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惯看秋月春风


□ 陈元麟

摘 要:

三年前的某日,高在兄忽然约我到台湾艺术研究所。刚一坐下,一沓砖头也似的书稿就搁在我的面前,这是一部长篇小说,近50万字的篇幅。他让我提提意见,说是还要进一步修改。这让我很是吃惊。我本是台研所的常客,高在兄进入台研所剧目创作室担任专业编剧后,我们常在那儿碰面,但每次总是见他风风火火地开着一部捷达,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一付日理万机的模样。

  ●陈兀麟

  三年前的某日,高在兄忽然约我到台湾艺术研究所。刚一坐下,一沓砖头也似的书稿就搁在我的面前,这是一部长篇小说,近50万字的篇幅。他让我提提意见,说是还要进一步修改。这让我很是吃惊。我本是台研所的常客,高在兄进入台研所剧目创作室担任专业编剧后,我们常在那儿碰面,但每次总是见他风风火火地开着一部捷达,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一付日理万机的模样。台研所不坐班,尽管高在兄也隔三差五的拿出一部小品或是一部小戏交差,但从没有听说过他要写长篇小说。原来,他居然不声不响地躲在书房里进行着这么一项浩大的工程!

  二十多年来,高在兄让我吃惊的事情不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十几年前。那一天,他突然到文联找我,说是打算辞官下海,有朋友准备高薪聘用他,想听听我的看法。我很吃惊,——不,准确地说是震惊。我说商海凶险,孟浪不得。你目前的级别、待遇,多少人奋斗了一生也难以获得。已经是四十好几的人了,经不起折腾。千万要三思后行!他只是微笑着,也不做声。几天后,他告诉我已经向组织部递交辞职报告了。隔些日子,他又愤愤然地告诉我,那位朋友背信弃义了。我说, “那好啊,让上级再重新安排吧!”他摇摇头: “我已经厌倦了那种生活方式!” “那怎么办?”我急切地问。“车到山前必有路,试试看吧!”木已成舟,我只能在心底为他默默祈祷与祝福。至此,我才发现,这位貌似温文尔雅的白面书生其实极为倔强、率性。

  知道高在的名字很早。大约是上个世纪80年代初,我在市剧目创作室(台研所前身)任编剧。在福州开会期间,省文化厅的朋友找到我,说是闽侯县文化馆的一名编剧因为妻子在厦门工作,想调到厦门,让我帮助想想办法。他说的这个人,就是几年后才相识的高在兄。由于种种原因,这事搁浅了几年。几经周折,时来运转,他的调动终于成功了,正当我满心欢喜地盼望着和他共事的时候,却迟迟不见他来报到。后来才知道,因为看上他的文字功底,人事局近水楼台先得月,将他的档案扣下了,于是这位编剧成了人事局的秘书。那些年,高在兄似乎福星高照,仕途顺利得很,一两年一个台阶,从人事局到组织部,最后成了岛外某区的副区长。

  我们虽无缘成为同事,但因为他分管文教,所以见面机会也不少。尽管为官多年,但他似乎没有染上官场的不良习气。依然一如当初那样真诚、热情,甚至带有侠义之心。在他的血管里,我们仍然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国传统文人的血液在流淌。有两件事可以佐证:一次,我得知一位在70年代就出道但已经辍笔多年的诗人朋友境遇极为窘迫,便登门造访高在兄,希望这位副区长大人能够伸出援手,因为这位朋友就在他所管辖的区里的一家省属工厂当供销员。一位仅仅是国企工人编制身份的人想进入机关事业单位,这在壁垒森严的现行人事制度里犹如蜀道之难。想不到高在兄对此事很上心,亲自登门到这位朋友的宿舍看望。之后,动了很多脑筋,协调了各方面的关系,将他调到自己属下的文化馆工作。这位朋友压抑多年的才华被激发了,佳作迭出,而且很快就成为该区文化工作的一员干将。另一件是发生在高在兄任某宾馆总经理期间。某日我心血来潮,驱车到宾馆想找他聊天。但办公室里不见其踪影,以为他另有公干,正要离去,办公室一位员工莞尔道,到厨房去吧,林总肯定在那儿。将信将疑地去了,果真如此。只见高在兄胸前系着围兜,挽着袖子,满头大汗地在热气腾腾的灶台上演示着他的绝活:福州名菜“佛跳墙”。而那位大厨此时却叉着腰,嘴里叼着一颗烟,一付悠然自得的神情。不知底里的人肯定会将他们俩的角色对调。

  这就是我所认识的高在兄, “其特立独行.有如此者。”相信读者诸君了解了作者的经历和性格后,肯定会像我一样,在阅读过程中不知不觉地将陶诺潜当做是现实的林高在了。显而易见,高在兄在塑造主人公时,是以自己作为原型的。

  时下一些评论家往往以题材内容将小说分为所谓的职场小说,官场小说,商场小说,情场小说等等。 《红尘作伴》该归于哪一类?它既有官场小说的某些特征,又有商场小说的某些内涵,两者兼有之,——这其实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社会经济转型期所存在的难解难分的政商关系。在小说中,作者以从容不迫的笔调、细致入微的描绘,将南港、陶阳地区各级大小官员和商人的人生百态表现得鲜活而深刻。像许许多多的官场中人一样,陶诺潜在这个充满希望、充满诱惑,却又波诡云谲的宦海中搏击、沉浮。尽管他有超群的工作能力,有正直的为官意图,却在现实的官场环境下难以生存。于是,他愤然下海。想不到,商场也一样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处处陷阱。这期间,他经历了成功的喜悦和背叛的懊恼,感受了权、钱的诱惑和边缘化的尴尬,阅尽了虚伪奸诈和纯真善良。在他身上,始终透露着中国旧文人特有的自命清高的气息,为了恪守自己高洁的品性,他无法融入官场和商场蝇营狗苟的游戏规则中去,这种无法融于世俗却又无法完全超然于物外的矛盾心理让他苦闷、无奈。如果说,当初田花的欺骗只是给他一时的愤怒的话,那么,他最信赖的挚友高馨的背叛,无疑给了他致命的一击,他由此发现“朋友是被这个世界用得最滥的词条”。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