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台湾当局如何面对南海问题


□ 弋胜

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

摘 要:

台湾不是南海问题的"声索国",只能算"声索方",而且是"六国七方"中最尴尬、最纠结、最边缘、最受内外撕扯的一方。正因如此,台湾当局对南海任何一丝风吹浪涌都极为敏感,近期对永署岛取代太平岛成南沙第一大岛"深感不安"即为明证。

  

  台湾不是南海问题的“声索国”,只能算“声索方”,而且是 “六国七方”中最尴尬、最纠结、最边缘、最受内外撕扯的一方。正因如此,台湾当局对南海任何一丝风吹浪涌都极为敏感,近期对永署岛取代太平岛成南沙第一大岛“深感不安”即为明证。

  立场:昨是今非,左支右绌

  10月下旬,台方举办“南疆史料特展”,详述“国民政府”经略南海诸岛的历程,包括立碑、建设、测量、驻守等,以彰显宣示其在南海的主权。与此同时,岛内要求太平岛重新驻军、强化火力的呼声渐起,并将提升太平岛战力与冻结军方预算挂钩。表面上看似南海“维权”之举,然而十分吊诡甚至荒唐的是,其理由不是为了应对一些南海周边国家的挑衅,而是“非常担心”大陆“填海造陆”对太平岛造成“包围”态势。事实上,这是台湾当局对南海问题口头了然、心头茫然的真实写照。其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既缺少纵向的一贯性,又缺少横向的一致性,但却也有着其独特性。

  从纵向看,大体可分为四个阶段。“两蒋”统治时期,接收和驻守太平岛,乐见我收复西沙,维护南海主权的态度鲜明。李登辉主政时期,既重申拥有南海主权,又主张以协商方式共同开发南海资源。陈水扁主政时期,希望以“主权国家”身份参与南海多边对话与合作,对越南、菲律宾等国侵占南海诸岛的行为很少表态反对。马英九上台后,重新强化对南海的主权与共同开发立场,呼吁避免采取任何影响南海地区和平稳定的片面措施。可见,台湾当局始终未放弃南海主权,即使在民进党执政时期也不敢放弃,但受到国际和周边形势变化、两岸关系发展和岛内政治生态变迁等因素影响,越来越趋于功利、被动和模糊。

  从横向看,既有蓝绿不同调的“朝野”对立,又有官民不同频的上下落差,还有言行不同步的自我矛盾。今年下半年以来,台方在太平岛兴建码头和扩建跑道,却对其部署、功能、指向等实质问题闪烁其辞,如“海巡署副署长”郑樟雄表示2015年应可完成太平岛码头工程,又说“尚未确认(台海军是否打算在太平岛长驻舰艇)项目内容”; “海军司令”陈永康表示正在讨论在太平岛上永久驻扎武装船只的可能性,又说“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事情”; “安全局长”李翔宙表示自己赞同增兵太平岛的主张,又说“不以职务身份发言”来自留余地。溯及今年上半年越南干扰西沙“981”及排华暴动问题,台湾也出现了很多匪夷所思的怪象和悖论。民众普遍比较激愤,民进党借机炒作“台湾不等于中国”,马英九当局则显得“色厉内荏”:要求“道歉、赔偿及惩凶”,却没有具体落实办法;谴责排华暴行,却到越南搞“灾难外交”;加强南海监控侦察,却拒绝与大陆合作。再溯及去年台菲“广大兴”事件亦是如此:公开看,是抗议、索赔,私下里却又启动“台菲渔业协定”谈判。究其原因,是过分拘泥于一岛之私、一党之私、一己之私,过多拘束于美国的利益需求和看管压制。岛内学者王志鹏一针见血地指出,谈判背后的关键因素就是美国不希望两岸在南海形成联合之势。

  角色:以我为敌,挟洋自重

  台湾当局评估认为,南海形势严峻的大背景是中美对抗。正因为南海纷争中存在着美国因素,令台方的角色十分尴尬。台、越、菲都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棋子,都是美国“推拖堵”计划的支点,如果对越、菲过于强硬,无疑会得罪美国,而与大陆联手更会得罪美国。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台湾当局确实弄错了,又确实分得很清,这是其历史性错误,却不幸成为其现实的选择。

  在威胁判断上,台湾始终以大陆为主要假想敌。台去年3月发布的第二部“四年期防务总检讨”,首次提出钓鱼岛、南海岛屿争端对台湾安全的挑战,首次将“区域稳定”作为“防务政策”的重大目标,但坚称大陆仍是“最大威胁”。同年8月发布的新版“防务白皮书”强调台湾安全发展有大陆军事威胁与周边岛屿主权争端两种“外患”,而大陆军事威胁是台面临的“首要挑战”。既然把大陆视为“最大威胁”、 “首要挑战”,台湾当局在军事安全上的系列作为必然依此规划和执行。具体到南海问题,只要触及可能与大陆合作的关联点甚至想象空间,它就会尽量少作为甚至不作为;即便“有所作为”,原因只会是被动受到美方压力或主动迎合美方需求。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