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不对等的关系(外六首)


□ 俞昌雄

摘 要:

@@他们都说话了,我还没说@@@@我坐在第二排或第三排,等空气中@@@@闪现整个世界的光芒@@@@这才拨弄手指,抠出骨子里的痛@@@@我的声音如石头般沉重@@@@它落下去,山谷里就会传来回声@@@@云朵要变脸,飞鸟乱了秩序@@@@我和这个世界有着特殊的对接仪式@@@@他们不明白这一点。他们@@@@摆出聆听的样子,耳朵拉得长长的@@@@里面是虫子,拖着撞倒的钟@@@@他们一点一滴地被时间打败@@@@而我,我顶多就说了一句或两句@@@@关于人类,自身,和它不对等的关系

关键词:

□ 俞昌雄

他们都说话了,我还没说

我坐在第二排或第三排,等空气中

闪现整个世界的光芒

这才拨弄手指,抠出骨子里的痛

我的声音如石头般沉重

它落下去,山谷里就会传来回声

云朵要变脸,飞鸟乱了秩序

我和这个世界有着特殊的对接仪式

他们不明白这一点。他们

摆出聆听的样子,耳朵拉得长长的

里面是虫子,拖着撞倒的钟

他们一点一滴地被时间打败

而我,我顶多就说了一句或两句

关于人类,自身,和它不对等的关系

晨光中,那个练魔术的孩子

晨光中,那个练魔术的孩子

他给时间新的造型,三颗跳动中的圆

彼此交叉,互相追赶

他的手来去自如

一颗圆球开始在空气中消失

它带走的弧线将在另一个早晨,另一

个人的眼中

得以重现。紧接着第二颗,加速,逃逸

那个孩子,他给出神秘的去处

剩下来的那一颗,它还会是圆球吗

光线看管着它,似乎已被领养

晨光中,那个练魔术的孩子

身体中藏着别样的路径,未来的日子

他将得到替身,他不说话,只往人群

中一站

所有人热爱的这个世界就会变形

没有一副躯体是可信的,也没有任何

一双眼睛,被允许,在它看不见的时

可以得到提示:一个魔术师死了

他的手还留在人间,在不同的身体中

摸来摸去,一些人将被送往远方

焦急等待的,徒留不可思议的样子

初冬:灰色的白玉兰树

一年当中,只有这么几天

白玉兰树被一些人忽略,从大地的某

个角落

掏出灰色的幻觉,叶片上的那些小雨

持久地挂着,我盯了一整天

它们落不下来,原著民的梦也是这样

长得最高的那一棵几乎一动不动

风伏在枝桠间,那不可辩驳的表情

形同一个民间艺人在传说中走丢的

样子

四十年前,这里有一个小村落

雨水打在屋檐上,男人把女人抱上了

冬天过后,这里有了全新的建筑

那些尚未被人记下的面孔,来自远方

矮小的白玉兰树得到了鲜亮的梦幻

它们盯着云朵,而那渐行渐远的原著

已在另一片天空下,找到了血脉

一年当中,也只有这么几天

白玉兰树是空的,它们在暗地里长出

小脚

我跟在后面,听到了从未有过的声音

“如果我不能回来,你可不能睁开眼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