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剧作家》 > 2014年第02期

《战雷》:一场熔铸军魂的寻根之旅


□ 张新颖;金璐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

摘 要:

近年来,军旅题材电视剧迅猛发展,在建构军人核心价值观、弘扬主旋律方面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但与真正渗透民族精神内核的“伟大”作品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差距。

  

  近年来,军旅题材电视剧迅猛发展,在建构军人核心价值观、弘扬主旋律方面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但与真正渗透民族精神内核的“伟大”作品相比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很多作品流于经验的表层,无法深入灵魂的真实存在。就目前产出的作品而言,相关精神维度的建构大体分为两种途径:一是回顾战争历史,找寻、重温军人之魂和民族精神;二是立足当下,展现当代军人的成长历程及精神风貌。如今,民族苦难渐行渐远,取而代之的是多元的文化导向和价值维度,那么如何在此复杂的社会意识建构中传承传统价值观、展现民族气魄与精髓,成为当今军旅题材艺术作品共同面临的课题。

  2013 年,“鬼才导演”徐纪周联手编剧冯骥于推出了国内首部关于拆弹部队的现代战争题材剧《战雷》。剧中,以高等、胡一楠为代表的一群性格、背景各异的新生代士兵以及越战老兵林峰、贺权等成为叙述主体,在和平时代的战场上经受了血的洗礼、生与死的考验。历经磨砺之后,他们不仅彻底清除了危害边境多年的雷患,同时也排掉了藏在各自心中的暗雷,在自我的篇幅中完成了蜕变。在剧情的设计中,导演为了展示自我“对这个时代的认识和态度”,以历史“刺痛当下现实”[1],在主体关于生命、国家与民族的当代精神建构中渗入了“寻根”意识,观照战争历史,将民族精神的光芒照进现实,以全新的手法烘托了释放现代精神热能、熔铸军人之魂的伟大主题。

  一、父亲:生命之根

  既然是一部关于“寻根”的心理剧,《战雷》采用了同类艺术作品惯用的一个主题,即对父亲的丢失、回忆与追寻。从心理学的意义上讲,对父亲的追寻不单是一种物质上的需求,更是一种普遍的心理需求,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想知道我们是谁的孩子[2]。这种普遍的心理需求就是对“根”的追寻,这关系到自身对生命、文化渊源、存在的意义与价值的确定。剧中,高等、胡一楠、林峰都是在现实或战争中失去父亲的孩子,虽然“父亲”所隐喻的精神因子深埋于他们的血液和灵魂深处,然而“父亲”的丢失导致了他们内心世界的陷落,他们迫切地需要寻找父亲,重新联结自我与“根”之间的纽带。

  最先进入观众视线的“寻父”形象是刚入伍的新兵蛋子高等,其身世是通过他与陈军长的冲突和与哥哥陈晨之间的对话中透露出来的。 幼年时,高等因玩雷管导致母亲意外身亡,外婆把他接到北京,并让他改随母姓且永不当兵。童年被遣是父亲对儿子的遗弃,而姓氏的改变则是儿子对父亲的背叛。童年的变故使高等的心理发育因与父亲之间纽带的断裂停滞在了“俄狄浦斯”阶段。因此,他的成长,就像他的名字所隐喻的那样,必须经过等待。

  与哥哥陈晨相比,高等的个性更适合承继父愿做一名军人:敢于挑战权威;好面儿,想尽办法显示自己的优秀;爱打抱不平,看不惯恃强凌弱;重情重义,为朋友可以不惜一切。然而,出于对父亲的怨恨,他拒绝以父亲为模仿对象,以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外表将真实的自我层层包裹,“二十多年了,我一直在演,演混蛋,演不要脸。演得多了,就真成混蛋了。本以为混蛋可以不在乎任何东西,可以随心所欲地活着,可实际上比规矩的人活得更累,而且,疼的是自己,还有那些真正关心你的人”。由于顽劣不堪,哥哥招他进部队当兵,想扶他走上“正路”。哥哥此举是代替父亲对他这个浪子的呼唤。

  初入军营的高等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玩消失、吞猪血装病、故意摔楼梯让胳膊脱臼以引人注意……是个典型的“混不吝”。由于毫无纪律观念,他被“发配”到一个几乎废弃的修理班。在那里,高等遇到了使他人生发生重大转折的人物——林峰。和平年代,这位狼山战役中幸存下来的战斗英雄独自躲在这里为战友,即他的“精神之父”守灵。在一场残酷的战役中,因为无法排掉“雷公雷”,“飞鹰大队”全体战士以血肉之躯滚向战场以便为冲锋赢得时间。林峰是新兵,所以被强留下来,还被冠以“滚雷英雄”的称号,这是部队为了树立榜样编造的一个谎言。因此,他如此评价高等,“和我一样是最孬的兵”。强烈的负罪感和失落感使林峰选择了自我放逐,与他的精神图腾“飞鹰”为伴,他的人生就像他随身佩戴的那块表:“时间永远停在野狼谷,飞鹰消失的那一刻。”两人的个性极其相似,这种相似性不可避免地产生了排异反应。最初,一向桀骜不驯的高等对林峰根本不服,还不断给他起外号,“山大王”“独眼龙”“老东西”。后来,这个沉默寡言、身怀扫雷绝技的独居英雄终于令高等折服,高等决定拜他为师,“我要把我这二十多年扔出去的脸全都争回来”。林峰由此充当了他的“代父”角色。在林峰的帮助下,高等勤学苦练,成为排雷高手,找回了自尊,也得到了父亲的认同:“这臭小子,走得虽然慢点,可总算回到咱们陈家的正路上来了。”

  胡一楠是剧中另一个“寻父”角色。他的父亲令狐耀南是当年“飞鹰”大队的队长,在狼山战役中牺牲。据林峰说,胡一楠的父亲当时被炸得粉身碎骨,一点灰都找不到,唯一留下的是他用过的探雷针。多少年来,狼山因为雷患少有人进。没有骨灰,又不能在牺牲的地方进行祭奠,这是胡一楠作为儿子永远的痛。心里的这个结促使他苦练排雷技术,将狼山的路熟记如流,希望有一天可以走进狼山,追寻父亲的足迹,找到自己的精神归宿。为了拒绝父亲老战友的照顾、顺利进入勘界扫雷队,他改名换姓,目的就是要拆掉“雷公雷”,完成父亲的遗愿。

  测绘大队两名专家在狼山作业时失踪,高等、林峰、胡一楠奉命进山寻人。在这个集结无数先烈英灵的地方,他们将找回失去的“根”。狼山深处,他们遭遇了几个曾经打过交道的手臂上刺有“93D”的神秘人物。在一个布满地雷的山谷,高等、胡一楠与其中一个名叫克拉的进行肉搏,情况危急,高等打算与其同归于尽。这时,已身负重伤的胡一楠用高等还给他的父亲的探雷针杀死了克拉,虽然探雷针就此无法取回,可他却没有丝毫遗憾,“看过了,用过了,就够了”,这表明他的心结已逐渐打开。在两人相互搀扶归队的途中,胡一楠又意外地发现了当年“飞鹰”大队全体将士殉难的地方。他百感交集,撕心裂肺地喊道:“爸爸,我来了,你儿子来看你了!”同随后赶来的林峰一起,隆重地祭奠了当年的“老鹰们”,胡一楠的“生身父亲”、林峰的“精神之父”魂兮归来,战场上英雄们滚雷的场面再度浮现。在共同的根的感召下,父辈的灵魂逐渐融进了他们的血液。

  在全剧高潮部分,高等和林峰同陷雷冢,林峰让高等替他完成未完的使命,自己则选择永远留在野狼谷。对他而言,“这是我的命,二十年前,我就该在这里了”。雷冢坍塌的瞬间,他张开双臂,化作一只真正的飞鹰奔向了自己的战友。离开雷冢的高等走向山巅,发出了“回家”的信号,与乘直升机前来营救的父亲会合,离家多年的儿子终于“认祖归宗”。硝烟殆尽,高等旧地重游,回到与林峰一起生活过的修理班,重拾曾经的点点滴滴,在林峰的墓前郑重地喊了一声“师傅”。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凝聚这营盘之上的是一代又一代军人的铮铮铁骨和缕缕柔情。

  二、界碑:国家之根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具有很强的疆土意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种与国家相关联的“根”意识深植于我们的传统和文化中。“疆域是国家构成的第一要素,没有疆域就不成为国家”[3]。新中国的成立标志着自辛亥革命开始的中华民族国家建构的基本完成,国家疆域“被纳入到主权的框架下进行解释,被视为国家主权管理的地理范围或地理空间”[4]。 而标志这种地理范围的界碑正是意识形态的民族国家的实体象征物。漫长的国境线上耸立着的上万座界碑正是可以唤醒国民的家国意识、积聚整个民族捍卫国家的内在力量。历朝历代,无数中华儿女默默无闻守土保疆,用忠诚和热血筑起一道牢不可破的钢铁长城,被人们誉为“有生命的界碑”。

  《战雷》中,测绘大队的测绘专家周工是从20 年前的战役中走过来的老兵,深知疆域对于国家的重大意义。边界未界定,意味着国家主权的不完整。因为心系国家,多少年来他放弃家庭幸福,不辞辛苦行走在国境线上,一次次进入充满雷患的狼山,目的就是要在此生完成边界的测定。作为测绘大队的老前辈,周工表现出“愚公移山”的精神,他把愿望告知徒弟,希望在自己遭遇不测时,徒弟们可以继续他的脚步前行。此次,当勘界扫雷队进入狼山寻找在此作业失踪的周工及其随行人员时,他的徒弟马力和毛利再三请求同行,希望能够找到师傅,并完成师傅一直以来的心愿。

  丛林深处,经过与“93D”一伙的艰苦博弈,他们将被绑架的周工等人成功救出。考虑到“野狼谷是中国的地界,不能让外人在里面撒野”,林峰派人将中毒的马力及其伤员送回,小分队跟随“93D”进入野狼谷。虽为军人,可身为测绘队员的毛利生性胆小,路上只能靠拉着高等往前走,出尽洋相。然而,在发现界碑的瞬间,他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仿佛看到了久别的亲人。对此,胡一楠十分不解:“至于吗?不就是一块大石头吗?”对于这种不屑,毛利义正辞严地进行了反驳:“…… 这是石头吗?它不是埋死人的,它守的是地,咱边疆的地,咱中国的地。从建国到现在,因为有磁场和雷场,野狼谷在地图上大部分都是盲区,好多年前,我师父带人来到这儿,可只能来到这儿,就把它给钉这了,它就遭罪了,日晒雨淋,地震天灾,可它一步都没动,一步都没退,它就是一个兵,一个孤零零的老兵,没日没夜地,守着前面的野狼谷,守着咱中国的地。”在他的眼中,界碑被赋予了生命的意义,融入了军人的灵魂。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