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叶圣陶魂归故里一波三折


□ 胡绳玉

江苏省苏州市政协

摘 要:

著名的江南水乡名镇甪直,是叶圣陶的"第二个故乡",他的纪念馆和陵墓,是每一个到甪直的人都忘不了瞻仰和参拜的地方,说起它的建造,有一段不寻常的曲折故事。1917年叶圣陶二十三岁来甪直"吴县第五高等小学校"(简称"五高")任教。在这里,他和同是教员的夫人胡墨林共同度过了一段被他称之为"颇有甜津津的味道"的难忘岁月。

  

  著名的江南水乡名镇用直,是叶圣陶的“第二个故乡”,他的纪念馆和陵墓,是每一个到角直的人都忘不了瞻仰和参拜的地方,说起它的建造,有—段不寻常的曲折故事。

  1917年叶圣陶二十三岁来角直“吴县第五高等小学校”(简称“五高”)任教。在这里,他和同是教员的夫人胡墨林共同度过了一段被他称之为“颇有甜津津的味道”的难忘岁月。这所“五高”历经战乱,年久失修,到上世纪80年代,已成残破不堪的“危房”,原苏州市吴县县委宣传部部长詹一先,时在县政协和统战部工作,发现这里尚存女子楼、四面厅、鸳鸯厅三间房舍框架可以利用,而且“五高”原址与全国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闻名遐迩的保圣寺仅一墙之隔,北边有空地可以扩展,遂建议在此基础上修建“叶圣陶纪念馆”,以适应改革开放后方兴未艾的文化建设和旅游事业发展的需要。经县委、县政府同意,从1986年春天起,纪念馆开始筹建,“危房”内原有单位搬迁,规划施工,一切有条不紊进行。

  不料,纪念馆尚未落成,1988年2月16日叶圣陶在北京逝世,噩耗传来,大家悲痛万分。事后月余,叶圣陶长子叶至善从北京专程到吴县找到詹一先,告诉詹,父亲弥留之际,“口中断断续续念叨着:银杏树、斗鸭池、清风亭、保圣寺、生生农场……说明他内心非常留恋甪直……我和弟弟(至诚)、妹妹(至美)商量过,让他老人家长眠在甪直的土地上,这样亦可了却老人家对甪直的情思”。最后要求詹帮他“随便在附近乡村找一小块地就行了……”詹一先听后,非常感动,想到叶圣陶与角直的情缘,1977年5月叶圣陶重返角直时的热闹温馨场景,决心促成其事,当即征求县领导的批准。但当时还没有用“公款”为“私人”造陵墓的先例,这个叶老陵墓的“规格”吃不准,怎么办?县里请示市里、市里请示省里,都得不到明确答复,最后詹一先等去北京向全国政协请示,政协答复“既不能太寒酸,又不能过于奢华,大家都能看得过去”。秉承这个旨意,回来后,经过大家研究,就选纪念馆旁一株高高的银杏树下作为墓址,从来没有搞过建筑设计的詹一先自己动手依地形设计陵墓图样,经审定批准后,立即进行施工。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