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不过是一碗人间烟火


□ 郭慕清

摘 要:

是夜。炖了一小锅萝卜牛腩,盛一碗。低头趴在碗上闻一闻,弥漫的热气扑到了眼镜上,摘下眼镜,用木质小勺舀一点。慢慢入口,有些烫,砸吧砸吧嘴,竟然是出奇的香。汤里并没有放什么名贵的调味料和滋补药材,只有萝卜、牛腩、水和盐,简简单单,清清爽爽,味美大抵是因为熬久了一些。

分类号:


  

  文/郭慕清

  是夜。炖了一小锅萝卜牛腩,盛一碗,低头趴在碗上闻一闻,弥漫的热气扑到了眼镜上,摘下眼镜,用木质小勺舀一点,慢慢入口,有些烫,砸吧砸吧嘴,竟然是出奇的香。

  汤里并没有放什么名贵的调味料和滋补药材,只有萝卜、牛腩、水和盐,简简单单,清清爽爽,味美大抵是因为熬久了一些。

  熬得久,是一个挺有意思的词,于菜品,于人生,道理如一。有几年,日子过得比较艰苦,总是碰壁,也曾在深夜里痛哭,问父亲:“为什么我这么努力,却没有收获?不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吗?”

  父亲答:“熬得久了总会收获。”

  就像是田野里的一望无垠的麦子,虽然饱经三九腊月的猎猎寒风,虽然在春天里憋着劲儿蹿个子,但哪怕差一分一秒熬不到炎炎夏日,麦穗就不能在阳光下发出金色的光芒。

  熬得不久,还差一点火候,麦穗便不会低头,牛腩汤就不会鲜美,事情也不会成功。大道至简,煮的看似是一粥一汤,却包含着万千世界,不是吗?

  说到由美食悟人生之道,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汪曾祺。他的《谈吃》,文字明白如话,娓娓道来,将食材来历、食客品味和食宴氛围讲得头头是道。这酸甜苦辣的人生况昧,在舌间萦绕,对生活的热爱也跃然纸上,世俗烟火和琴心雅韵相契相合,毫不违拗。

  汪曾祺谈到昆明一处的炒菠菜甚是美味,为什么呢?油极大,火甚匀,味极美。他和蔡澜对吃的看法一致,推崇袁枚《随园食单》中所提的“素菜荤做”。

  真正的“素菜荤做”其实来自潮州菜。据说,清代康熙年间,潮州开元寺举办过厨师厨艺大比试,参加比试的皆为湖汕一带地区寺庙主理厨政的厨子,比试项目中,便有烹制“八宝素菜”这一项内容。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