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官场新星的陨落


□ 甄毅

摘 要:

由于在大学里及走上工作岗位后表现出色,他被作为优秀人才引进到机关工作,不久即担任区委办公室副主任,后又担任副镇长、镇长,成为当地官场极具竞争力的“新星”。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当地法院的一纸刑事判决文书却彻底改变了这位年轻官员的命运。他因在负责拆迁工作中滥用职权并收受他人贿赂150余万元,而被法院二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半,并处没收财产30万元。此案被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列为2012年度职务犯罪典型案例,并于近日向社会公开发布。本文系首次公开披露这位昔日官场新星的堕落过程。

  此案被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列为2012 年度职务犯罪典型案例,并于近日向社会公开发布。本文系首次公开披露这位昔日官场新星的堕落过程。

  文/甄毅

  由于在大学里及走上工作岗位后表现出色,他被作为优秀人才引进到机关工作,不久即担任区委办公室副主任,后又担任副镇长、镇长,成为当地官场极具竞争力的“新星”。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当地法院的一纸刑事判决文书却彻底改变了这位年轻官员的命运。他因在负责拆迁工作中滥用职权并收受他人贿赂150余万元,而被法院二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半,并处没收财产30万元。此案被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列为2012年度职务犯罪典型案例,并于近日向社会公开发布。本文系首次公开披露这位昔日官场新星的堕落过程。

  官场新星有权即变贪

  1976年2月,吴琨出生在重庆市綦江县的一个普通百姓家庭,他自幼学习用功,表现出色。高中毕业那年,吴琨考上了常州市内的一所本科高校。在大学里,吴琨发奋努力,积极进取,学业成绩优秀。吴琨有着超常的演讲和文字表达能力,担任学生干部期间,还表现出了非凡的组织领导才能。

  大学毕业后,吴琨很快在常州市落实了工作单位。正式走上工作岗位后,他从头开始,一步一个脚印地奋力前行,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一致好评。

  2006年年初,吴琨被调整到湖塘镇担任副镇长。湖塘镇地处常州市郊,是武进区的经济、政治和文化中心。组织上让吴琨离开机关到这个重点镇上任职,既是对他的考验,更是为他的下一步发展积累资本。对此,吴琨本人心知肚明。也正因为如此,他走马上任后真抓实干,勇打头阵,意欲在分管领域干出一番成绩。

  2006年年底,区里交由湖塘镇政府负责实施的湖塘纺织城地块项目拆迁二期工程启动,按要求,该拆迁工程须在2008年初基本结束,部分被拆迁人的拆迁补偿遗留问题可延续至2011年。拆迁安置工作因涉及多方利益诉求,难度之大被喻之为“天下第一”。镇党委经过研究,决定由吴琨担任该拆迁项目的政府工作组组长,全面负责纺织城二期拆迁项目的企业、民房的拆迁谈判、签约及补偿安置工作。

  受领这项极具挑战性的任务后,吴琨克服畏难情绪,亲力亲为勇打头阵。他带领工作组成员逐个企业、逐家逐户摸底做工作,阐明政府的补偿和奖励政策,动员企业法人和居民服从大局尽快搬迁。吴琨这样做的目的,是期望能有一个好的开头。

  然而,在组织拆迁过程中,棘手问题还是接踵而至,这主要表现在一些企业和居民要价太高,谈判进度缓慢,“钉子户”应运而生。每每遇此,一心想追赶工作进度、且有最后拍板权的吴琨,总会亲自上阵,敲山震虎,敢啃“硬骨头”。年轻干部魄力大,敢担当,加上个性强势,吴琨很快在被拆迁户中确立了“强人”地位,使一些欲讨价不休的户主动摇了。一些精明的企业老板或户主,见对抗之路行不通,故转而想办法找吴琨套近乎,改对抗为配合,目的是想让吴琨多给补点钱。这其中欲利用吴琨权力,借机发点横财的人也大有人在。

  武进一针纺公司是家私营企业,这次也被列入拆迁对象,吴琨曾和该公司老板余凯见过几次面。开始,余凯并不是很配合,但后来目睹吴琨的强势及受“高人”指点,遂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决定通过向吴琨示好,以求得更多的补偿。

  2007年8月的一天,余凯主动邀请吴琨到公司坐坐,见面后,余凯表示:“我现在想通了,会看在吴镇长的面子上,为大局着想配合拆迁,不过也希望镇长多考虑企业的苦衷,在相关补偿上予以关照。”吴琨见余凯这次的态度非常好,且愿意给自己面子,于是当即表示可以适当考虑对方的要求。这次见面临别时,余凯硬将一个事先备好的、装有5万元现金的方便袋塞进吴琨的车内,吴琨推辞不过,只好将袋子先收了下来。

  回到办公室后,当吴琨发现袋子里装有5万元现金时,他先是为之一惊,后又为要不要将钱退还余凯而纠结了几天几夜,但最终他还是失去理智收下了这笔钱。“收了钱就要给人办成事”,这是吴琨的处事原则,随后他指示拆迁工作组副组长李岳、相关负责人丁大伟、张宏等人,具体落实余凯企业的拆迁补偿事宜,并明确表示要予以关照。吴琨还同时暗示余凯要和李岳等人搞好关系。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余凯其实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况且去找吴琨帮忙都是这些人给他出的点子。

  在接下来的具体操作中,吴琨等人明知故犯,按高于文件标准的补偿价格,对余凯企业的厂房上浮一级标准实施补偿,并且在明知拆迁公司提供的该企业职工人数、纳税金额非真实情况下,仍同意按拆迁公司提供的数据实施相关补助、补偿及奖励,致使余凯的公司非法多获取政府拆迁补偿款151万余元。事成之后,余凯又于2008年1月再次给了吴琨5万元,李岳等人也都有份。

  余凯的企业被拆迁后,又毫无依据地提出解决企业用地及污水、热能、自来水接管等费用补偿问题,但吴琨没有答应。之后,余凯又分二次送给他8万元,拿了好处后,吴琨去征求心腹、拆迁组副组长李岳等人的意见,问余凯的忙还能否帮,李岳等人显得经验老到地告诉吴琨:“审批大权在你手里,你说行就行,你说不行就不行,反正我们听你的,况且这事又不需要公开。”听李岳这么一说,吴琨心里有了底,并终将原则抛到脑后,拍板补偿给了余凯134万余元。

  李岳等人其实亦都从余凯那边得了好处,即使吴琨这次不同意,他们仍会做吴琨的工作。吴琨前后一共收受余凯给的贿赂18万元,但却让国家损失了280多万元。什么叫慷国家之慨中自己私囊,吴琨等人的行为就表现得很典型。

  徇私舞弊肆无忌惮狂敛财

  如果说吴琨起初拿原则做交易,还恐惧党纪国法的制裁,但在尝到权力可以轻松变成金钱的利益刺激后,他的思想防线逐渐崩溃,贪欲加速膨胀,为敛财甚至发展到和手下各个权力链上的人员串通勾结,大捞好处。不过,此时的吴琨仍怀有两种心态,即既要好好工作争取进步,又要利用不受制约的权力大捞好处,既要当官又要发财。

  2007年下半年,吴琨在又接连独自捞了几次好处,并替人办成多补偿的事后,即日趋紧迫地意识到,自己这样独来独往不安全,只有使权力链上各个环节都能达成默契,有财大家发,才能安全无虑。基于这种考虑,同时判断拆迁组副组长李岳、成员胡坤、拆迁公司项目经理王胜斌等人也已借机收过他人好处,于是吴琨决定干脆把事情挑明,以便大家配合得更好。

  这年夏季的一个晚上,吴琨设宴款待几名手下心腹,席间他以倒苦水的口吻说道:现在这拆工作真是太难做了,特别是一些人想方设法送礼上门,提出要关照,真让人头疼呀,看看大家有什么好办法?见吴琨提起此事,老练的李岳即回应道:“要想绝对一碗水端平做不到,我们整天没日没夜地干,图什么?国家又不缺那点钱,我认为人家找上门,只要可靠的能帮则帮,处理问题灵活点即可。”李岳的一席“高见”当即得到了大家的认可。随后,大家又借酒出招,并达成了敛财默契。最后,吴琨再次提醒大家:“兄弟间的事要互相配合,守口如瓶。”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