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艺术 > 《歌剧》 > 2015年第04期

民族乐派歌剧之旅——斯美塔那《被出卖的新嫁娘》


□ 欧南

摘 要:

<正>【歌剧内容】青年农民耶尼克和玛申卡相爱。而地主米哈想为自己的傻瓜儿子瓦谢克娶媳妇,媒人凯塞尔为讨好米哈,竭力劝说玛申卡嫁给米哈的傻瓜儿子瓦谢克,遭到玛申卡的断然拒绝。凯塞尔于是转为进攻玛申卡的恋人耶尼克,并许以300金币劝他放弃玛申卡,耶尼克答应,但有一个条件,玛申卡不得嫁给米哈儿子以外的人,凯塞尔同意。这使得玛申卡勃然大怒,厉声斥责耶尼克背信弃义。后来真相大白,原来耶尼克早就知道自己是米哈前妻的儿子,故此遵照契约,玛申卡还是要嫁给米哈的儿子,于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文:欧南

  【歌剧内容】青年农民耶尼克和玛申卡相爱。而地主米哈想为自己的傻瓜儿子瓦谢克娶媳妇,媒人凯塞尔为讨好米哈,竭力劝说玛申卡嫁给米哈的傻瓜儿子瓦谢克,遭到玛申卡的断然拒绝。凯塞尔于是转为进攻玛申卡的恋人耶尼克,并许以300金币劝他放弃玛申卡;耶尼克答应,但有一个条件,玛申卡不得嫁给米哈儿子以外的人,凯塞尔同意。这使得玛申卡勃然大怒,厉声斥责耶尼克背信弃义。后来真相大白,原来耶尼克早就知道自己是米哈前妻的儿子,故此遵照契约,玛申卡还是要嫁给米哈的儿子,于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捷克民族音乐之父

  1884年5月12日,对捷克人民来说,是一个不幸且值得记忆的日子,在那天的下午,曾经备受荣耀,晚年又凄惨不幸,被称为捷克民族音乐之父的作曲家斯美塔那,在布拉格郊外的精神病院凄惨死去。对于他的去世,虽然有成干上万的布拉格市民自发地为他送葬,可谓备极哀荣,但时任捷克艺术家协会主席在他的墓前所说的那段话,分明道出了这种荣耀背后的辛酸,他说斯美塔那是“捷克民族的骄傲,他的死是捷克现状的牺牲品”。或许,我们现在很难理解这句话的分量,但如果去看一下斯美塔那晚年那段不堪的生活,就足以明白,自从斯美塔那失聪以后,这个国家是以一种怎样的冷酷来对待自己民族最优秀的艺术家。

  当然,这种例子在音乐史上并不鲜见,斯美塔那生前和死后所获取的国际声望完全不同,当我们现在沉浸在《伏尔塔瓦河》美妙的旋律中时,这已是他死后的事了,就像比才的《卡门》、舒伯特的艺术歌曲一样,这些现在被全世界所熟悉的作品,在他们生前都不曾得到过这种礼遇。而国人对斯美塔那所表现出的刻薄和冷酷,多少是因为作曲家生前仅仅是国内名人,没能获得国际声誉,对一个极希望被人承认的弱国来说,面包总是给予能给自己挣面子的人,这种例子即使是现在也屡见不鲜。

  捷克民族在当时还是被奥地利统治的波希米亚地区,这里传统的音乐生活丰富,从不缺优秀的音乐家,也不缺高雅的音乐生活。像古典时代早期的“曼海姆”乐派的斯塔米兹父子就是波希米亚人:而莫扎特的歌剧《魔笛》和《费加罗的婚姻》曾经在布拉格受到了巨大的欢迎,这些都足以说明这里的人民对音乐的爱好和欣赏的水准。

  斯美塔那生于1924年,早年家境还算富裕,他的父亲在当时承包了一家啤酒厂,生活不成问题。从斯美塔那童年的经历来说,也是一个神童,从5岁开始,就经常在公开场合演出小提琴和钢琴,8岁开始作曲。但有意思的是,斯美塔那并没有受过系统的音乐教育,这一切完全是出于天赋,音乐对他来说仿佛是与生俱来的才能。在19世纪,音乐家早慧的例子实在太多,这或许和当时音乐环境有关,维也纳音乐学院教授弗朗茨-恩斯勒曾经说过:“在维也纳,人们感受音乐时如同获得上帝馈赠的特殊礼物一般激动不已,又如同人类呼吸空气一样习以为常。”正如时势造英雄一样,有着这样一个良好的环境,出音乐天才或许并不费解。斯美塔那早年的音乐生活非常地丰富,演出或者是朋友之间的音乐娱乐是家常便饭,对一个天才来说,这种实践的锻炼或许比在音乐学院枯燥的理论学习来得更好。

  除此以外,当时的音乐巨匠如李斯特、柏辽兹、舒曼夫妇等都亲临过布拉格,这对一个决心献身于音乐的青年作曲家来说,无疑是一种巨大的喜悦,没有比这种直接的交流更能激发人的斗志了。

  斯美塔那直到20岁时,才随普罗克什学了3年多的作曲,这是他走上作曲道路的重要契机。为此,斯美塔那一直感念恩师。斯美塔那一生的作品非常丰富,最主要的作品是歌剧和管弦乐。虽然他在国际方面出名的作品不如他的同胞德沃夏克来得多,但仅仅就是大型交响诗套曲《我的祖国》、歌剧《被出卖的新嫁娘》和四重奏《我的生活》就足以坚固他“捷克民族音乐之父”这个不可撼动的地位。

  受助于恩人李斯特

  正如德沃夏克之于勃拉姆斯一样,斯美塔那走上音乐道路直接受益于李斯特。斯美塔那早年的钢琴作品大多都是受李斯特影响的浪漫主义作品,而对李斯特的尊敬和崇拜维持了他的一生。

  早年的斯美塔那和很多作曲家一样,有过一段艰难的岁月,他明白仅仅依靠作曲和教授钢琴无法维持自己的生活,于是打算开办一家私立音乐学院,但好事多磨,许可证迟迟没有颁发下来,处于绝望中的斯美塔那在当时不顾一切地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即写信给并不相识的李斯特求助,并把自己所写的《6首风格小品》附在信中。从信的内容来看,我们可以感觉斯美塔那在当时所处的绝望境地,他不但请求李斯特帮助自己出版作品,并希望李斯特能借给自己400古尔盾,甚至扬言,如果不回信的话,自己将不复存在了。

  这分明是以自杀要挟,如果按常理来说,李斯特无须理会这个已经处于疯癫状态的陌生人。但善良的李斯特并没有袖手旁观,当然,这也是斯美塔那天才的报答,显然,李斯特认可了他的《6首风格小品》,并认为是自己最近看到的最优秀的钢琴作品。当然,钱自然是不会借的,因为根本就不认识对方,但李斯特答应帮助斯美塔那找出版社出版他的作品。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喜讯,由李斯特出面,出版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而对斯美塔那来说,再怎么贫困,也抵不上大师的认可。这种心理上的喜悦,对一个年轻作曲家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这次通信以后,斯美塔那和李斯特开始建立了牢固的友谊,而李斯特对他的认同是真诚的,并非只是形式上的安慰。多年后,斯美塔那在魏玛拜见了他的恩人李斯特,李斯特把他视为上宾。在一次家庭聚会上,当时的维也纳音乐家约翰-海尔贝克轻蔑地对斯美塔那说:“波希米亚虽然出现了不少杰出的乐师和‘蹩脚的小提琴手’,但没有一个大作曲家。”这是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羞辱。而在这时,李斯特不声不响地走到钢琴边,弹起了斯美塔那的《6首风格小品》然后指着斯美塔那说:“这里就有真正波希米亚灵魂的作曲家,上帝所宠爱的艺术家。”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