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尤泓斐:从《白毛女》到《茶花女》


□ 紫茵

摘 要:

歌剧《白毛女》,中国新歌剧的开山之作·歌剧《茶花女》,外国歌剧的经典之作。两部中外歌剧皆为我现场听得最多的剧目。既然是经典,早已没有了悬念,散失了新鲜感,再要去听,动力无非来源于:一、换了新的主演;二、换了新的版本。新的主演和新的版本,总会让原本耳熟能详的经典变得令人耳目一新。

  

  文字_紫茵

  歌剧《白毛女》,中国新歌剧的开山之作;歌剧《茶花女》,外国歌剧的经典之作。两部中外歌剧皆为我现场听得最多的剧目。既然是经典,早已没有了悬念,散失了新鲜感,再要去听,动力无非来源于:一、换了新的主演;二、换了新的版本。新的主演和新的版本,总会让原本耳熟能详的经典变得令人耳目一新。

  众所周知,我国最早引进演出《茶花女》的是中央歌剧院,他们也素以演出西方经典而闻名遐迩。不过,这个固化的概念,从2009年开始转变。那一年,为庆祝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中央歌剧院大张旗鼓地在人民大会堂演出歌剧《白毛女》。

  中央歌剧院怎么跟中国歌剧舞剧院抢戏演?否,很长一段时间内,因为郭兰英的关系,我们想当然地认为《白毛女》是中国歌剧舞剧院的“镇院之宝”。而事实上,中央歌剧院前身为延安时期的中央管弦乐团和鲁艺文工团,《白毛女》本应属于中央歌剧院的院藏剧目。

  终究还是《茶花女》要比《白毛女》上演频率更高。最近十余年,中央歌剧院女高音歌唱家幺红和阮余群轮番登台领衔主演的薇奥莱塔,我听过不下七八场。北京舞台有那么多新戏,《茶花女》于我便渐行渐远。然而,2015年5月16日,薇奥莱塔的一张新面孔、一位新主演又把我引进了剧场。

  尤泓斐,实在也不能称其为“新”。她1996年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考入中央歌剧院也近二十年了。她前前后后大约出演过近二十部中外歌剧女主角,怎能说她“新”?在中央歌剧院这个优秀女高音扎堆的地方,尤泓斐又的确是个非常独特的存在。虽未像国内某些女高音那般大红大紫、光彩炫目,但因其拥有得天独厚、宽厚高亢而不失甜美的嗓音,又兼备歌剧表演的深厚功底,她最近十余年成长成熟的速度相当惊人。

  第一次现场听尤泓斐唱歌剧,是2003年10月的北京国际音乐节,她在国内首演郭文景歌剧《夜宴》饰女一号。她是作曲家心目中认定的歌姬红珠,早在2001年该剧巴黎首演时便已挂了头牌主演。2003年该剧国内首演,北京歌剧爱好者第一次见识这位“韩熙载身边的女人”,无不欣喜而惊艳。美艳歌姬唱得好、演得好,关键还那么漂亮!形象好、感觉好,超棒!郭文景从不掩饰内心的得意和满意,曾公开声言、赞不绝口:“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尤泓斐是超级女高音。”

  在歌剧表演艺术生涯初始的阶段,《夜宴》无疑是“超级女高音”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标志着她在歌剧舞台上走向成熟的应有位置。从《夜宴》到《杜十娘》,再到《原野》《悲怆的黎明》,一路听到《再别康桥》,在这些中国原创歌剧的角色世界里,尤泓斐的独特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杜十娘、花金子、林徽因……这些角色都是形象丰满、个性鲜明的女性,尤泓斐的演绎独具一格、自成一派,既有纵横开阖的气势,又有丝丝入扣的细节。在戏剧性强烈的高音区,她的动听嗓音尤为突出,通透明亮、轻盈灵活且富于穿透力与爆发力,演绎高难度作品格外从容自如。

  相比国内大多数美声女高音歌唱家,尤泓斐嗓音的可变性、可塑性更胜一筹。她勇于将声乐界很多人浅尝辄止的“跨界”概念,演化为一步一个脚印且具有丰富内涵的艺术实践。2004年10月,中法文化年在紫禁城盛大开幕,尤泓斐与法国电子音乐之父米歇尔·雅尔合作演出。她是这次庆典上唯一一位中国歌唱家,全球电视现场直播,世界各国数亿观众同时聆听到她的动人歌喉。2006年“让我靠近你——尤泓斐独唱音乐会”、2008年“蓝调晚妆——尤泓斐音乐聚会”,已成就其个人专属品牌。在北京奥运之年,《让我靠近你》个人演唱专辑荣获第六届中国金唱片奖美声组最佳女演员奖。

  2009年11月18日、19日两晚,大约有超过万名各界观众走进人民大会堂,为中国第一部“新歌剧”鼓掌喝彩。“北风(那个)吹,雪花儿(那个)飘……”尤泓斐清甜甘美的歌声,果然和郭兰英、朱逢博、韩延文等“喜儿”声音造型大相径庭。她演唱的喜儿,线条显“宽”幅,喉头呈“竖”状。“打过了三更夜更深,喜儿我越想越想伤心……”,喜儿在黄府煎熬的几个唱段,尤泓斐发挥优势特长,放得开、拉得起、收得拢,稳定性与控制力兼备,弱声尤其感人;“受罪的日子咬牙过,压折的树枝石头底下活……”凄楚怅然,催人泪下;“想要逼死我,瞎了你眼窝……我要报仇,我要活——”,激情迸射,感人至深。深山中的独白,古庙中的对答,怒见仇家,相遇亲人,这些戏她演得很有章法,有层次感、分寸感,突显功力,张弛有度。通过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人民大会堂版《白毛女》演出,美声女高音歌唱家尤泓斐又堂堂正正地被称为“第四代喜儿”。

  在以演出西方经典歌剧为主的中央歌剧院,尤泓斐从未领衔唱过西方歌剧,这件事似乎有些令人难以置信。实际上,早在1997年尤泓斐就唱过薇奥莱塔,《茶花女》是她考入中央歌剧院的第一部大戏。因特邀的意大利导演对她十分欣赏,她即顺理成章地在北京音乐厅担纲音乐会版《茶花女》的薇奥莱塔。尤泓斐曾多次称,她这辈子最想演的一部戏就是《茶花女》,最想塑造的一个角色就是薇奥莱塔。音乐会版只是梦的开始,她,一定要在歌剧舞台上让小仲马笔下的这个人物真正从头“活”一回。

  自2010年开始,尤泓斐连续六年应邀担任北京大学百年讲堂年度“艺术之旅”个人艺术家。她曾不负众望,闪亮登场,重头戏“一赶三”,同晚一个人“变脸”领衔普契尼《波西米亚人》《托斯卡》《蝴蝶夫人》三个女一号:温情的咪咪、激情的托斯卡、痴情的巧巧桑,三个不同性格、风格,不同遭遇、命运的悲剧人物,她演得十分过瘾。接着,她更是以两场《茶花女》作为“压轴”和“大轴”,将其舞台魅力与亲和力尽情发挥,还经心设计互动环节,邀请现场观众自愿上台参与演出,他们变成薇奥莱塔沙龙的尊贵宾客,共同举杯齐声欢歌。2012年“哈尔滨之夏”尤泓斐独唱音乐会以“从白毛女到茶花女”冠名,征服众多冰城爱乐者。

  这篇文章的标题“从《白毛女》到《茶花女》”既是从尤泓斐独唱音乐会化来的标题,更是我听了她2015年5月16日在清华大学新清华学堂饰演薇奥莱塔后,感动、感慨,有感而发。原来,从1997年的音乐会版之后,尤泓斐演唱的薇奥莱塔都是她“自作主张”与“个人行为”。谁能想象、谁会相信,这是尤泓斐在其供职的中央歌剧院,正式登台主演全本歌剧《茶花女》的第一次、第一场?!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