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抗美援朝,第一人第一枪


□ 宋国涛

摘 要:

横刀立马,彭总挂帅出征 中国出兵朝鲜已成定局,美国竞浑然不知。1950年10月上旬,麦克阿瑟向金日成发出了敦促投降的最后通牒:“为了以最小的生命和财产的损失贯彻联合国决议,我作为‘联合国军’总司令最后一次要求你们及你们指挥的军队,不管位于朝鲜的什么地方,都放下武器,停止敌对行动。”

分类号:

  

  《出兵朝鲜真相》宋国涛著

  横刀立马,

  彭总挂帅出征

  中国出兵朝鲜已成定局,美国竟浑然不知。1950年10月上旬,麦克阿瑟向金日成发出了敦促投降的最后通牒:“为了以最小的生命和财产的损失贯彻联合国决议,我作为‘联合国军’总司令最后一次要求你们及你们指挥的军队,不管位于朝鲜的什么地方,都放下武器,停止敌对行动。”

  “联合国军”正式越过“三八线”的第二天,即10月8日,毛泽东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的名义,发布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命令。同日,毛泽东告知金日成:中国政府决定派遣志愿军到朝鲜境内帮助反对侵略军;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志愿军的后勤供应由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高岗负责;请金日成派朝鲜劳动党中央党务委员、朝鲜政府内务相朴一禹到沈阳与彭德怀、高岗会商入朝作战有关问题。

  毛泽东致电金日成,通知了中共中央派兵援朝的决定后,接着对志愿军出国作战和国内防务做了稳妥的部署,同时派周恩来赴苏联同斯大林会谈,请求苏联政府派空军支援志愿军作战,并提供武器装备援助。把仅有的少数航空兵部队和几个高炮团部署在靠近沿海的大中城市,担负防空任务,并由周恩来、彭真、聂荣臻、薄一波、李立三组成防空筹委会,研究计划全国大中城市和工业基地的防空问题。

  在广东和福建方向,各部署四个军,防止美蒋联合进犯,并加速华东和中南地区的剿匪和土改工作,以便对付美蒋可能的进犯。在全国开展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动员全国人民支援抗美援朝战争。毛泽东为志愿军确定了战争指导总方针:“在稳当可靠的基础上争取一切可能的胜利。”

  彭德怀是中央军委副主席,是位富有实践经验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他戎马大半生,功勋卓著。现在由彭德怀指挥抗美援朝,全军将士对打败美国侵略者信心更足了。一贯对党忠诚的无私无畏的彭大将军,坚决服从了中央的决定:从此,他搁置了建设大西北的宏伟计划,开始了新的战斗生涯。

  10月8日,彭德怀率领工作人员乘飞机从北京东郊机场起飞,直飞沈阳,同行的有军委作战部工作人员及毛岸英等。同日,朝鲜政府内务相朴一禹到沈阳,与彭德怀、高岗会商有关中国人民志愿军进入朝鲜作战问题。

  早已等候在沈阳的第13兵团司令员邓华、第一副司令员洪学智,急切地盼望着彭德怀的到来。

  彭德怀到沈阳后,见过了邓华、洪学智,便立即展开工作,会见金日成派来的联络员朴一禹,与高岗商谈志愿军后方保障等问题。

  10月9日上午,彭德怀以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的身份在沈阳主持召开军以上干部会议,参加会议的有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高岗,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第13兵团司令员邓华、政委赖传珠、第一副司令员洪学智、副司令员韩先楚、参谋长解方、政治部主任杜平及该兵团所属的各军军长和政委。

  会议由高岗主持。首先由邓华宣读了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关于志愿军入朝参战的决定和关于志愿军的组成以及对彭德怀任命的命令。接着高岗讲话,他介绍了中央对出兵朝鲜问题讨论的情况:“当然,我也可以告诉大家,中央对出兵朝鲜的问题,是有不同意见的,比如我吧,就有些不同的考虑。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我都谈过了,就不多说了。现在既然中央做了决定,那我们就要坚决执行。中央决定东北局负责志愿军的物资供应,那我这个东北局主席也表个态,当好志愿军的总后勤!”

  彭德怀发表讲话说:“高岗同志向大家讲了出兵的意义和必要性。当然,中央有不同意见是正常的,事关重大嘛。这就是说,党中央、毛主席下这个决心是不容易的,所以我们的责任更重大,一定要打好!我们也不要把美国部队看得太了不起,800万蒋介石的军队.也都是美国装备的嘛,不也是我们手下的败将吗?当然我们不能轻敌,美军机械化,前进速度快,我们必须抢时间,做好投入战斗的准备,保证一声令下,立即跨过鸭绿江!”

  10月12日,朝鲜内务相朴一禹向彭德怀通报美军和李承晚军都已越过“三八线”,正疯狂向北推进,南部人民军撤至“三八线”以北的有5万余人。金日成首相和朝鲜劳动党中央,再次请求中共中央尽快出兵支援。

  箭在弦上,情况紧急。彭德怀当即召集第13兵团领导对入朝后的部署进行了研究,决定以一个军进至平壤东北约200公里的德川县山岳地区,以其余三个军及三个炮兵师进至位于德川以北的熙川、前川、江界地区。彭德怀说:“只要歼灭敌人两三个师,局势就可以大为松动。”

  朦胧夜色过江,

  谁成为入朝第一人

  1950年10月19日,彭总风尘仆仆抵达安东。

  彭总来到第13兵团机关驻地,对等候多时的司令员邓华等兵团领导说:“昨天晚上我又同主席详细研究了渡江问题。从今晚起,在安东和辑安两个渡口,部队利用夜色掩护,秘密渡江。现在美军和南朝鲜军兵分两路,中部隔着狼林山脉和赴战岭山脉,两路失去联系,无法协同作战。美帝国主义目中无人,太狂妄了!他们分兵冒进,犯了兵家大忌。我们一定要利用敌人的骄横麻痹,出其不意,打一个漂亮仗!”

  邓华抓紧时间简要地向彭总汇报渡江计划,说:“除42军16日晚先渡江外,今晚开进计划是40军开始渡江两个师,即118师和120师,明晚军部和119师渡江,21日晚炮42团及军后勤部队渡江。”

  彭总严肃地点点头说:“这是从安东吧?”

  邓华说:“是的,从长甸河口。39军117师今晚渡江,明晚全师进至朔州以南向泰州前进。军主力先车运安东,22日晨1时开始尾随40军自安东渡江。”

  彭总点点头,瞪大的眼睛盯着邓华。

  邓华说:“炮司、炮1师(欠一个团),24日晚渡江,沿义州邑、朔州向温井前进。”

  “42军方向呢?”彭总问东线渡江情况。

  邓华说:“16日晚部队开始渡江,中间,按兵团命令又停下来,今晚继续渡江,21日晚渡江完毕,向预定位置前进。先头师过江后,已与朝鲜人民军联系上了。”

  彭总问:“38军呢?”

  邓华说:“38军21日晚车运辑安。”

  彭总说:“通令各部务必严格遵守与掌握渡江时间。夜行晓宿,早晨5时前要全部隐蔽完毕,渡江后,各部队一律采取夜行军。严防有的部队出现差错,影响大局。”

  邓华说:“已经向各军提出了要求。”

  彭总点点头,对各位领导说:“我军渡江后,决心控制龟城、泰川、球场、德川、宁远、五老里一线为基本防卫阵地,以小部队向南延伸。”他走到地图前指着地图说:“39军主要控制龟城、泰川一线地区。40军主要控制宁远、球场一线地区。42军主要控制社仓里、五老里一线地区。38军集结于江界、辑安地区机动。炮司集结在温井、北镇、熙川地区。此次入朝,是在新的条件下,与新的敌人作战,部队的精神压力较以前各次战争为大,情绪也不如以前饱满。各部队要加强政治教育,要认识此次出国作战的重大意义,要用算账的办法把敌我力量和我军必胜的条件让战士和干部都明白,克服对美帝力量的过高估计。军委要求,我入朝部队,必须前面顶住敌人,保持阵地,稳定形势,加紧装备,准备反攻。作战方针是,以积极的阵地战与运动战相结合,以反击、袭击、伏击来歼灭和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

  彭总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在座的兵团领导们.又说:“根据目前敌人进展情况来看,敌人还未发觉我军的行动,可能继续冒进。可能出现三种情况:一是敌人先我到达预定地区;二是我刚到敌人即来;三是在行进中遭遇。无论是哪种情况,都有利于我造成从运动中歼灭敌人的机会。各部队要以战斗姿态前进,随时准备包围歼敌。各军各师都要针对可能出现的三种情况定出战斗计划,争取初战必胜!”邓华等直点头。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