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诗经》宴饮诗中的民俗文化


□ 邓庆红

西北民族大学预科教育学院

摘 要: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文学档案汇编,内容丰富,包含有农事诗,怨刺诗,爱情诗,战争诗,祭租颂歌和周族史诗等,是我们研究周代社会生活的重要文献。宴饮诗是《诗经》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描写君臣上下、同宗近族、亲朋好友之间欢聚宴享的诗歌,并以其独特的方式记载了时人的民俗文化,是我们了解当时饮食民俗的重要档案资料。这些档案,不仅生动地展示了西周时期丰盛的酒食,更深刻地体现了饮食中虔诚的祭祀,丰富的娱乐风俗。

  

  文/邓庆红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文学档案汇编,内容丰富,包含有农事诗,怨刺诗,爱情诗,战争诗,祭祖颂歌和周族史诗等,是我们研究周代社会生活的重要文献。宴饮诗是《诗经》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描写君臣上下、同宗近族、亲朋好友之间欢聚宴享的诗歌,并以其独特的方式记载了时人的民俗文化,是我们了解当时饮食民俗的重要档案资料。这些档案,不仅生动地展示了西周时期丰盛的酒食,更深刻地体现了饮食中虔诚的祭祀,丰富的娱乐风俗。

  一、丰富的食物及酒文化

  物质是人类生活的根本,物质民俗反映了一个时代的经济发展水平及人们的生活面貌。饮食民俗中关于食物和美酒的记载,表现了西周时的人们对饮食的物质需求及当时生产力发展的水平。

  (一)食物的种类、烹饪及营养搭配。《大田》写到祭祀祖先的祭品“以其骍黑,与其黍稷。”《甫田》中也说:“以我齐明,与我牺羊。”都讲究的是黍稷与肉类综合搭配的营养食法。周人当时的饮食就是如此,除了以黍稷等主食果腹中之饥,还配以菜蔬瓜果及牛羊肉类增加食物的多样性和丰富性。西周时期农业文明兴盛,为周人创造了丰厚的物质资源,后世所说的五谷、六谷在此时就已经基本齐备。肉类品种非常丰富,不仅有农家饲养的六畜,还有野外狩猎所获虎、豹、熊、罴、猫、貔(《韩奕》:“有熊有罴,有猫有虎。”“献其貔皮,赤豹黄罴。”)犯、兕(《吉曰》:“发彼小豝,殪此大兕。”)、兔(《瓠叶》:“有兔斯首”)等。不过肉类通常是贵族阶级的专利,他们素有“肉食者”之称。《孟子·梁惠王上》说:“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都可以食肉矣。”平民百姓,即使是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也难以吃到肉,其他人更是可想而知了。

  烹制肉类食品,周人“或剥或烹,或肆或将。”(《楚茨》)先将牛或羊的皮剥下来,然后肢解其肉。他们将肢解的肉“粗分为‘豚解’,别为7个部分,称‘七体’,细分为‘体解’,别为21个部位,称‘二十一体’。各部分都别有专名:厚实的肉块叫哉或脔,细切的叫脍,夹脊肉的称脄,带骨头的称殽(轩)。”(肉的烹制有炮、燔、炙(即烧、烤、煨)等方法(见《小雅·瓠叶》)。除了吃鲜肉,周人还常常把肉做成肉干和肉酱,《凫骘》云:“尔酒既清,尔殽伊脯。”脯即干肉,《行苇》:“醯醢以荐,或燔或炙。”醢是拌和着肉酱、盐、酒等所制成的汁水,醢即肉酱。

  除了食肉,蔬菜亦是周人重要的食材,不过他们所食蔬菜大部分是野生的。在《诗经》时代,人们所食用的野菜有薇菜(今野豌豆苗,可食,见《采薇》),莱(草名,嫩叶可食,见《南山有台》),芑(一种像苦菜的野菜,见《采芑》),蕨(营养高,味道好的一种山野菜,见《四月》),芹菜(见《采菽》),另有荇菜(一种长在水上的植物,可以吃,见《关雎》),卷耳(即苍耳,嫩苗可以吃,见《卷耳》),蘋(野生的水菜,见《采蘋》),荼(苦菜,可食)、葫芦瓜、韭菜(皆见于《七月》),瓜苦(即苦瓜,见《东山》)等。这些蔬菜大部分是野生的,这也说明时人对蔬菜的认识水平有限,栽种的品种非常有限,只能以野菜为主。

  周人的饮食以五谷杂粮为主,肉类、蔬菜为辅,既解除了饥饿,又丰富了人体对多种营养的需求。《瓠叶》,朱熹说其为宴饮诗,其中记载了宴会中的饮食既有酒肉,也配以菜蔬类以做到营养搭配。《宾之初筵》中对这样的食物搭配也有相关的描述:“宾之初筵,左右秩秩。笾豆有楚,殽核维旅。酒既和旨,饮酒孔偕。”程俊英注,殽,盛于豆中的鱼肉和蔬菜,核,盛于笾里的干果。我们可以看到,无论在什么场合,食物的搭配都是丰富多样的。

  (二)酒的酿造及酒文化。夏、商两朝的灭亡,酒都起了催化剂的作用。西周统治者鉴于前朝的教训,一上台就颁布了禁酒令。《尚书·酒诰》中详细地记载了周公对酒的禁令,他说戒酒是天意,上天造酒不是给人享受的,而是为了祭祀。因为禁酒令的执行,周人一般只在祭祀和宴会的场合饮酒,日常生活则很少饮酒。西周时期的酒文化就远不如食文化那么发达了。

  《诗经》里很多篇章提到了酒,关于酒的叫法也多不胜数,有春酒、醴、清酒、旨酒、酾酒、饎等等,都是根据酒的不同特性而命名。酒的酿制主要是以农作物为原料,《七月》云:“八月剥枣,十月获稻。为此春酒,以介眉寿。”以枣和稻分别酿制果味酒和米酒;《信南山》云:“曾孙之穑,以为酒食。”用收割回来的庄稼,酿制成酒。《周颂》的《丰年》和《载芟》篇里也都提到用稻谷或黍米酿制美酒。我们可以看到,酒的酿制主要是以谷物为原料,而这也正是农业文明发达的直接产物。

  周人饮酒有德,不滥饮无度。《宾之初筵》就是一幅生动形象的周人饮酒图:“曰既醉止,威仪幡幡。”“曰既醉止,威仪怭怭。”醉后丑态百出,行为举止更是轻佻侮慢,文明,礼数之类统统都抛诸脑后,并且“三爵不识,矧敢多又。”三杯之礼不识,还要肆意劝酒。所以,周王设立“酒监”,“既立之监,或佐之史。”监即酒监,是在宴会上纠察礼仪的官,提醒那些已醉或将醉的人。如果宾客喝醉要自动离席,他们认为“既醉而出,并受其福。醉而不出,是谓伐德。”但若喝醉了还不离席就是败德的事情。在周人眼里,饮酒是一件很美的事情,既是物质享受,同时也能使精神更加愉悦。但如果借着酒劲而放浪形骸是要备受遣责的。“宾既醉止,载号载呶。乱我笾豆,屡舞做馓。是曰既醉,不知其邮。侧弁之俄,屡舞傞傞。”这些人喝醉酒后丑态百出,道德败坏,饮酒无度,人所嗤鼻。《诗序》云:‘《宾之初筵》,卫武公刺诗也。”对饮酒坏德非常不满。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