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爱,就是承担


□ 魏峰

摘 要:

他拥有一个普通的家,但却是一个幸福的家。 说这个家普通,是因为他在单位是一个普通的科员,她在公司是一个普通的职员,两个人每月工资加一起在这座省会城市并不高,每月除了给女儿交托赍外,加上油盐酱醋茶和水电气等各种杂七杂八的费用,


  他拥有一个普通的家,但却是一个幸福的家。
  说这个家普通,是因为他在单位是一个普通的科员,她在公司是一个普通的职员,两个人每月工资加一起在这座省会城市并不高,每月除了给女儿交托费外,加上油盐酱醋茶和水电气等各种杂七杂八的费用,所剩无几。他们住不足60平方米两室一厅的居室,要说还可以;为了照顾自己年迈的父母,五口人在一起不免有些紧张。女儿越来越大了,需要分床睡,然而两个卧室连个小床都放不下。她常对他说,我在单位就这样了,辛辛苦苦一个月也挣不了几个钱,你可得努力,将来也换个大房子,给你单独一个书房,你也清净,我和女儿也清净,不然每天晚上你写文章上网,键盘噼里啪啦的,我们总睡不好觉。
  这时,他总是默不作声,但心里却有一份沉沉的责任。他想让父母晚年幸福无忧,他想让孩子从小有一个良好的教育,他想让她在外面也光鲜靓丽。他在单位常常加班加点,努力工作。其实,他也没有多高的企求。他知道自己不是当官的料——更重要的是在机关,他是个“三无男人”。一无做官的父母,二无钱,三无关系。他要的就是工资高一点。使生活过得更殷实一点。他是一个喜欢舞文弄墨的人,并且骨子里还有些浪漫情调。说实话,如果没有钱,一切都是瞎掰。说起钱,这不是他的追求,可现实终归是现实,比如情人节他倒是很在乎,结果连个玫瑰花都没舍得给她买。她也说,她不喜欢花里胡哨,那是年轻人的事。不过,他们并没有老。
  这天,他还在班上。她给他发短信:明天是三八节,可是俺妇女的节日,你给我写一篇文章吧——要写好呀,我晚上下班回家看。是的,自从他们结婚后,他从没有间断过,每到这一天,他总是要写一篇记录他们婚姻的文章——或捡拾起寻常生活的一次牵手,或一次月下散步,或一个他们彼此遗忘而又曾经彼此感动的故事。每次她看着看着,就流泪了。她是为日子的平实与淡然流泪——生活能过到这一步,不容易——这也是她向往的、普通人的幸福生活。
  他接到短信的时候,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但是他强忍着泪水,没有让那不争气的液体流出来。他的主任安慰他:没事,这次干部推荐确实只有两个名额,可是现在我们单位有你们三个年轻人,你就再等等吧,以后有的是机会。他没有更多地说什么,只是说了声谢谢主任,然后干自己的活儿去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不能说,他没有欲望,是个男人,都想进步。不为别的,也得为自己的家。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9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