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上海历史“八大奇迹”


□ 张明华

摘 要:

上海先民的发明创造是令人鼓舞的,是令人惊奇的。然而,在新中国成立60年以来的田野考古工作中,还有不少重大发现,有的甚至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它们不一定是具体的、精美无比的、夺人眼球的国之瑰宝,但它们在上海的成陆、古河道的变迁、历史的沿革、在考古界和自然科学等领域都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上海先民的发明创造是令人鼓舞的,是令人惊奇的。然而,在新中国成立60年以来的田野考古工作中,还有不少重大发现,有的甚至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它们不一定是具体的、精美无比的、夺人眼球的国之瑰宝,但它们在上海的成陆、古河道的变迁、历史的沿革、在考古界和自然科学等领域都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上海也有“金字塔”
  
  金字塔举世闻名,但它远在黑非洲的埃及。上海也有金字塔,岂不危言耸听?相信读者看了下文,一定不会感到此说过誉,相反发现它有着更加丰富、更加精彩的内涵。
  从上海市区向西,不到一小时的车程,即可抵达水乡青浦区重固镇。这里青瓦白墙,水流横贯,高高的石拱桥,喧闹的集市和商店,充满着江南浓郁的乡土气息。福泉山就静静地躺在小镇的西端。在历史上,它和佘山、小昆山等十多座山峰并称为“宋军九峰”。随着岁月的侵蚀,今天它已经看起来“其貌不扬”,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今天在福泉山遗址门口,有杨堤先生题写的大字“上海历史之源”,真是恰如其分。称它为山,其实只是一个长约100米,宽约80米,高仅7米多的大土台。光绪《青浦县志》载:“福泉山……初因形似号覆船,后以(山东南角下的)井泉甘美,易今名。”县志上还附有一幅当年山上草木葱茏,庙宇高耸,香火缭绕的繁荣景象。20世纪60年代山上发现过一些古代的遗存,但没有特别的线索。
  
  1982年,考古工作者在土墩的东缘寻踪觅迹,终于发现了一座四千年前的良渚文化大墓,出土了中国最早的管、珠,组合繁复、色彩斑斓的玉项链,湖绿色透光细刻繁密纹琮形玉镯,新石器时代最大、刻文最细密的象牙器,以及石器、陶器等几十件珍贵文物。由于良渚文化正值进入文明与否的学术研究未明的关键阶段,又此类大墓一直缺乏考学发掘的积累,更是上海考古上的一大空白,其意义之重要性简直不可估量。
  然而,惊人的发现还在后面。自此以后的几次发掘使福泉山在中国考古界引起了轰动。在福泉山的良渚文化地层中,共发现了随葬丰富的贵族墓32座,座座有精美的玉石陶器,个别墓的人骨架脚下还有殉葬奴隶的迹象,身体佝偻,屈膝,双手反绑背后,一副惨状。结合各地良渚文化遗址中多数人随葬贫瘠,少数特别富有的大墓出现象征权力的权杖——良渚玉戚,出现悬殊的贫富反差,对确定良渚社会具有阶级社会的性质,中国文明的进程提供了最最有力的实物证据。上海考古工作者对待田野考古的科学态度,又使他们取得了一些意外重要的收获。
  1984年,他们从福泉山良渚墓地堆土中,发现夹杂良渚、甚至早于良渚一二千年的崧泽、马家浜文化的遗存,这种时序颠倒的堆积现象,反映了良渚高土台墓地是从附近的田地中取土人为堆筑而成,也是太湖地区特有的大型的贵族墓地。这一规律的发现,为以后发现、发掘太湖地区反山、瑶山等大型良渚墓地,揭开良渚文化的神秘面纱,提供了极为关键的地理地貌依据,并确认了代表着良渚首领(或王)至高无上地位,也是良渚文化区别于其他文化的显著标志。
  福泉山遗址的多次发掘,清理到这座土墩从地下生土层起一直到顶,埋藏有距今约6000年至清代先民的历代墓葬(崧泽文化墓葬18座、良渚文化墓葬32座、吴越墓葬2座、楚墓4座、西汉墓96座、唐墓1座、宋墓3座)和遗存(崧泽文化的居住遗址、食后丢弃的动物骨头、灶膛,三人、男女、子女从父合葬墓,良渚文化殉葬墓、祭坛,以及国宝级的湖绿色细刻人兽纹透光琮形玉镯、鸡骨白玻璃光人兽纹琮形玉镯、细刻繁密禽鸟纹阔把黑陶杯、莲花纹青瓷尊等),层层叠压,是世所罕见的、系统诠释上海古代史的、教科书式的文物宝库。考古届泰斗苏秉琦先生生前曾对福泉山遗址有过精辟的高度评价:“埃及的金字塔是石头堆的,是文物;福泉山是土堆的,也是文物。”“福泉山的良渚墓地——土台是重要的,比其中的器物都重要。土台反映墓主身份。每个墓中的器物都是特制的,都是为其所用的。”
  
  2001年,福泉山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今年4月,福泉山北面又有随葬大量精美玉石陶器的大型良渚墓葬发现,让人心潮澎湃,却又让笔者产生出一阵莫名的心绪。人家河姆渡、牛河梁、三星堆、兵马俑……在银屏上一部部专题片,一座座现代化的专题博物馆,在弘扬中华文明、灿烂文化的各种场合风光无限,振奋人心。而福泉山,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座近在眼前的、宝藏精绝“金字塔”,居然被晾在一边,默默无闻。精明的上海人是色盲了,还是失聪了?
  
  淀山湖底的村庄
  
  淀山湖,是上海最大的湖泊,主要面积位于江、浙、沪交界的青浦区境内。明嘉靖《青浦县志》记载为“薛淀湖”。淀山湖,自然风光优美,水清鱼肥,物产丰富。也许你到过淀山湖,当你为湛蓝的湖水,点点白帆所陶醉的时候,你可曾知道就在这片水面之下,居然还有一个几千年前的村落遗址。
  1958年,淀山湖附近几个县的群众,在湖中打捞“狗屎铁”(当地对一种沉淀在湖底的泥条状含铁结核的俗称),作为土法炼铁的原料。在金泽、西岑、商塌等三角形地区内,同时还捞到了很多形状不一的石器、陶片和动物残骸等,这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当时的上海历史与建设博物馆、上海文物整理仓库等单位,为此专门组成了工作小组进行调查。短短几天工夫就收集到石器115件,残陶器73件,其他文物7件。其中有打猎用的石镞、矛,农耕用的石斧、犁,手工业工具锛,兵器钺等;有烧煮或盛放食粮用的陶釜、罐;还有鹿牙、龟板等等。大量的出土文物生动地说明,这里曾经是一片陆地,还有一座颇具规模的村庄。人们在这里渔猎、农耕,生活过很长一段时期。其中有孔石刀、石犁等,是距今4000多年的、为考古界正式认定的良渚文化遗物。从而证明在今淀山湖的金泽、西岑、商塌这一三角形地带,有人类活动的历史,至少已有4000多年。由于古遗址在水下,给考古工作带来了一定的困难,因此,关于它的翔实面貌一时难以揭示,尤其是它的入湖时间和原因无法定论。
  
  大自然的演变是惊天动地、光怪陆离、无奇不有的。造山运动,可以通过几百万年或者更长时间,把深不可测的大海变成耸入云端的高山,相反,大自然同样可以通过地震、地壳漂移,在瞬间或很长时间,把一座大山、一片平原埋入大海……不过,淀山湖村庄的入水似乎另有原因。目前有地体下沉和风浪冲蚀两种说法颇为流行。
  地体下沉说认为,古代的淀山湖地区,曾经是一片平原。根据在它东面一二十公里、距今6000年左右的崧泽遗址来推测,淀山湖位居离东海岸更加纵深的位置,应该成陆于比崧泽更久远的年代。成陆后由于地体中水分的不断流失,整片土地开始下沉,变为低地,于是积水成湖,把原来的村庄也浸入了水中。自然界种种陆沉的奇迹,为数还是不少的。
  那么,在淀山湖中有没有人看到过类似的迹象呢?回答是肯定的。考古工作者在文物普查工作中,曾听到过一些传说和反映。
  一位长期在农村搞水利工作的同志回忆:1958年,在一个风平浪静的日子里,他曾亲眼看到淀山湖湖底有石皮路(江南地区传统的一种用石条或石板铺排而成的路面)的情况。另外,我们在一些史书上,也发现了可供参考的资料。上海市文管会编撰的上海史料丛编《五茸志逸》上就有淀山湖附近的泖湖有坊市沉入水底的记载:“泖,故由拳国。至秦废而为长水县。俄忽陆沉而为湖。曰泖。泖之言茂也,盖当秋霁时,其水隐隐见睥睨坊市迹云……”《松江府志》上又有记载,泖湖:“每天晴泛舟,见其中井栏阶砌,宛然分明。正统九年(公元1444年)夏,曹安赴举之南京,舟过泖中,适依舷,忽见水清处街砌如故……”从而增加了淀山湖中有建筑遗迹的可能性。
  
  风浪冲蚀说认为,古代的淀山湖不一定像今天这样宽阔,这样浅坦。它可能只是古代长江泄水道的一部分,先民们在湖边劳动生息,时间长了,湖岸在风浪的冲击下逐渐坍塌,直至危及生活区时,他们才迁居新址。这样,千百年下来,湖面一年比一年开阔,冲入湖中的生活遗址也就一年比一年远离现今的湖岸。这种由风浪冲蚀作用造成的地貌改观情况,在上海地区就有发现。
  光绪《月浦志》记载,在长江南岸,宝山县月浦镇东北六里,有黄窑镇,其地以烧窑为业,今没于海,仅有石皮街在。渔人于小汛潮退时,立街上捕鱼。另外,关于上海南部濒海地带的坍塌情况,不但见于史料记载,如前所述,考古工作所发现的遗迹遗物,也证实了大小金山沦入海洋的事实。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21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