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论中国抗战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贡献


□ 荣开明

湖北省社会科学院

摘 要: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第一次取得民族解放战争的完全胜利,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大转折点,也是世界历史朝着自由、民主、平等、公正、和平方向发展的伟大转折点。长期以来,有些西方学者受西方中心论等方面的局限,忽视、轻视中国抗战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贡献。我们理应以历史事实为依据,以唯物史观作指导,予以科学回答。

  荣开明

  摘要: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第一次取得民族解放战争的完全胜利,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大转折点,也是世界历史朝着自由、民主、平等、公正、和平方向发展的伟大转折点。长期以来,有些西方学者受西方中心论等方面的局限,忽视、轻视中国抗战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贡献。我们理应以历史事实为依据,以唯物史观作指导,予以科学回答。

  关键词:中国抗战;西方中心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贡献

  中图分类号:K264/265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854X(2015)10-0079-08

  一、问题的提出

  今年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中国抗日战争胜利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第一次取得民族解放战争的完全胜利,是中华民族由衰败走向复兴的重大转折点。同时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也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是世界历史朝着自由、民主、平等、公正、和平方向前进的伟大转折点。第二次世界大战席卷了80多个国家和地区,卷入了五分之四的世界人口,战火烧遍亚洲、欧洲、非洲和大洋洲20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吞噬了1.9亿人的生命,造成难以计算的物质和精神财富的巨大损失。这是一场正义与邪恶、光明与黑暗、自由与专制的人类命运大决战。毛泽东早就指出:“中国的抗战不但为了自救,且在全世界反法西国阵线中尽了它的伟大责任。”① “伟大的中国抗战,不但是中国的事,东方的事,也是世界的事。”“我们的敌人是世界性的敌人,中国的抗战是世界性的抗战。”②

  可是,长期以来,一些西方历史学家,抱着西方中心论的传统观念不放,写作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时,往往片面强调欧洲战场,强调美国、英国、苏联等国反法西斯斗争,轻视和忽视亚洲战场,特别是中国人民长期坚持的反法西斯斗争。只写苏德战场的惨烈,诺曼底登陆的激烈,太平洋战争的忠烈。片面强调美国两颗原子弹爆炸和苏联红军进攻远东对日本军国主义投降所起的决定性作用。不谈或少谈中国抗战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地位、作用及其重大贡献。据统计,“现在国际上关于二战史的著作有3万多种,提到中国的抗日战争在二战中作用的著作不多”,“即使提到,也是一笔带过”③。有些严肃的二战史著作甚至说:中国军队“几乎没有参加过什么战斗”,即使“中国停止战斗,战争进程也不会发生改变。”④ 对于这些无视客观历史事实而造成的偏见、误解和差错,我们理应以事实为依据,以唯物史观作指导,给以恰如其分的科学回答。

  令人高兴的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我们通过纪念抗日战争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周年等活动,对上述问题作了长期热烈的争辩和研讨,发表了一系列论文、论集和专著,出版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史》(军事科学院主编的三卷本,军事科学出版社1995年版)、《中华民族抗日战争史(1931—1945)》(王秀鑫、郭德宏主编,中共党史出版社1995年版)、《抗日战争与中国的国际地位》(王真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二次世界大战史纲》(胡德坤、罗表刚主编,武汉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中国抗日战争史简明读本》(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要成果,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等著作。近些年来西方学者的看法也随着形势的变化发生了明显的转变。例如,2013年,牛津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拉纳·米特教授推出的新作:《中日战争(1937—1945):为生存而战》(2014年中译本书名改为《中国,被遗忘的盟友:西方人眼中的抗日战争全史》),开篇即写道:“几十年来,我们关于那场全球性战争的理解一直未能对中国的角色给出恰如其分的说法。即使在中国被考虑在内的时候,它也只是一个次要角色,一个在一场美国、苏联和英国扮演主角的大戏中跑龙套的小演员。”这一偏见由来已久,根深蒂固,从二战时中国和西方盟友的关系上来看就已初现端倪。“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人和西方人是从完全不同的角度来看待中国所扮演的角色的。对于西方盟国来说中国是恳求者,是一个被打垮了的国家,等待着美国和英国把它从日本人手中拯救出来。但在蒋介石和很多中国人眼中,中国是第一个奋起反抗,也是最坚决地反抗轴心国侵略的国家。”如果中国在1938年屈服,那么此后的几十年里,亚太格局可能完全不同。中国在二战中的角色不仅对中国而言至关重要,对世界同样有重要意义。英国历史学家、伦教大学客座教授安东元·比弗表示:“长期以来,西方对于二战的理解一直有局限性”,“西方历史学家往往忽视中国抗日战争及其在整个二战中的地位。”“尽管当时的中国在战争初期缺乏工业和军事实力,但却能够动员起来将战争拖入持久战,并最终阻止日本获得决定性胜利。”“我们(西方人)对于二战的这个战场了解甚少,为了更好地理解当今中国,我们应该更好地了解(抗日战争)。”有的西方学者认为,中国战场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有机组成部分。但是,在过去,西方学者主要以自身的视角观察中国的抗日战争,形成了一种以西方或美国为中心的分析范式和学术观点。这种观点更多聚焦于当时的中国国民政府在军事、外交上的无能以及政治上的腐败,而忽视了中国人民的浴血奋战对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的巨大牺牲和重大贡献。美国康奈尔大学历史学家马克·赛尔登、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教授爱德华·弗里德曼、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历史教授戴安娜·拉里等还认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不仅使中国挣脱了大部分束缚在自己身上的枷锁,废除了列强强迫中国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而且为国家的独立、民族的解放奠定了基础。⑤ 这都说明只有正本清源才能正确认识和把握中国抗战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地位、作用及其贡献。

  其实谁都知道,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与世界各国各地区的反法西斯战争是一个整体和部分、全局和局部的关系,是紧密相联而不可分的。苏联、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朝鲜、越南、加拿大、印度、新西兰、波兰、丹麦等国对中国抗战的援助和支持,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和重要条件,是中国人民必须而且应该永远铭记的。同样,中国抗战用自身的牺牲和忍受,死死拖住日军,消耗其人力、军力和物力,使其抽不出军力来扩大对其他国家和地区侵略,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和重要条件,是世界人民必须而且应该永远铭记的。

  二、彪炳史册的贡献

  中国抗战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有无重大贡献的最好回答是二战中反法西斯战争的实践过程及其最终结局。只要拿20世纪上半期中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的结局作个简要对比,就可以看的十分清楚。

  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局是,中国当时的北洋军阀政府虽以战胜国的身份出席巴黎和会,却无法顺理成章地从战败的德国手中收回山东主权,因而引发了伟大的“五四运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局却迥然不同。中国不仅以主权国家的身份,收复了被日本霸占的全部大陆国土和台湾、澎湖列岛,还在战争进行期间废除了与列强签订不平等条约而留下的特权和利益,开始成为世界大国参与国际活动。造成这种结局的差异当然有多方面的历史原因,但其中起着决定性作用的正是中国抗战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种贡献正如习近平在纪念全民族抗战爆发77周年仪式上的讲话中所指出的:“伟大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开辟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为挽救民族危亡、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为争取世界和平的伟大事业,作出了彪炳史册的贡献。”⑥ 这种“彪炳史册的贡献”,可以从各种不同角度去概括,从现有认识和资料看,最为主要的是如下七点。

  第一,中国抗战揭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成为世界东方开战时间最早、持续时间最长、抗击和消灭日军最多、付出代价最大的反法西斯战争的主战场,对彻底战胜日本法西斯、打破其称霸世界的狂妄计划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五千多年文明史的伟大民族,一直处于人类文明发展进步的前列。但进入近代以后,由于世界列强的入侵和封建统治的腐败,逐渐变成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日本军国主义的野蛮入侵,更使中国濒临亡国灭种的境地。日本军国主义通过发动甲午战争并吞中国台湾和澎湖列岛,又通过八国联军侵华战争和日俄战争夺取了在中国东北南部和京津一带等地区驻军的侵略权益,为扩大侵华战争构筑了前沿阵地。早在1927年,日本首相田中义一就在其《对华政策纲要》中说,“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把征服中国作为征服世界的阶梯。日、德、意法西斯发动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是通过发动一系列局部战争逐步演变而成的。1931年日本军国主义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占领中国东北全境,打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欧美列强确立的凡尔赛—华盛顿体系,在世界东方形成了第一个战争策源地。由此而展开的中国抗日战争揭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九一八”事变后中国爱国军民以血肉之驱,写下了“一二八”淞沪抗战、长城抗战、察哈尔抗战和绥远抗战等光辉史实。过去我们常说“八年抗战”,其实那只是讲的“七七”事变后的全面抗战。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加上“九一八”事变后的六年局部抗战,两者相加是十四年。1945年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中就说过:“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在曲折的道路上发展起来的。这个战争,还是在1931年就开始了。”⑦ 二战后苏联检察官克伦斯基在远东军事法庭指出:“如果我们可以指出一定的日期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这段血腥时期的开端的话,1931年9月18日恐怕是最有根据的。”⑧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七七”事变,开始全面侵华战争。妄图采用速战速决战略,通过一场有限的战争迫使国民政府投降,占领和控制整个中国,进而称霸世界。但这一图谋迅速被中国共产党和全国各族人民揭穿。毛泽东为此写作了《论特久战》、《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等著作,明确指出:“抗日战争为什么是持久战?最后胜利为什么是中国的呢?”全部问题的根据就在于:“中日战争不是任何别的战争,乃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和帝国主义的日本之间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进行的一个决死的战争。”⑨ 在这场战争中,中日双方存在着互相矛盾的四个基本特点:敌强我弱,敌退步我进步,敌小我大,敌失道寡助我得道多助。正因为日本是一个帝国主义强国,具有很强大的战争力量,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弱国,就决定了日本的进攻能在中国横行一时,而中国不能速胜,中国的抗战不可避免地要走一段艰难的路程。但是,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是非正义的、退步的,它所进行的疯狂的战争冒险,只会加剧其本身的内部矛盾,使它走向灭亡。而且日本是小国,它的人力、物力不足以支持长期战争。日本虽然得到国际法西斯国家的支持,但由于它推行侵略扩张政策,威胁和损害着其他国家的利益,这就必然会使它受到国际反对力量的遏制。日本的这些短处是日本自己无法克服的。而中国则相反,正处于向前进步的历史时期。中国进行的是进步的正义的战争,能够利用中国地大、人多的有利条件来支持长期的战争,并将得到国际上的广大援助。故而,持久的抗日战争必将经过战略防御、战略相持和战略进攻三个阶段而最终夺取胜利。“亡国论”是错误的,“速胜论”也是错误的。毛泽东强调:“兵民是胜利之本”。“战争的伟大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日本敢于欺负我们,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无组织状态。克服了这一缺点,就把日本侵略者置于我们数万万站起来了的人民之前,使它像一匹野牛冲入火阵,我们一声唤也要把它吓一大跳,这匹野牛就非烧死不可。”⑩ “只要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造成了弥补武器等等缺陷的补救条件,造成了克服一切战争困难的前提。”?輥?輯?訛 正是毛泽东的这些战略思想、科学预见和中国共产党倡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使得国共两党实现了第二次合作,开始了团结全国人民全面抗战,开辟了世界上第一个大规模的东方反法西斯战场,把世界人民的反法西斯斗争推向了一个新的阶段。在中国全境迅速地形成了两个抗日战场,两种作战方式,即国民党政府指挥的正面战场、正规作战和中国共产党开辟的敌后战场、游击作战。国民党军队在共产党和爱国民众的支援下,在正面战场组织了忻口、徐州、武汉、台儿庄、长沙、衡阳会战以及缅北、滇西大反攻。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战日游击队等抗战武装,挺进抗日前线,大胆深入敌后,开辟敌后战场,开展游击战争,以伏击战、地道战、破袭战、地雷战、麻雀战、水上游击战、铁道游击战等战法打击敌人。使中国抗战形成了敌后和正面两个战场相互配合、夹击敌人的战略态势,将日军及其伪军陷入中国广大军民的层层包围之中,受到持久沉重的打击。1938年武汉沦陷标志着中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1944年缅北、滇西反攻标志着中日战争进入战略反攻阶段。直至1945年9月3日日本战败投降,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结束。

  必须看到,当时中国与日本在经济实力、军事力量等方面有着较大的差距。中国在很多情况下几乎是以血肉之驱奋勇抵抗,以奋不顾身的精神弥补装备上的劣势,缓解战场上的危机。因而在残酷的战争中,中国军队在一场战斗中整连整团甚至整师打光的情况并不罕见。可就是这种不怕牺牲,顽强战斗的壮举,书写了可歌可泣的史册,最终决定了日军灭亡的命运。据统计,1938年10月,日本陆军总兵力为34个师团,其中朝鲜1个、中国32个,日本本土仅1个,也就是说,日本陆军总兵力的94%投入了中国战场。太平洋战争爆发时,日本陆军总兵力为51个师团,其中日本本土4个、朝鲜2个、中国35个、东南亚10个,也就是说,日本陆军近70%的兵力在中国战场作战。1943年初,日本陆军在中国战场为66万人,太平洋战场为48万人,陆军主要兵力仍在中国作战。战争结束时,日本在太平洋战场的陆军总兵力为83万余人,在中国战场的陆军总兵力近105万人(不含中国军队在缅甸抗击的日军),中国战场的日军仍多于太平洋战场。足见,从“七七”事变到二战结束,中国战场始终抗击着日本陆军的主力和部分海空军力量,是名副其实的世界反法西斯大国。1942年1月1日,26个反法西斯国家在华盛顿签署《联合国家宣言》,中国进入了与美英苏共同领衔签字的四大国之列,其他国家则按英文字母顺序签字。这标志着中国在那时就是公认的世界反法西斯四大国之一。1945年1月,美国总统罗斯福在致国会的咨文中指出:“我们也忘不了中国人民在七年多的长时间里怎样顶住了日本人的野蛮进攻和在亚洲大陆广大地区牵制住大量的敌军。”

  中国抗日战争不仅始终是世界东方抗击日本法西斯侵略的主要战场,而且开战时间最早,持续时间最长,打击和消灭日军最多,付出代价最大,结束战事最晚。局部抗战坚持了6年,全面抗战坚持了8年,总共达14年。而其他反法西斯同盟国卷入战争的年限最长的英国不到6年,苏联只4年2个月,美国只3年9个月。在长期抗战中,中国军民共毙伤俘日军155万余人,自身伤亡3500多万人,按1937年比价计算,直接经济损失1000多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5000多亿美元。历史事实充分表明,中国人民的持续抗战是彻底战胜日本法西斯的决定性因素和主力军,也是打破日本野心勃勃地称霸世界狂妄计划的决定性因素和主力军。

  第二,中国抗战迫使日本放弃“北进”苏联的图谋,为苏联避免两线夹击创造了条件。

  “北进”侵苏,是日本军国主义长期奉行的“大陆政策”,也是它妄图称霸亚洲、称霸世界的目标之一。1931年,日本陆军侵略中国东北,不仅是为了占领中国,也包含着对苏联以及对美国和英国发动大战的危险性。1932年,日本内阁发布《处理满蒙问题方针纲要》“将满蒙地区作为帝国对俄对华的第一线。”“九一八”事变后,日本陆军差不多每年都制定进攻苏联的作战计划。德国法西斯也一直怀有消灭苏联的野心。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一书中声称:“要获得‘生存空间’,只有在主要是牺牲俄国的情况下才有可能。”是什么使得德日两面夹击苏联的危险最终未能变成现实呢?除苏联加强了东线的防务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国抗日力量沉重地打击了日军,紧紧拖住了日军,使得它根本无力实现“北进”的多次图谋。

  1934年3月,日本天皇批准参谋本部对苏作战计划,企图在1937年6月9日对苏发动战争。但当时担任关东军参谋长的东条英机认为:“如果准备对苏作战的观点来观察目前中国的情势——就应当先给予南京政权以一击而去除我方背后威胁”。也就是说中国抗战所构成的“背后威胁”迫使日本放弃这次“北进”计划。

  1938年和1939年,日本曾两次发动对苏试探性武装进攻:张鼓峰战役和诺门坎武装冲突。同样是由于日本关东军受东北抗日武装的牵制,而使其一触即溃,被迫停战,并与苏订立了日苏中立条约。时任日本关东军副总参谋长的石原莞尔说出了事情的缘由:“此次张鼓峰事件,苏联所持以威胁日本者,则以日本对华用兵故;日本忍辱屈服于苏联者,亦以日本对华用兵故。”

  1941年12月,苏德战争爆发,德国急盼日本东线进攻苏联。同样是因为中国抗战的牵制致使日本无力“北进”。日本参谋总长杉元对此说的十分清楚:“日本现在中国使用兵力很大,北进对苏开战实际办不到”,“帝国政府将继续努力解决中国事变——暂不介入苏德战争。”

  正是由于中国抗战迫使日本多次放弃“北进”的图谋,使得苏联在对德作战中能将大批远东红军调往苏德战场。据统计,“1941年夏秋间,苏联从远东军中调往西线的兵力共有15个步兵师,3个骑兵师,1700辆坦克,1500架飞机,约占远东军兵力的一半。1942年5月,德军进攻加剧,苏军仅从远东方面军就抽调了8个步兵师支援西方战线”。1940年秋,崔可夫将军来华时斯大林对他说:“您的任务,我们驻华全体人员的任务就是要紧紧地束缚住日本侵略者的手脚。只有日本侵略者的手脚被捆住了,在德国侵略者一旦进攻我国的时候,我们才能避免两线作战”。崔可夫说,在苏联最艰苦的战争年代里,日本没有进攻苏联,却把中国淹没在血泊中。中国抗战有力地牵制和解除了苏联来自日本法西斯从东方进攻的危险,以便全力抵抗和反击来自西方德国法西斯的进攻,这对苏联取得卫国战争的胜利,是一特殊的贡献。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