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怪“授”许爷


□ 花青瓷

摘 要:

许爷年轻漂亮,心态更是朝气蓬勃。 许爷三十岁出头,是我们院的副教授,性别女。她的第一堂课,我和舍友就迟到了。许爷的课几乎没有人敢迟到,舍友早有耳闻。但那次眼看着到教室了,舍友却发现自己忙中出错——把许爷布置的假期作业忘在了宿舍。权衡了迟到和不交作业的利弊,舍友决定回去取。

  

  许爷三十岁出头,是我们院的副教授,性别女。她的第一堂课,我和舍友就迟到了。许爷的课几乎没有人敢迟到,舍友早有耳闻。但那次眼看着到教室了,舍友却发现自己忙中出错——把许爷布置的假期作业忘在了宿舍。权衡了迟到和不交作业的利弊,舍友决定回去取。当我们在上课铃响后才出现在门口时,整个教室悄然无声。许爷站在讲台上,一头干练的短发,长衣长裤,随意中透着时尚,犀利的目光隔着镜片射向门口。她扬手推了推眼镜,手指顺势指向气喘吁吁的我们,或者说,指向舍友:“反正都迟到了,就不能把自己收拾利落了来上课吗?外表的美好是对自己的尊重,更是对别人的尊重。”我看了一眼舍友头上“随风奔跑”的“鸟巢”和身上歪七扭八的外套,忍俊不禁。

  许爷似乎这才发现了站在舍友身后、跑来“蹭课”的我,挑了挑眉: “嗯,上学期校报的那篇专访我看了,还不错。”突然缓和的语气吓了我一跳,更让我惊讶的是,她竟然记得和她只有一面之交的我。

  第一次见到许爷,是在大一的下学期。

  她向来名声在外,入选“长江学者”后,校报要做她的专访,我临危受命上了“战场”。毫无疑问,那次是我上大学以来最艰难但收获最大的采访。 许爷的犀利挑剔,我早有耳闻,所以采访前我一点儿也不敢懈怠。把“度娘”、校园网等搜索到的各种关于许爷的资料、报道统统浏览了一遍,这才战战兢兢地出现在许爷面前。

  “看得出你准备得还挺充分,但你要采访我,就要去客观地发现一个真实、尽可能全面的我。按照之前别人的报道框架来提问,你写的稿子会有什么看头?”在我照着采访提纲问了仅仅三四个问题后,许爷的“锋芒”就露了出来。

  “怎么能这么设问呢?你这叫‘闭合型’提问,任何一个聪明点儿的受访者都知道你是想要他按照你的思路回答,你是想写宣传稿,还是新闻稿?”在我抛出高大上的“为学校和学生付出这么多,您觉得值得吗”这个问题之后,许爷又是一阵“炮轰”。

  那次采访,我面红耳赤地调整着自己的问题和提问方式,然后学着倾听、追问,让采访结束得还算圆满。采访完,许爷放下手里的水杯,问过我的年级和专业后,第一次露出笑意来: “才大一啊,那算不错了。我下学期带广电班(广播电视学)的课,有空可以来听听,我的课,还有点儿意思。”

  我在她坦率的“自恋”前愣了一下,觉得这老师真“有点儿意思”。

  许爷是广电班的专业课老师,这个动辄需要扛“巨型”摄像机上实验课的专业,男生少得可怜,光荣地成为全校闻名的“女汉子”班。许爷落得个“爷”的称号,也是顺理成章。

  许爷主张“走出去”,她说,拍出好的片子、做出好的电视节目,就要亲自到大自然、到人群中去。为此,她二话不说,利用自己的上课时间,带我们“上山下乡”。许爷爬起山来丝毫不显柔弱,学生为了图省劲纷纷选择了DV和单反,只有她提上沉重的摄像机雄赳赳地上路了。

  许爷年轻漂亮,心态更是朝气蓬勃。走在一群二十来岁的学生中间,丝毫不显突兀。她对着远处的树林、飞鸟讲取景,讲构图,很多课堂上听起来枯燥无味的知识和这座大家早就司空见惯的山一起发生了化学反应,这堂课竟然让同学们听得津津有味。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