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疯狂“代理”


□ 风之子

摘 要:

当谈远在人才市场上无人问津,如搁浅多时的鲸鱼奄奄一息时,有人翻了翻他的简历,问他愿不愿意做“分手代理”。薪水不算差,简直就像送到垂死鲸鱼口边的食物,哪管它是腐肉还是虾米,吃了再说。谈远也不用脑细胞想想,分手就分呗,如果不敢当面锣对面鼓说明,那其危险性和艰巨性恐怕不低。


  当谈远在人才市场上无人问津,如搁浅多时的鲸鱼奄奄一息时,有人翻了翻他的简历,问他愿不愿意做“分手代理”。薪水不算差,简直就像送到垂死鲸鱼口边的食物,哪管它是腐肉还是虾米,吃了再说。谈远也不用脑细胞想想,分手就分呗,如果不敢当面锣对面鼓说明,那其危险性和艰巨性恐怕不低。
  果然,这碗饭不是好吃的。他的第一单业务是个要出国留学的博士和女朋友分手,博士说他们之间就算是用倍数最高的放大镜,也找不到一个爱情的粒子。谈远虽然心中不屑,但毕竟是工作,还是很做了一番准备。没想到女的一开口就哭诉博士就是陈世美,骗财骗色挥霍了她的青春,哭喊着要到博士的单位门前自杀。谈远慌了手脚,还是公司的经理备了一手,叫见惯战阵的老黄在一旁监军。老黄一针见血地指出这样做只会便宜了那个坏蛋,一来他是自费出国,和单位已经一刀两断,回不回来还说不准。二来人家外国根本不在乎个人的风流韵事。三来他狼心狗肺的根本不会内疚。你和他分手,他失去了一个真心爱他的人,你离开了一个不爱你的人,是你的幸运,他的不幸。要是咽不下这口气,你再找个博士后嫁了气死他!女的听了愣了半响说:“我要活得比他好,气死他!”谈远在一旁听得心惊肉跳,大学里的演讲课可没教过这个。
  在老黄的一传二带下,谈远也锻炼得皮厚嘴滑舌头长,渐渐上了路,学会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威胁利诱双管齐下。不过,这一次,他下定决心要走人。一个大款扔下一百万,说什么钱都包干在内,只要帮他搞定要分手的情人,多出来的就是酬劳。经理第一次接下这么大的单子,眼睛睁得比天大,亲自带着老黄和谈远出马。那女的也不是善茬,早把大款的财产计算得比德勤会计师事务所还准,任凭老黄把价码从十万抬到九十万就是岿然不动。经理看着不行亮出杀手锏,说你们俩是个什么货色彼此都清楚,大款要是和他老婆离婚,家产分去大半,再没有岳父的背景支持,你那时候去填空,恐怕比伊拉克难民还惨。而且现在你能拿九十万就算了,要是他真说给你五百万,恐怕你也没有手拿。那女的问候了大款的祖宗十八代,接过支票,悻悻地在协议书上签字,交出了所有证据。经理对谈远说,要对付疯子,就要比他更疯。谈远心里说,那要对付傻子,就要比他还傻?在还没有成为被虐和自虐狂之前,还是和公司分手吧——这个,可用不着代理。
   ......(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21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