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媒体因惯性思维出现的集体偏差


□ 陈信凌[1,2]

南昌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南昌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传媒与社会研究所

摘 要:

在一个普泛性的语境中,大众媒体文本模式化的程度是极高的。在这里,模式是一种常规性的存在,媒介文本的生产与制作,似乎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向模本无限趋近的过程。在这些模式中,以报刊新闻作品的格式最为典型,其中倒金字塔式、新华体、华尔街日报体等都是初学者绕不开的。很显然,这里说的格式化只限于形式。或者更准确地说,我们在理论上认可的格式化仅限于媒介文本的结构与框架。

  

  在一个普泛性的语境中,大众媒体文本模式化的程度是极高的。在这里,模式是一种常规性的存在,媒介文本的生产与制作,似乎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向模本无限趋近的过程。在这些模式中,以报刊新闻作品的格式最为典型,其中倒金字塔式、新华体、华尔街日报体等都是初学者绕不开的。很显然,这里说的格式化只限于形式。或者更准确地说,我们在理论上认可的格式化仅限于媒介文本的结构与框架。本文要讨论的是媒介内容上的格式化,指的是媒介文本在内涵上存在着亦步亦趋、陈陈相因现象。其特点是,不细察深究话语的时空情境,一味沿袭固有的成见与惯例,没有理性省思,受惯性的驱动。很显然,这是新闻传播中存在着的一种偏失;问题更在于,对此我们长时间以来行之而不著、习矣而不察。

  传播取向的偏差

  传播取向的偏差是指作品整体命意与倾向的失误,这里结合媒体的春运报道加以阐释。春运是深度楔入当今社会的周期性事件,一年一度,周而复始。该事件的主要特点是介入人群庞大,波及层面广泛,极具震撼力和弥漫性。从理论上说,媒体对此不容回避。实际上,国内的多数媒体不仅严阵以待,而且不厌其烦,持续多年进行了集体性的深度介入。从历年已经展示出的传播实例看,这种不约而同的集体性传播实践,隐含着一些基本立场与观念。其中的核心部分有:春节是中华民族盛大的节日,家人团圆是这个节日的基本特征。国人在团圆的名义下,不顾千山万水、历经千难万险的举动,非但无可非议,更是值得热情鼓励与赞赏的。这样的立场与观念支撑起了关于春运的最初的传播格局与框架,后来关于春运的报道,在惯性驱动下不假思索地沿袭了这种传播范型。

  春运传播范型的具体情状,可以结合2013年媒体的一些春运报道具体讨论。央视一向对春运颇多着意,由于平台的强势与技巧的精妙,其传播影响力是罕有匹敌的。就2013年而言,它在春节团圆命意的传达上是多侧面展开的,这里只以“春节回家”系列公益广告为例。很显然,这组公益广告是央视苦心孤诣、倾力打造的精品。其中的《爸爸的谎言》自2013年1月19日起,在央视多个频道播出。其内容大略是年老体弱的父亲与远方的女儿通电话,告知自己吃得饱睡得香,一点也不闷,还刻意隐瞒妻子患病住院的实情,要女儿不要担心家里。最后的旁白是“老爸的谎言,你听得出来吗?”此话问得许多网友“泪奔心酸”。《迟来的新衣》讲述广东农民工组成的摩托车回乡大军,在寒冷冬季,千里颠簸,很多人要骑上几天,有时手脚被冻僵,腰被颠得麻木,但这些都挡不住中国人回家过年的脚步。特别需要补充的是,这则短片在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中穿插播出,媒体的良苦用心与作品的穿透力都不难想见。

  《南方周末》一向开阔的视野注定了它对春运决不会漠然噤口。该报2013年2月8日做了一个名为《在路上:向家的方向出发》的专题,以图片配文字的形式,展现客居他乡的人们回归家园的种种情状。在该专题的起首,安排了一段文字,内容是:“2013年的新春脚步临近,无论我们身在何处,此刻都归心似箭。因为我们知道,纵有100种理由让我们离家,但只要有一种理由的呼唤,便能让我们回家。在这冬春交会、辞旧迎新的时刻,让全国亿万人千里奔波不辞劳苦奔赴的这个节日,不叫春节,而叫回家……回家,我要回家,哪怕千山万水,哪怕风雪交加。朝着家的方向,我们出发!”它直接以回家替换春节,将春节必须回家的情致渲染到极致。当然,参与春节回家气氛渲染的媒体不计其数。它们所做报道题目五花八门,其中有:“有爱才有家,回家过大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回家过年尽孝心”等等,不一而足。可以说,略有不同的只是文字,意旨则别无二致。

  春节团圆是媒体春运报道中以体现人间温情为特点的主流话题,除此之外,还会报道与温情无关的支脉余绪。比如:车站里的人群拥挤不堪,有些人彻夜守候还买不到一张车票,车票黄牛党屡禁不止,春运难一时间成为全社会的共同焦虑。于是,相关方面便会在媒体上许愿:随着国家经济的急速发展,铁路建设会不断上台阶,一票难求问题便能逐步缓解。这样的戏码年复一年地出现,对春运难问题的关注一直不见松懈。不难推断,春运报道的主流与支流是密切相关的。也就是说,春运难就是因为回家的人太多。不少人确有春节前回家的欲念,而媒体的介入使回归酿成了一个媒体事件。媒体凭借其特有的感召力与影响力,集体营造了一种舆论情境,唤醒与加固了人们春节回家的欲念,而且让一些原本没有这种意愿的人感到被孤立、被冷遇,然后在舆论的潮流裹挟下选择从众与趋同。

  面对如此汹涌的春运人潮,交通部门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轻松完成运送任务的。即使有一天国家有财力建设足够的铁路、开通足够的航线,这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根本无法承受非春运时间大量铁路、航线闲置的成本。春运是一个众人瞩目的难题,可是媒体集体的介入,不仅没有使问题缓解,还增强了问题爆发的频率和强度。春节团聚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但是基于行路难的问题始终难以根除的现实,我们就不能让春运报道任由惯性驱动,而应该改弦更张,反其道而行之。具体说,就是要传播一种新鲜而现实的春节理念,比如:就地过年,分批回家;在整个正月里的任何一天团圆,都是过年;让关爱与孝心分摊到全年的每一天,不必拘泥于某个特殊的日子。

  新闻选择的偏差

  新闻选择是指对社会上每天发生的事件进行爬梳、甄别,挑选出值得在新闻媒体中传播的事实的过程。选择的标准就是新闻价值,新闻选择的目的就是要选择出具有新闻价值的事实。当然,即使是使用同一新闻价值标尺,不同的人对同一事实新闻价值大小的判断也会不尽相同。不过,下面讨论的问题没有这么复杂,要说的是一些新闻作品在新闻选择上存在的误区,不是指它们在新闻价值的“量”(新闻价值的大小)的衡度上有差池,而是指其在“质”(是否具有新闻品质)的判断上存有不当。具体而言,就是有一些事件或者事实在过去的环境和观念中,一直被视为具有传播价值;由于时移世易,现在它们已经不能作为新闻事件展开报道了,但是一些媒体在惯性的驱动下照报不误,结果带来程度不同的负面影响。

  过去常见一些关于领导干部体育比赛的新闻,现在其流风余韵犹在。《湘鄂领导干部桥牌赛收牌》是一个典型的案例。报道的是湖南、湖北两省每年举办一届厅级干部桥牌赛,轮流做东道主,2013年主场在武汉。该赛事“旨在增进两省领导干部桥牌活动交流,促进两省桥牌运动的全面发展”。②《省领导干部网球赛收拍》报道的是山西省领导干部网球团体联谊赛。该文通过赛事组织者之口强调:一些领导干部“积极带头打网球,以实际行动推动全民健身,在他们的引领下,必将有更多人拿起球拍,爱上网球”。③当然,类似的赛事在其他省市也不乏其例,这类赛事的功能并不一定能像文中所提及的,可以带动相关体育项目的发展。很可能正好相反,带来的是负面效应。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