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上海人在香港


□ 顾文豪

摘 要:

在异乡猛步,他与当时大多数南来客一样有说不出来的郁结,在他那些嘲弄戏谑上海人与香港土著的文字中,我们读到了这种郁结与愤怒,同时也读到了萦绕其间的莫名乡愁和漂泊异乡的不安定感,更读到了上海人眼里的老香港的色彩、气味与声音。

撰编: 顾文豪

在异乡猛步,他与当时大多数南来客一样有说不出来的郁结,在他那些嘲弄戏谑上海人与香港土著的文字中,我们读到了这种郁结与愤怒,同时也读到了萦绕其间的莫名乡愁和漂泊异乡的不安定感,更读到了上海人眼里的老香港的色彩、气味与声音。

张爱玲《重访边城》叙及她1952年从罗湖口岸出境,“五月一个月就有六万人冲出香港边界”。大热天的罗湖桥,铁丝网那边的香港警察是个“瘦长的广东靓仔,戴着新款太阳眼镜……穿的制服是短袖衬衫,百慕达短袴,烫得摺痕毕挺,看上去又凉爽又倔傲,背着手踱来踱去”,而这边的站岗兵士,“一个腮颊圆鼓鼓的北方男孩,穿着稀皱的太大的制服”。大家在灼热的太阳里站了一个钟头之后,那小兵愤怒地咕噜了一句,用下颏略指了指后面一箭之遥的一小块阴凉地,意思让等着过关的人到那边避避日头,可“我们都不朝他看,只稍带微笑,反而更往前挤近铁丝网,仿佛唯恐遗下我们中间的一个”。

“仿佛唯恐遗下我们中间的一个”,是的,或许这是彼时张爱玲的心声吧,不论如何,一定要出去。而对那些已然栖身香港的大陆人,尤其是一干落脚此地的上海人来说,到香港只是为了“避风头”,不久就还要回到那个朝思暮想的上海。

在这群异乡客中,有一位唤作司明者,颇有意思。此公原名冯元祥,又名冯凤三,祖籍宁波慈溪,生于上海,1950年移居香港。出身商贾人家的他,早年亦是诗酒风流之辈,曾终日流连舞场而成为“跳舞学生”,舞而优则作,给叶逸芳主编之《影舞新闻》杂志撰写舞稿、舞文却不取分文。日后全身心投入小报写作,据说其最有名的是为《万象》撰长篇连载《大学皇后》与《镀金小姐》,时用笔名冯蘅,故人赠“放胆文章拼命酒”之美称,而其自誉“曾是上海最多产的文人”。来港后,继续以写作为业,同时在各家报刊撰写专栏,“有一个时期日写长短十八篇”,更以笔名“冯凤三”编写电影剧本,以笔名“司徒明”撰写国语流行曲歌词,其中即有今日听众耳熟能详之“南风吻脸轻轻,飘过来花香浓”的《今宵多珍重》。然则时光匆迫,毕生文字无数的司明,国内文学界几无人知晓,直到香港中文大学卢玮銮教授主编的“旧梦须记系列”收录了《异乡猛步:司明专栏选》,我辈才多少领略卖文酒徒的异乡文事与心事。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