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事业与生命常在——记第一代“银河人”孟庆余教授


□ 翟超

摘 要:

随着科技的发展.巨型计算机凭借其高速的计算能力,日益显示出强大的威力。国防、航空、航天、核能、水利、电力、石油开发、化工等诸多领域.对巨型计算机的需求日益迫切。

分类号:


  随着科技的发展,巨型计算机凭借其高速的计算能力,日益显示出强大的威力。国防、航空、航天、核能、水利、电力、石油开发、化工等诸多领域,对巨型计算机的需求日益迫切。

  1978 年3 月,邓小平代表党中央作出决定把研制亿次巨型计算机的艰巨任务交给国防科技大学。慈云桂院士作为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研究所的创建者,带领着一帮血气方刚的青年,历经5 年,研制成功中国第一台亿次巨型计算机——“银河I”。它的成功研制填补了国内巨型计算机的空白,标志着我国进入世界巨型计算机研制的行列。

  慈云桂院士,做出了震惊世界的成绩,也带出了一支敢打硬仗的科技队伍,更是创造了永不磨灭的银河精神。

  孟庆余教授就是这支队伍中的杰出代表,作为第一代“银河人”,他不仅为“银河I”巨型计算机成功研制了操作系统,还将“胸怀祖国、团结协作、志在高峰、奋勇拼搏”的银河精神融进了自己的血液中、生命里,在新的事业、新的岗位中建立了新的功勋。

  时至今日,几十年来,这个集体的研制人员虽然几经变迁,但是这种精神却得到继承和发展。他们完成了“银河”系列,又跨越到了“天河”系列。2010 年,“天河一号”在世界上首次夺魁;2013 年6 月17 日,“天河二号”在41 届国际超级计算机TOP 500 强中又独占骜头。

  破釜沉舟求学路

  1937 年,孟庆余出生于山东淄博长山一个贫困家庭,从小就缺吃少穿,上学读书更是奢望。庆幸的是,解放后不久村里面便成立了小学校。做事认真又勤奋好学的孟庆余仅用两个多月的时间便完成了小学课程并被推荐读高小。

  接受了一年半的高小教育后,又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博山一中。然而,到了初中,原本出类拨萃的孟庆余却感到困难重重:英文课上听不懂,不会说;自然、矿物等课程更是一塌糊涂,结果第一学期期中考试三门不及格。学业上的重创,使这个十三岁的孩子动起了想家的念头。一百三十里山路,孟庆余愣是走了回去。回到家中,正在做活的妈妈问起原因,他犹犹豫豫地说了句:“有点想家。”

  本想蒙混过关的孟庆余怎么也没有想到,向来和善的母亲一下子就着急了,她扔下手中的活,拽着他的胳膊,围着屋子转了一圈,指着他严厉的说:“你看咱们家里还有什么想头?连干粮筐都是空的。你一个男孩子干不成一点事,有什么脸面回家……”

  就是妈妈的这句话,深深地刺激了他。在回去的路上“干不成一点事,有什么脸面回家”,这句话持久的回响在耳畔,也把他“逼”上了一条破釜沉舟的求学之路。自古华山一条路,寒门出身但内心坚强的孟庆余凭借着百倍于常人的努力和坚定的决心,最终以班级第一名的成绩完成了初中和高中的学业。

  高考那年,孟庆余还买不起一支自来水钢笔,他就揣着一只蘸水笔,拎着一瓶墨水寒酸地走进了考场。每当有同学从身边经过的时候,嘴角都会泛起一丝的蔑视。面对这一切,孟庆余却很坦然:“这有什么,拿着最好的钢笔也不一定能交出最好的答卷!”于是,他就蘸一下、写一下颇为费时地但又很自信地完成了考试。考场上有个别同学的钢笔没水了,“拿去!”他会很慷慨地借给别人用,全然忘记了他们的嘲笑,更没有一丁点竞争对手的考虑。考试结束后,他毅然放弃了自己所钟爱的清华大学电力专业,而是选择了学校推荐的军事、国防等专业。每每提到他的这一选择时,他总会坚定而自豪地说:“报考志愿的时候,老师说这些专业都是国家紧缺的,我想党把我从一个穷小子培养起来,那么国家需要什么我就学什么。”

  在大学里,生活虽然艰辛但却很充实。南京的十二月湿冷刺骨,孟庆余却始终穿着一件单衣,指导员了解到他的家庭情况后,批了他两块钱。拿着这两块钱,他思量了很久,最终买了一件劳动布衣服。为什么买劳动布呢?一是劳动布近似小帆布,结实耐穿;二是劳动布穿身上,始终提醒自己,勿忘劳动。衣服破了补一补,再穿,再破再补,怎么也舍不得扔掉。就这样年复一年,这件劳动布衣服陪他读完了五年的大学。

  最后毕业照相他站在后面,因为衣服实在是太破了。虽然穿得破衣烂衫,但他毫不在乎,此时的他更像一块“海绵”,在知识的海洋中,贪婪的汲取着营养。每当周末别人沉浸在电影的迷幻情景中不能自拔时,他却在教室里打开灯,静静的读书,徜徉在曼妙书山之中;当别人在舞池里翩翩起舞、灯红酒绿的时候,他的思绪却在稿纸上飞扬;当别人花前月下、你侬我侬之时,他却与数学相依相伴;每当开饭时,他总会先多做几道微积分之后再去食堂打点人家打剩的饭,因为他实在不愿意将宝贵的时间花费到排队上。每当回忆起这段岁月,孟老总是说:“大学,正是男儿发奋时,我觉得自己是个穷孩子,没有资格去玩,时间太宝贵了,要学的东西太多了。有些纨绔子弟浪费了国家提供的这么好的学习机会,我打心眼里看不上他们。”

  大学毕业后,哈军工来学校招人,领导一眼就看中了成绩最好的孟庆余。

  别人都劝他:“这么好的成绩,别去哈尔滨,去上海吧!”可他却说:“国家让我去哪我就去哪,听从国家的需要!”就这样,孟庆余从一个地方生,走进了军队,更是跨进了国防科工这一更为广阔的天地。

  银河因你更璀璨

  分到哈军工之后,校领导对孟庆余充分信任,让他从事弹道、杀伤概率和导弹飞行轨迹的计算。在系里,他是有名的打开水的模范,每天早早来到系里,把开水打好;不论是周末还是假期,他依旧会早早跑到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工作。就是这样一个“早”字让系领导对他的印象越来越好,分配给他的任务也越来越多。但是,不管工作多么的繁重,一个“勤”字又使得他每次都能很好地完成任务。在工作之余,孟庆余对那些经济困难或从农村出来的学生格外的关照,从来没有放弃过对他们的帮助。他常说:“我也是穷苦出身,这样做是我的本分!”孟庆余就是这样的一个热心人,他的这份热心也为他的事业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1962 年以计算机系主任慈云桂教授为主的科研团队开始研制计算机(441-B),当时孟庆余作为外单位的一个助教,出于学习的目的,竟主动要求参加了这次论证会。在会上,当别人不敢发表意见的时候,竟又是他首先站起来直言不讳、毫不保留的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扎实的专业功底、直率坦诚的性格,积极好学的精神引起了慈主任的注意,会后便诚邀他加盟。出于某种原因的考虑,那时的他始终是利用业余时间,以一名协作人员的身份参与此项工作。身份特殊,但工作量却没有受到特殊的关照,孟庆余在计算机(441-B)研制成功后承担了该机所有的考核、检测和鉴定工作。从此,也与慈云桂教授建立了亦师亦友的亲密关系。

  441-B 研制成功后,他并没有居功自傲,反而很感激有这样一次学习的机会,他总是说:“通过这次锻炼学到了新的知识,了解了计算机的工作原理,从而使他更加关注计算机方面的研究进展,对以后的研究奠定了基础。”1965 年,年仅28 岁的孟庆余敏锐的察觉到,计算机软件是未来计算机研究的主要方向,在当时一些权威人士对此却嗤之以鼻。一年后,慈云桂主任等四位教授访问英国考察KDF-9,回国后慈主任立即找到孟庆余,指示他要开始研究管理程序,即操作系统的初级阶段。

  自己的想法得到了领导的肯定,孟庆余感觉干劲十足。然而,当时资料极其有限,只有一些通过各种渠道找来的胶片资料。

  那时候,他把自己关在暗室中潜心阅读,边思考,边记录,一天下来头晕脑胀,直到想吐。就是这样,他们愣是边学边干自行研制出了管理程序,并在030 机上成功运行,随后研制成果实时操作系统GX73,成功地完成了太平洋远程火箭试验,潜水艇水下发射火箭和同步卫星发射试验的三大任务。这些成果也为以后研发“银河I”的操作系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0 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在国外巨型计算机的发展自不待言,国内对其需求也是嗷嗷待哺。粉碎“四人帮”后,邓小平复出,在国防科委的请求下,邓小平决定上马巨型机项目,并由国防科委负责,张爱萍主任要求慈云桂立“军令状”,慈云桂也亲自点将孟庆余。1978 年5 月,在北京友谊宾馆召开了“巨型机方案论证会议”,即“785 会议”。在会上,各方专家一致认为:“此项工程硬件相对好做,难点就在软件!”这样一来,孟庆余研究工作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黄金时期,同时也成为了科技攻关的主力兵团。时任国防科工委副主任张震寰、科技部副部长李庄给予他高度的信任,任命他为软件研究室的主任,张副主任甚至给以“尚方宝剑”,“遇事可以直接给他打电话汇报,且在24 小时之内答复”。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