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以毒攻毒,自疗失眠


□ 陈非子

摘 要:

非子老师,你好! 给你写这封信,就是想请你帮我打开失眠的心结——“怀旧”。 我六十岁退休后,受聘到另一个单位,仍在干我原来的工作,因为生活习惯未被打乱,晚上睡觉一直很好。我的习惯是,睡前必先看书或阅览一小时报刊。


  非子老师,你好!
  给你写这封信,就是想请你帮我打开失眠的心结——“怀旧”。
  我六十岁退休后,受聘到另一个单位,仍在干我原来的工作,因为生活习惯未被打乱,晚上睡觉一直很好。我的习惯是,睡前必先看书或阅览一小时报刊。睡觉时间一般在晚上11点到11点半左右,即使睡梦中醒来,也只是短暂的惊醒,很快就又睡着了。早上7点不到就起床了,感觉身体很舒适。
  去年我把工作辞了。因为我已到古稀之年,想享些清福,做些晚年该做的事。可谁想到,辞工后的我却失眠了。虽然和过去一样,睡前还是要看书或读报,可阅读一结束我就睡不着了。有时是刚躺下就有许多往事在脑海里翻腾,好长时间都不得安静;有时在床上辗转反侧一个小时也不能入睡,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可时间不长就又醒了,实际上还是因为在梦里想起了以前的旧事。那些旧事就跟放电影似的,在脑海里一幕一幕地闪过,使我很难再入睡。
  对自己的失眠我也用过一些办法,比如我曾默默地数数,从一二三数到一百甚至几百,想通过这个办法让自己入睡;我也曾在睡前散步或锻炼,想通过身体的活动增加身体的疲劳感;我还警告自己,克制大脑,别想旧事了,想现在的事……但都不见效。我也想过吃安眠药,但最终还是没敢吃,怕产生对药物的依赖,致使自己的失眠越来越严重。
  而最让我痛苦的还不是失眠本身,反倒是那些脑海中的旧事。也可以这样说,我的“怀旧”多是些不顺心、不开心的事:比如他和我在同样的年份参加工作,又同在一个企业,可人家退休的前一年就调到了区政府。这样一来,我俩退休后的待遇就完全不一样了,他现在的月工资是三千元,我才拿将近一千元。这是为什么?诸如此类的旧事一件又一件,烦得我怎么也睡不着。我就在想,我的机遇怎么这么差?我的运道真是太不好了!这样的失眠已近一年了。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不怀旧吗?或者即使怀旧也想些开心、快乐的事。
  失眠是对精神的折磨,睡不好觉,身体就感到很疲倦,心情也不愉快。现在我感觉自己注意力不能集中,思考能力也在下降,记忆力不如以前了。我担心这样下去,会发生其他的疾病。我为此很苦恼,所以特意给你写信,希望能得到你的指点,让我回到原先的高质量的睡眠中去。
  丹辉
  2007年10月6日
  
  丹辉老先生:您好!
  来信收到。体谅您“怀旧”的磨难,也理解您失眠的苦痛。谁说不是呢,原本一切都秩序井然,身体、心情都很好,现在退下来了,反倒遭遇失眠和“怀旧”。这种事,放在谁身上也不好受。
  先给您讲个故事,是真事,或许能让您受用。
  一位中年男子得了心动过速症,吃了很多药都不管用。他很痛苦,甚至想一了百了,以安乐死的方法来结束自己的生命。第二天,他到教堂去祈祷,没想到认识了一位高级诊所的心理医生,他把自己的痛苦告诉心理医生后,他发现心理医生没一点沉痛的表情,反倒不以为然地对他说:“这样吧,从今往后你就不用吃药了,每天上床就做一件事,那就是鼓动自己的心跳。对自己说,心脏啊,你使劲地跳吧,你一定得过速啊,过速得越快越好。只有你不停地过速,我才能好好地活下去。”
  中年男子听了心理医生的话大为震惊,他觉得不是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就是心理医生有病了;否则,一位大名鼎鼎的心理医生,怎能开出这样的药方呢?中年男子刚要问为什么,心理医生就说话了:“别问为什么,你只管照我的话做就是了。”
  中年男子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家,但他还是照心理医生的话做了。当日午觉醒来,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鼓动自己的心跳,嘴里还念叨着心理医生教他的话,认真地和自己的心脏较起劲来。
  然而,同样令中年男子大为震惊的是,奇迹发生了!午觉刚醒时,他还因为自己的心跳大感不适呢,这才多一会儿呀,也就半小时吧,当他拼命鼓动自己的心跳时,他的心跳反倒正常了!几个月来,他头一次感到自己是那样地平静,不但他的心跳不再过速,他的心情也在那一刻开朗了起来。
  以后,只要中年男子心动过速,他就用同样的办法来搞定心脏,让自己的心脏不再乱跳。一年后,当他用亲身经历写下的病史小传《你能管住你的心脏》热卖畅销时,心理医生教他的“以毒攻毒”法已经成为医学史上重要的治疗方案,为许多病痛者带来了福音。
  心理学上的“以毒攻毒”法,也叫“矛盾意向”法。它的依据是,越怕的事,越想,可以帮你从对那件事的恐惧中走出来。一位刚毕业的大学生要去参加工作面试,心情无比紧张,最终以“以毒攻毒”法镇定了情绪,面试成功。一位新任教师登上讲台就出汗,无法面对学生几十双期待的眼睛,最后她也是用“以毒攻毒”法从此走上了执教的旅程。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9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