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广东大户潘氏家族的传奇


摘 要:

关键词:

分类号:

  在近现代历史上,因为潘达微和潘文治的舍弃家财、投身革命,天河潘氏家族分外惹人注目。虽然如此,现在知道天河“两潘”的人业已不多,即便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和大元帅府所承载的那段历史,依然近得可以触摸到它的粗砺。

  文/侯鹏飞 图/潘剑明提供(署名除外)

  历史上的“两潘”

  一 血当房产、葬敛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的潘达微;

  二、恩泽邻里的民国海军总司令潘文治。

  就像历史的轮回,在逢五逢十纪念辛亥革命的时候,潘达微的义薄云天屡以各种方式,出现在报纸电视;小他一岁的潘文治,则在任何和中国海军历史回顾有关的时候,引来各方关注。

  同样追随孙中山,同样因为世事愤懑而去杭州出家,但是在现存的历史资料中,两人似乎根本没有交集,至少,很少被人提及。事实上,若以宗族溯源,潘达微和潘文治同为天河沐陂村宋朝潘祯后嗣。自潘祯之后,其子散于天河四地一一沐陂、棠下/上社、珠村和石牌。

  清末民初,随着皇权之气渐息,新旧交替的广州风起云涌,浸淫西方思想或受到影响的年轻人,则在风云际会之时,各赴前程。在这其中,天河潘家望族的两个年轻人,同样开始思考未来。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道艰难的选择题,是继续守着一方田土和祖上大宅,还是果断弃去身后财,甚至在必要时散去千金?作为既得利益者, “两潘”选择了后者,毅然投身民主革命,这或许是关注天河潘氏最大的现世价值。

  潘达微

  义薄云天身命久置度外

  传奇人物英魂还归黄花

  1923年,一个照相馆的“出格”行为轰动了整个省港澳,位于香港中环的这家照相馆,在其橱窗陈列了多张人体艺术照片。这家照相馆名为“宝光”,老板潘达微是广州人,人体艺术照片的模特儿是他的女儿。

  潘达微充满了传奇色彩,是个天才人物。他不仅堪称中国人体艺术摄影第一人,他还是中国美术广告的先声,是广东慈善事业的开拓者,也是报界巨子、戏剧明星,好写丹青。当然,他人生历史上最英雄的一幕是冒死敛葬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就算皈依佛门后,也不忘社会的改革,被称为“革命佛陀”。

  因求医结识了孙中山

  19世纪后期,随着不平等条约的签订,大量外国资本涌入广州,冲击了广州的自然经济体系,也催生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洋务运动。在这样的大背景下,1881年1月15日,潘达微出生在了广州天河棠东的官绅之家。其父潘文卿是清末武官,辞官回乡后,曾参与创办广州广仁善堂。潘达微在兄弟姐妹7人中排行第五。

  像是机缘巧合,因为身子骨“不争气”,潘达微遇到了悬壶济世的孙中山并受其启发,坚定了革命的信念。潘达微义无反顾地追随孙中山,利用世家子弟的背景参与组党、筹款,成为孙中山“生平所最敬重而信赖的一位同志”。

  和不少革命志士一样,冲破传统家庭观念的樊篱,往往被视作迈出革命第一步的象征。曾是清朝武官的父亲反对儿子投身革命,潘达微被迫带着妻子租住在海珠区的龙导尾,以美术活动为掩护,与革命人士密切联络,甚少回棠东的家。

  1905年同盟会在日本成立,孙中山嘱托潘达微创办刊物,鼓吹革命。潘达微和陈垣、高剑父、陈树人、廖平子、黄鲁逸等人在广州创办《拒约画报》,后改名为《时事画报》,并提出“以革命思想入画”的口号,这在中国美术史上是一件破天荒的大事,被认为确立了革命美术的初步理论。其后他更创办《时谐画报》、《平民画报》等中国第一批漫画杂志。第二年,他又与陈树人等在广州创办《平民报》鼓吹革命。这也是同盟会在广州办的唯一一份机关报。他还兼任《七十二行商报》笔政,经常撰文抨击时弊。

  有意思的是,关于潘达微究竟何许人的判断,此前还有他是南海人之说。去年5月,中国民俗学会会员潘剑明和天河文博会会长姚瑞英才最终厘清,原来,在黄花岗起义失败之后,收殓了烈士遗骸的潘达微担心连累乡里,故而自称南海人。

  他把黄花岗写进历史

  没有潘达微,就没有今日的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后人的这份共识是对潘达微的最好肯定。更重要的是,也给后人,留下了凭吊那个血脉贲张的年代的不二去处。

  1911年4月27日下午5时30分。吹着海螺、缠着白巾,120余人在黄兴的带领下,直取督署衙门,最终,因遭遇多路清军,起义再告失败,从越秀山麓到北京路,尸体遍陈。为起警告作用,两广总督张鸣岐下令曝尸,天气炎热,加之连日夜雨,当时广州满城尸臭。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黄花岗起义,潘达微在所作《黄菊红棉图》中曾提:吾粤两般千古事,黄花开后又红花。

  早在起义之前,黄兴就曾叮嘱,要他为了以后的革命保全全身。但对烈士的敬意却让他无法置身事外。虽然如此,最终他也只是从当局争得将烈士遗骸拟葬臭岗(埋葬处决罪犯的乱葬岗)的决定。照理说,潘达微的义薄云天止于此,已经讲得过去,但是亲临尸场惨状之后,他感叹道: “男儿死国事,今桐棺三寸乃不可得,死者已矣,生者何堪!”

  于是,顾不上亲友的不解,甚至以言相讥,潘达微多方奔走,抵押了棠东的房子,购下红花岗空地,将72具遗骸安葬于此。潘达微平日酷爱菊花,曾以古人“菊残犹有傲霜枝”诗句自勉。以菊花自况的他将“红花岗”改为“黄花岗”,在《平民报》发表《咨议局前新鬼录,黄花岗上党人碑》称: “党人视死地为乐所,余身命久置度外”,由此坦承收葬烈士遗骸为自己所做,惹来当局不满,被清廷拍案大骂“无赖”,并被跟踪侦查。

  时至今日,两进三间的潘达微故居仍然坐落于棠东启明大街,且被列为广州市内控文物保护单位。但在商铺林立的今日棠东,若非本地人,很少人知道这么一处的存在。潘达微的后代,也尝试从族人手中收购故居,都因价格太高而未能如愿。

  在多领域开风气之先

  研究潘达微的学者发现,在民国前后,潘达微几乎“判若两人”,此前十分勇猛,由妻子扮作新娘,用轿子偷运军火进城;在这之后,却又与时代社会格格不入,拒绝时任广东都督胡汉民要职之邀,创办了花地孤儿院(收养的孤儿包括后来闻于粤剧界的罗品超),甚至在1921年皈依佛门,法号“妙化”,成了一个虔诚的佛教居士,不过也因每日诵经之余,仍不忘社会的改革,故有“革命佛陀”之称。

  潘达微在艺术领域的造诣十分了得。潘达微擅长国画,早前师从清未知名画家吴英萼,每年观音诞,必滴血以绘观音像。1926年,潘达微与李崧、刘体志等人组成广州第一个业余摄影团体一一景社。他曾有两件作品作为我国唯一入选的作品参加在日本举办的实真摄影展览,获得好评。潘达微早早指出,新闻图片的真实性为其他艺术作品望尘莫及。因为精美清晰,他发表在报纸上的不少作品,都被读者撕下来,当做个人珍藏。1927年,鲁迅来广州,还特地前往潘达微位于广州惠爱中(今新民路口)的照相馆拍照。

  此外,潘达微还是中国早期广告人里最富开创性的精英之一。1914年他在香港加入南洋兄弟烟草公司之时,正是中国的民族资本和国际资本大鳄角力的焦点时期,为抗衡港英当局为靠山的英美烟草公司,担任公司广告部主任的潘达微制定了《南洋公司广告部暂行章程》,成为中国广告史上一份重要历史文献。他为梁培基创制的著名中药“发冷丸”所做的广告,更被认为是中国美术广告的先声。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