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家在半坡好看雨


□ 江子辰;韦凌影

摘 要:

工作至今,搬家已4次,凑巧的是,这4个家都在半坡之上。我的居住地南平市就是一座山城。登高望远,住得高当然更有理由凭窗远眺,只是以往所看到的风景,如今都已像老照片,模糊不清了。但奇怪的是,在每个家中看雨时的许多场景,却历历在目。

  

  文/江子辰

  工作至今,搬家已4次,凑巧的是,这4个家都在半坡之上。我的居住地南平市就是一座山城。

  登高望远,住得高当然更有理由凭窗远眺,只是以往所看到的风景,如今都已像老照片,模糊不清了。但奇怪的是,在每个家中看雨时的许多场景,却历历在目。记得早年读书时,有一对诗句读过就永远记住了: “安得危楼高万丈,看此疾风吹横雨。”看来,看雨就适合在高楼上,尤其是在半坡上的屋子里。

  最早的家安在农家。当时从建阳插队的地方调到南平郊区的造纸厂上班,厂里没有安排宿舍,就在附近农家租了一间房,这农家就在半坡上。屋前有一块晒谷坪,坪的边沿是石砌坡岸,坡岸下面还有房子,层层叠叠的坡岸下面才是平地。平地上是密密匝匝的、让我可望不可及的职工宿舍楼。我租住的是一座两层砖木结构楼房,二楼有一个大厅,厅前有一围木栏杆。工作之余,我喜欢凭栏远眺,尤其是在下雨时。见四周无人,也常把栏杆拍遍。

  房东是一位近60岁的依姆,她丈夫早逝,一人靠做小生意把5个子女拉扯大。每天凌晨三四点,她就起床赶火车,到附近县里的农家收购土鸡土鸭,然后赶8时多的火车回来,吃过早饭马上到市场叫卖。乡下家禽鲜活,每天午饭前总能全部卖掉,一天的钱就算挣到手了。在我的记忆中,无论刮风下雨,房东依姆总是这样早起,总是这样忙碌。记得一个大雨瓢泼的休息日,早饭后我正凭栏看雨,忽见下一层坡岸边的石阶上,有一人头罩塑料布,挑着担子蹒跚而上。走近了,才看清是房东依姆。那块塑料布根本就挡不住这疾风横雨!只见她喘着粗气,浑身湿透。这个形象深深嵌进我脑海。当时我的双眼模糊了,想起了我辛劳一生的母亲。后来因为调动工作我搬家了,房东依姆儿子结婚时还请我去喝喜酒。但是,她老人家去世时,她的儿子却没有通知我!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消息,当晚,我在新家的窗前伫立良久,当时,窗外正飘着绵绵细雨。

  新家也在半坡上,沿一条石径弯曲而上,一棵梧桐树下,一幢破旧的夹墙木结构两层楼房。二楼其中的两间,就是我的“新”家。新家没有卫生间,公厕行程3分钟;厨房在楼边几步远的一溜小平房里。晴天尚好,雨天来去就很不方便了。新家也有她的好处,就是临窗隔着梧桐树叶,可远远地看见闽江之源的一片碧水。尤其是下雨天,临窗看梧桐细雨,江面一派迷漾,心头不由会涌上杜牧的《江南春》诗句: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恰好窗外对岸耸立着南平明翠阁,正笼罩在漾漾烟雨中。不久我发现,凭窗看雨的还有一个人,一个住在隔壁的年轻女人。女人丈夫在部队服役,她当时带着5岁的女儿,还要照顾年迈的公婆。听她婆婆说,她儿子当兵已10多年,按条件儿媳可以随军,但两位老人多病,她只好留下照顾。这夹墙的房子不怎么隔音,晚上我经常听到老人咳嗽声和儿媳起来倒水叫老人喝水的轻微说话声。女人上班的工厂产品要靠太阳晒,雨天就呆在家里。忙过家务后,她常常会靠着楼上走廊边的栏杆,一个人对着雨幕发愣。不远的闽江上有大船小船在雨中漂行,每当看到这场景,我的脑海里就会冒出“过尽千帆都不是”, “悔叫夫婿觅封候”等诗句。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