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王宝强 我要纳多少税才能成为北京人


□ 李邑兰 王宝强(口述)

摘 要:

王宝强是现实版的”许三多“,他从农民工奋斗成为名演员。现在,他还是农村户口。他期望国家能给农民城里人一样的待遇,他期望户籍不再成为歧视农民的壁垒。


  
  王宝强是现实版的"许三多",他从农民工奋斗成为名演员。现在,他还是农村户口。他期望国家能给农民城里人一样的待遇,他期望户籍不再成为歧视农民的壁垒。
  
  呆在农村没有“期待”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父母、哥哥、姐姐都在农村。
  我八岁那年,因为喜欢《少林寺》,就想拍电影;为了拍电影,我才去了少林寺学武术。如果我的父母是城里人,吃穿都够,也许我不会去少林寺。我从小想当个城里人。
  农村的孩子早懂事。我家里人多,有3个孩子,父母靠种地赚不了多少钱,家里生活也很艰难。种棉花、种玉米,留下自己够吃的口粮,剩下的卖钱,一年能有两千元纯收入就已经不容易了。农闲的时候,爸爸给别人打零工,一天挣几块钱。妈妈在塑料厂找到一份临时工,在厂里捡塑料垃圾,一个月最多才挣五十块钱。
  (如果)我在农村待一辈子,种一辈子地,也没有什么出息。虽然说学武是没有法子,但就算我当不了明星,也不想种地,宁愿回家当个武术教练,混口饭吃。我对我妈说,你让我出去学武,将来结婚娶媳妇盖房什么都不用管。我爸妈就同意我去少林寺。
  我父亲跟我说:“你只要在外面一天,做你的事情,就有盼头。你回来了,就没有期待了,那就是修理地球。”
  农民生活太苦了,虽然现在他们温饱没问题了,初中、小学教育不要钱了,但是他们的生活还是有压力,因为孩子高中和大学都需要钱,而且他们没有城里人的医保,最害怕生病,经常是小病就不去医院了,实在是大病,忍不住了才去医院。
  如果国家能够给农民城里人一样的待遇就好了,他们也有退休工资,也有医疗保险,那农民的日子就好过了。我赚到钱以后,除了给家里盖房子,还帮父母、哥哥、姐姐买医疗健康保险,这样他们有什么大病,也有个依靠。
  
  跑龙套、当农民工经常被克扣工钱
  从少林寺出来,我到了北京。在北京八年,我搬过六次家:北沙滩、怀柔、潘家园、六里桥、昌平、望京、东四环。
  我对北京人最初的印象就是他们“欺生”。一次上公交车,我买了票,后来车上开始查票。我的车票丢了。售票员怀疑我没有买票,根本不听我解释。旁边的一些北京人也嘀咕,说什么“北京就是被这些流动人口弄乱的”、“农民不好好在农村待着,都往北京跑。”我不喜欢那些歧视的眼神,最后我还是重新买了票。
  2000年过“五一”的时候,有一个穴头招呼我去北京游乐园表演,我的任务就是扮演卡通人,在游乐园里走来走去。七天过去了,我们的演出结束了,原来说好的每天二十块钱,穴头却全扣走了,等于我白干了。
  做“跑龙套”的群众演员不容易。北京一些报纸的“招聘”版小方格里,总有影视公司招聘演员的消息,其实这些都是穴头登的。我曾经看到这样的小广告,按照地址去报名,然后他们要我交纳一些培训费,或者“押金”,交了钱以后,他们把我安排到远郊偏僻的村庄里,然后再交使用服装道具的“押金”。这些钱等于就是白交的,他们只给个收条,上面连公章都没有。最后他们也不会退你一分钱。而且经过他们抽成,我们的报酬最少的时候,一天拍完戏,拿到手的只有七块钱。
  没有戏拍的时候,我就到工地上打工去,搬砖、翻沙子、到河道挖河泥,到餐馆涮盘子。或者,被人雇到那些拆迁工地,手持棍棒,出现在工地现场,让那些“钉子户”快些搬家。我们干活就是为了生活,没有人告诉我们对不对。
  农民工干的都是体力活。我在工地上搬过砖,除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其他时候都必须干活,我一次次抱着十二块砖头从这头搬到那头,很累。我们的工钱都是按天算钱,没有劳动法规定的休息时间,更没有什么加班费。能够按时发钱的工头,已经不错了。有一次,我找到一份清洁工作,在一个大厦里,包吃包住。有一天,清洗洗手间的时候,我一用力,洗手台被我打碎了。打碎了就要赔,一个月的活儿全白干了。
  在城市里打工,根本就没有说理的地方,也没有人能够帮助你。你干活的时候写明了是50块,你干完活却只给你30,你不干就走。有些穴头太黑了,就不给钱。后来我只能去工地上干体力活,一天25块,包吃不包住,搬砖、抬木头,或者给人打下手刷墙。我得有饭吃,我得生存呀。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