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分忧》 > 2016年第08期

好妈妈坏妈妈?以爱的名义把女儿拉下水


□ 小雨

摘 要:

2016年2月。年味正浓。济南市公安局却爆出了一桩涉案金额达5.7亿的非法贩卖疫苗案,这起案件涉及全国24个省市,涉案人员达四百多人.警方利用整整大半年的时间,才把所有涉案人员抓捕归案。让人吃惊的是。如此“庞然大案”背后的“总策划”,竟然是一位柔弱、可怜的单亲妈妈,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毕业后长久没找到工作的“毕昏族”女儿。原本大义凛然,想把妈妈人生掰直的女儿。竞成为母亲的“头号助理”。母女俩都想以爱的名义去温暖对方,可最后却毁了彼此的人生。

  

  文小雨

  2016 年2 月,年味正浓。济南市公安局却爆出了一桩涉案金额达5.7 亿的非法贩卖疫苗案,这起案件涉及全国24 个省市,涉案人员达四百多人,警方利用整整大半年的时间,才把所有涉案人员抓捕归案。让人吃惊的是,如此“庞然大案”背后的“总策划”,竟然是一位柔弱、可怜的单亲妈妈,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毕业后长久没找到工作的“毕昏族”女儿。原本大义凛然,想把妈妈人生掰直的女儿,竟成为母亲的“头号助理”。母女俩都想以爱的名义去温暖对方,可最后却毁了彼此的人生。

  单亲妈妈铤而走险,要为女儿挣一个未来

  丁秀琴今年46岁,家住山东省菏泽市,曾是当地一家医院的药剂科科长。早年,她与丈夫离异,之后便独自抚养女儿夏芳。随着孩子慢慢长大,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丁秀琴辞去了工作,开始下海经商。哪知,生意失败,她不仅没赚到钱,还欠下了一大笔外债。眼看女儿即将升上大学,需要一大笔费用,丁秀琴急得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头发直往下掉。夏芳心疼母亲,劝她:“等我考上大学,可以出去做兼职,肯定能养活自己。”丁秀琴一听急了:“妈妈这辈子过得不顺心,我不能让你和我一样,妈妈受过的苦,绝不能让你再尝。”

  这次谈话之后,夏芳发现,母亲开始变得忙碌起来,经常拿着手机,一打就是几十分钟。她不知道,此时的妈妈为了赚钱,给她一个完美顺遂的人生,已经悄悄地想到了另一条门路——贩卖疫苗。丁秀琴原本是医院的药剂师,对药品、疫苗十分熟悉。在我国,疫苗主要分为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一类疫苗是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免费接种的;二类疫苗又称“有价苗”,需要使用者付费接种,如腮腺炎、肺炎、水痘等疫苗,都是要收费的二类疫苗。丁秀琴看上的,正是贩卖二类疫苗的生意。

  根据《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只有具备资质的疫苗药品批发企业经批准后才可以经营疫苗,而药品零售企业不得从事疫苗经营活动,更不允许个人贩卖疫苗。这些规定,丁秀琴全都明白,然而她同样知道,疫苗贩卖存在着巨大的经济利益。为了给女儿挣一个美好的未来,她决定铤而走险。做过多年药剂师的丁秀琴对疫苗行业十分了解,也有着不少客户资源,稍一打听,很快就摸到了门路。

  丁秀琴开始频繁参加各地的药品交易会,在药交会上,她结识了不少疫苗经营企业的业务员。丁秀琴还通过网络查找相关的疫苗经营群,在这些群里,既有疫苗生产企业的业务员,也有医药公司的销售代表,他们大多都就职于正规的医药企业,在窥探到疫苗经营的巨大利益后,以各种方式逃避公司监管,非法向类似丁秀琴这样的“疫苗贩子”提供疫苗。业务员和销售代表们在群里发布交流疫苗经营信息,有需求的疫苗贩子们在群里和他们取得联系、交易疫苗。他们之间多数人并不认识,基本上只通过网络联系,确定了交易信息后,疫苗贩子通过银行,将钱打给供货人,供货人再利用物流发货。疫苗贩子们收到供货商提供的疫苗之后,也是利用同样的方式,将疫苗寄送给谈好的下家。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疫苗贩卖者彼此之间大多互不相识,却利用网络平台,进行着隐秘的交易。

  靠着在医院工作多年的经验,丁秀琴很快找到了货源,并联系到了买方。买方除了有和丁秀琴一样的疫苗贩子外,还有少数疫苗接种单位的工作人员。几次交易下来,丁秀琴很快尝到了甜头,虽然每支疫苗赚得并不多,但大笔的出货量却让丁秀琴狠赚了一笔。有了钱,丁秀琴更舍得在女儿身上花钱了,一次她带着女儿去商场一下子就买了几千元的名牌服装。看着女儿穿得漂漂亮亮,她心里异常欣慰,如果燃烧自己可以照亮女儿的人生,那么她无怨无悔。

  女儿成了“毕昏族”,母女联手“渡河”

  哪知,就在丁秀琴觉得她和女儿的生活有着落的时候,贩卖疫苗的事情却暴露了。2009年,因非法经营药品罪,丁秀琴被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期五年执行。夏芳得知后,彻底懵了,她想不到妈妈竟然会做这样的事,心里怨恨母亲为什么要这么做,然而在见到母亲的一刹那,她又心疼了。眼前的丁秀琴神情憔悴,衣衫褶皱,发丝蓬乱,眼底还有着微红的血丝,看着女儿慢慢走近自己,她的眼神中甚至还带着一丝惊恐和慌乱。

  夏芳走到母亲身边,哭着说:“以前的事我可以不管,从现在开始,如果你真为我好,就找份工作,我们母女俩安安稳稳生活,好吗?”丁秀琴点点头,她决定忘记过去重新开始。

  很快,丁秀琴便找了一份超市收银的工作,开始踏踏实实地上班了。然而每天忙忙碌碌,赚的钱却并不多。与此同时,夏芳高中毕业考入了济宁医学院。每个月,丁秀琴省吃俭用,却只能给女儿寄去500元的生活费,对此,她很自责和内疚。没想到几个月后,她寄过去的钱却原封不动地被女儿给退了回来。夏芳给母亲打电话说:“我在食堂找了个勤工俭学的岗位,不仅能挣钱,还有免费的饭吃。”

  女儿的话如刀子剐着丁秀琴的心,从小到大,女儿都是她的心头宝,何曾受过这样的苦,如果改变不了现状,女儿还将继续低人一等。丁秀琴的心里开始躁动起来,她劝自己,即使再次案发,她也要给女儿存够钱,让她一辈子安稳无忧,再也不过苦日子。

  想到这些,丁秀琴瞒着女儿辞去工作,离开菏泽,来到了济南。有过一次经验的丁秀琴变得更加敏感小心,她在济南市天桥区的一个小区租了一套房子,置办了电脑,把这里当成了她的办公室,用于居住和对外联系。此外,她还在天桥区一个废弃的毛巾厂租用了一个仓库,用于储存疫苗。丁秀琴很快联系到了新的供货商和买方,开始重操旧业。

  比起菏泽,济南的物流业更发达,丁秀琴的“生意”也更加便利。第一个月,她就赚了不少钱。丁秀琴一次性给夏芳寄去两千元,并且打电话对她说:“妈妈找到了新工作,工资待遇都不错,你不要再去食堂打工了,只管安心学习。”夏芳听后心里疑窦顿生:“妈妈,你是不是又在做那事了?”丁秀琴含糊地说:“你把自己管好就行,我的事我心里有数。”此后,她多次给妈妈打电话,却总显示占线,她心里清楚,妈妈肯定再次涉险,做起了以前的事,否则不会这么忙,也不会含糊其辞,更不会顾左右而言他。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