看天空,或许留意墙角刚开的栀子花,或许什么也没有留意,什么也没有想,仅仅是沉默,仿佛是与环境刻意拉开了距离。
  •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
  • 好朋友都以为我是念文科的料子,于是到了分班的时候,宿舍里的姑娘们只有阿晓和我一样去了理科班。我们仍然住一个寝室,每天一起吃饭一起上课,偶尔也会逃上那么几节课。一句话说,我们关系很好。其实在高一的那一年里,我们几乎没有正面说过几句话。只记得最初见面,是在迎新晚会,她转头过来和我身边的女孩子聊天,刚刚洗完的头发尚未干透,刘海搭在眉毛上,用一把小扇子一下下地扇着风,聊着天她便笑起来。我看过无数形容眼睛是小月牙的比喻句,直到见她,才发现真的有笑起来时可以变成月牙的眼睛。
  • 幸福是透明的
  • 一直搞不懂幸福和快乐的区别。也许快乐累积到一定的高度和宽度就是幸福。可是当类似“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败小怪兽”那般的快乐日积月累之后,我否认那是幸福.那只是短暂的停留在表面的满足,连快乐都算不上。那么.幸福是什么呢?上高中之前,我一直试图给自己所要的幸福下一个定义,但没成功。
  • 你不知道我是谁
  • 我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存在。 在我最后的时间里,我该真诚地感谢一些人,有了他们的存在,我的死才明明白白。真的多亏了他们的存在。中国的流行歌唱着不知道是谁的“谁”在用琵琶弹奏,中国的画是泼在电脑上的一摊灰的黑的水墨,中国的衣服是模特身上补着大红牡丹绣着金线的汉朝改良版,就连手机和MP3也有了中国式的包装,美其名日青花瓷……
  • 绿植
  • 在走过一段桥的时候,朋友问我在看什么。我说我在看一株草。 那是一株从桥底稀松的泥土中竭力生窜而出的野草,瘦且纤长,被阵阵微冷的轻风吹得瑟缩不宁,我叫不出它的名字.只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我在心底对它生出了一丝怜爱。
  • 舍弃
  • 学期早已结束,放假那天从学校运回家的书,不管是有用的还是没用的,依旧散乱地堆放在书房的地板上。休息两天之后重回书房,看着一地的狼藉,心想,应该为它们找一个好的归宿了。我打开书橱,见到的又是一番零乱——那些不同时期、不同种类、不同科目的书籍随意地穿插在一起,各色各样的杂志、大大小小的书籍如宝塔一般叠放在一起,稍稍一碰便有可能翻倒在地。偌大的一个书橱早已被塞得满满当当,要想再放进几十本课本与练习那是绝对没有空间的。
  • 我与天使有过邂逅
  • 高考放假期间,我与文学社的社长一起去乡下的初中宣传我们的《零点》。那是我第一次去初中学校卖书,心里一点底都没有,特别是看到他们在校园里嬉笑打闹乱成一团的样子,心情更是沮丧到了极点。我想,别说卖书,他们不把我从教室里轰出去就是万幸了。
  • 赵玉英看戏
  • 青州的赵玉英十八岁时嫁给了杨清禄,十八岁前她是河东镇东高村人,十八岁后是城关镇石家庄村人。杨清禄做的事有很多,养家糊口靠两样,种地和做粉皮。赵玉英跟着种地,也跟着做粉皮。放了一年的地瓜糊在大锅里煮熟,舀出来打好,冷水里过一下,提出晾在席上……粉皮做法没变,变的是以前杨清禄一个人,现在两个人,以前做粉皮是做粉皮,现在做粉皮是过日子。
  • 一个太阳色的结果
  • 1990年左右,赵玉英渐渐有些老年痴呆,记不清自己做了什么,也记不清自己要做什么,唯一记得的,似乎就是摸兜。孙女也有了孩子的赵玉英,有段时间就住在大儿子家,见到重孙女,高兴地还去摸兜,但老年痴呆的赵玉英不记得去买糖了,空空如也的兜常常让她觉得不知所措,抱着孩子显得有些难过的样子,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边走边嘟囔:“我给她点什么吃呢?我给她点什么吃?”
  • 家教
  • 暑假刚开始,妈妈就给小优找了好几个语文家教一个个都被小优推出了门。小优一大早就在餐桌上提出了抗议,年年请家教,但一点效果都没有,而且每天从早学到晚,比上学还累。但妈妈表示无视,即使没用,也不能让小优整天游手好闲。小优一生气,摔门进屋不吃饭了。妈妈柔声细语地站在门口哄她:“宝贝,开学就要上初二了,你总不能整天蹲家里吧!.请了半天,小优才出来。
  • 不摘星星的傻孩子
  • 规规木是一个傻孩子。有一天清晨,他在路上捡到一个包包,也许丢掉包包的人会回来寻找,于是他就站在那里从早上一直等到晚上。“真是一个傻孩子啊!,路过的人说,“捡的又不是偷的,就是据为己有,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
  • 寻找不是用眼睛
  • 直到我搬离筒子楼.我才发觉我没了家,像失魂落魄的拾荒者,只想找回过去的旧时光,却发现再也回不去了。第一次走进筒子楼时.我就发现它的不同。每层四户人家.分别住在四个角落里,中间则是一口天井,有两个客厅大小。阳光星辉就从楼顶倾泻下来,每一层每一户都可以享受得到。自然,这是一栋老楼,否则交给现在的房地产开发商,是绝不肯留这么多空地的.现在是越来越寸土寸金了。
  • 小熊的存折
  • 小熊路比有两个存折,这可不是存钱的啊,是存快乐和烦恼的。你看那个黑色的存折是存烦恼的,这个蓝色的呢,当然是存快乐的喽。这两个存折是爸爸出远门前给路比的。爸爸说有了烦恼和快乐都要存起来,等爸爸回来一起分享哦。
  • 时间漫步在森林
  • 冷 但很安静 在蒲公英开始旅行的那个夜 晚风的声音摇响了 深陷的河流
  • 有一些日子
  • 有一些日子 我坐在你身后默数时间的脚步 仰头看见天空的颜色 以及黑板上无力的字符 你回头看春天 伏在课桌上捕捉柳絮的下午 我们以笔描下风的衣角
  • “方阵体”向我们走来
  • 微博时代,各种文体可谓是层出不穷,大有前赴后继之势,“梨花体”、“凡客体”、“淘宝体”等等。令人应接不暇,眼花缭乱。今天。让我们一起玩玩“方阵体”。
  • 读到——梦由心生
  • 最近做的一个梦里,我一人独自走在寂静的长廊,光着脚,不带任何声响。头顶的天窗落下暗淡幽蓝的月光,影子被拉得很长,很寂寞。整个梦境中,只是一个我这么不断向前行走的场景,四周的景以近乎没有改变的方式改变着,如同一段冗长乏味的默片。醒来后我坐在床上发呆。这个简单得不带情节的梦,始终让之后反复回味的我觉得自有其深意于其问,但又怕只是我庸人自扰妄加的揣度。
  • 曾经飞过
  • 窗外的天时而湛蓝时而暗灰,许多鸟把自己黑色的影子码在上面,像大段大段的诗。天空拥抱着这城、这世界,以一种恒古的姿势。鸟群来了又走,人群聚了又散,天仍是天,未曾改变。我们的梦想在夫幕里扑啦啦飞成一片。
  • 我说不出留恋
  • 我用笔记录了很多人,很多事。但总是不能满足内心的渴望,无论我怎么努力地去记忆,心里的那张白纸却好像刷了植物油似的,涂抹上的颜料,始终会褪去原先的色彩,变得暗暗的鹅黄色。于是,心又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纱,一层覆盖一层。
  • 忧与爱
  • 小巷两旁深灰色的小楼无声地伫立,橘红色的夕阳给它们披上最后的荣光,暗淡的墙面上,鲜红的“拆”字张牙舞爪。我来这里,帮爷爷奶奶收拾屋子,搬离这条落后于时代之外的小巷。奶奶坐在巷口,青石凳,蒲苇扇,沧桑的声音似乎穿透了小巷的前世今生。
  • 骄傲的少年维特
  • 谁在不怀好意 茵最近的日子不怎么好过,学校引进了新的互助学习教学方法,两人一组,彼此帮扶,共同进步。一般都是女生和女生一组,男生和男生一组,可班上男生女生都是单数,势必要有一对醒目的异性组合。老师为难了半天,最终把茵和尖子生鲤分成一组。老师的意思明摆着,把他俩放在一组比较放心。这……这简直太小瞧茵的个人魅力了。
  • 牙医爱唱歌
  • 作为一个爱音乐的人,我发现很多歌手在唱歌之前,从事的都是其他职业。比如做过泥水匠啦,比如做过服务生啦,有意思的事,有不少歌手都是从牙医转行的。这些牙医经过至少7年的医学院苦读后,纷纷发现只有唱歌才是自己的真爱,可见音乐魅力之大。
  • 父母没有义务供你奢侈
  • 父母没有义务供你奢侈 舒心姐姐,我很矛盾,我很恨我的父母,他们为什么那么没本事呢,别人的父母有很好的工作,能挣钱,能给他们买iPod.买最时髦的衣服.而我的父母.每个月只挣那么少的钱,连买菜都得斤斤计较。我知道我这样恨他们不对,但就是不由自主。
  • 中国云南 石林
  • 云南石林地质公园位于云南省石林彝族自治县境内,是我国著名的旅游胜地,也世界闻名的喀斯特地区之一,被人们赞誉为“天下第一奇观”。
  • 《中学生百科:写作》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