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青春》 > 2013年第02期

谢宜兴自选诗


熊样子

是的,它原本属于胆汁质。鲁莽,易怒,

正宗的熊脾气。山林中的黑夜。

而今它有胆无汁。胆量,胆气,胆魄,

这些语词已苦泉水一样流出它的身体。

熊样子,一个萎蔫的词终于有了实据!

什么叫人心似铁?什么叫英雄末路?

当啸傲山林成为被囚禁的愿望,

当终老深山成为不容愈合的伤口,

当人眼中不再有其他生灵,还有什么不可以?

如果榨干它的血性能够扑灭人的肝火,

那么榨吧,就像流脓的股市!

可你说得多么轻巧,“熊”很舒服没有痛苦。

那么,也在你身上造一根瘘管试试?

好让你知道熊是如何舒服成了熊样子!

春天从不掩饰

生性风流。倒也从不掩饰

做个好色之徒。叫走过的地方

从南到北,都戴上绿帽子

你带来的绵绵春雨是迷魂汤么

那么多妙人儿,挺着最隐秘

也最美的花骨朵,等着你

解开她们捂得严严实实的苞衣

好个清新迷人的浪漫王子

甚至国色天香如牡丹

一样情迷,能够开在你怀里

纵使瞬息凋零,也不枉风流一次

穿着春风裁剪的燕尾服一路招摇

花儿惊叹风度啊风度

虽然春雷一如从前声声叮嘱

哪怕伪装,也得像个正人君子

是你为百花解除严冬的桎梏

你是人间最美的信使

春江流韵献给你春阳般的颂诗

颂歌声中你已然救世主

是的,有什么好掩饰的

有谁干山走过只当是闲庭信步

花团锦簇呀那才叫本事

粮食的骨血

总在我们快乐或忧伤时候如约而至

永远无须设防的那种朋友

禾本家族中的逆子,先人是我们感恩的

粮食,经过了脱胎换骨的酿造

记住了田野上波涛汹涌的腰身,

忘记了仓糜间珠圆玉润的脸庞

脉管中有一条河流,子实里贮满阳光

仿佛涅榘,如水面容月色肌肤浴火重生

体香或浓或淡,无不是谷物气息

眼神时清时浊,心里始终一团火

时而烈烈地撩拨,时而涩涩地拒绝

叫饮者欲罢不能,一回回欲死欲仙

最柔软的身体中有着最坚硬的骨骼

清纯的气质掩不住男儿血性

叶鞘上的锋芒化作血液里流动的针尖

为爱献身,杯盏间把自己点燃

工业路上的羊蹄甲

裹着白色或粉红的头巾

一个挨着一个,怯生生的两抹

羞涩的云。羊蹄甲一不小心

拥挤成工业路上最抢眼的风景

与春天有约,不说谁妆扮了谁

只以两条彩带把人们的目光系紧

叫城市慢下来看春风留在枝头的脚印

仔细体味花儿开在夜里的心情

在你必经的去路或归途中候着

你不回首,她一样开得用心

工业路上的羊蹄甲,叫我想起

身边那些常常被忽略的眼睛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