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中国书画》 > 2013年第09期

徐雪村的绘画


□ 靳苇杭

摘 要:

山水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向来有着浓厚的文化底蕴,无论是山水之乐还是山水之道都蕴藏着古贤圣人对山水的理解与看法。厚重的山水内涵自然就使得绢素之中的山水从诞生之日起便有着类似山水文化本意的精神追求。南朝宋人宗炳在《画山水序》中提到"闲居理气,拂觞鸣琴,披图幽对,坐究四荒,不违天励之藂,独应无人之野。峰岫峣嶷,云林森眇。圣贤暎于绝代,万趣融其神思。余复何为哉,畅神而已。神之所畅,熟有先焉"。

分类号:

徐雪村, 本名徐光, 1 9 5 8 年生于大连。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第三届中国画名家班、中国画研究院龙瑞工作室、中国画研究院龙瑞工作室山水画课题班。现为中国美术家《江山行》画家组主持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出版有《中国画名家画库山水卷·徐雪村》等。

  山水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向来有着浓厚的文化底蕴,无论是山水之乐还是山水之道都蕴藏着古贤圣人对山水的理解与看法。厚重的山水内涵自然就使得绢素之中的山水从诞生之日起便有着类似山水文化本意的精神追求。南朝宋人宗炳在《画山水序》中提到“闲居理气,拂觞鸣琴,披图幽对,坐究四荒,不违天励之,独应无人之野。峰岫峣嶷,云林森眇。圣贤暎于绝代,万趣融其神思。余复何为哉,畅神而已。神之所畅,熟有先焉”。山水画历来就是圣贤君子所向往的,但是他们不愿因渴慕自然风光而远离君、亲,面对山水画就可以不下堂筵,即可坐穷泉壑,以达到“卧游”“畅神”之境地。山水画本身就是“道”的体现,满足人们“澄怀味道”的审美体验和精神追求。徐雪村显然体悟到山水画这种载道的本质,其山水画也追求蕴道、载道。读徐雪村的山水,读出的是自然山水之灵秀,是元气淋漓之云烟,是澄怀味道之体悟,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之传承。

  山水画之悟道依托的是笔墨情趣。笔墨依托于画法,画法植根于笔法,山水画的笔墨情趣也就演化为笔法的运用。早期山水画的笔法隐藏在画法中,并不十分彰明。宋元绘画转变后,笔法开始在画面中彰显,书法性用笔呈现在绘画中的运笔和线条,体现在皴、擦、点、染各个方面,书法在绘画中的基础性功能开始公开、明朗化。其实先贤们在谈论绘画时就已经透露出端倪。唐代张彦远在其《历代名画记·叙画之源流》中说:“书之体势,一笔而成,气脉通连,隔行不断,唯王子敬明其深旨。故行首之字,往往既其前行,世上谓之‘一笔书’。其后陆探微亦作一笔画,连绵不断,故知书画用笔同法。”清初石涛也说:“画法关通书法津,苍苍茫茫率天真。”(石涛《石涛题画选录》)所以,画法通笔法,书画同源,相互滋养。好的画家需要有深厚的书法功底,画家不懂书法,大概也是画不好画的。徐雪村的画好,得益于他深厚的书法功底和对书法与绘画关系的领悟。

  书法是中国画真正的根基和传统,是书画同源的源,这个“源”是中国画创作中最本质的源。所以,历代著名的画家,都从书法中寻找资源,进行自己的绘画创作。宋代米芾用书法的顿点成就了“米氏云山”;元代王蒙的皴法中,常常杂以篆隶奇字;赵之谦亲身践行“以篆隶书法画松”;郑板桥体悟到“要知画法通书法,兰竹如同草隶然”;石涛更是总结到“古人以八法合六法,而成画法,故余之用笔勾勒,如篆、如草、如隶等法”;吴昌硕用老辣的金石线条写出了老梅的沧桑傲骨;黄宾虹则把篆隶的古拙变成了山水画的敦厚。徐雪村的书法也是其绘画的根基。在《半山草堂画余》中,徐雪村以“昔人论书法”开篇,他认为绘画的“画法”就是“书法”,绘画的基础是书法,宋代以来最优秀的画家基本上都是最优秀的书法家。出于对笔墨的追求,徐雪村首先把目光关注在书法上,努力掌握书法的基本技法并精心临摹古代书法经典,深入研究毛笔笔锋的弹性以及线条的表现力,充分理解书法中的行气形势,探究中锋与侧锋、藏锋与露锋、顺锋与逆锋、拖笔与战笔中的用笔与用墨。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