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教体育 > 教育 > 《21世纪》 > 2010年第02期

月亮熊,或将停止哭泣


□ 翟明磊

摘 要:

生取熊胆汁是一种残忍的行为,却因为巨大的商业利益和社会传统,至今尚未绝迹。一群来自全世界的志愿者,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花了十几年时间,致力于解救被抽胆汁的黑熊

生取熊胆汁是一种残忍的行为,却因为巨大的商业利益和社会传统,至今尚未绝迹。一群来自全世界的志愿者,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花了十几年时间,致力于解救被抽胆汁的黑熊
  
  握手
  本能地,她一下子握住了熊掌,这头熊也轻轻地捏了捏罗便臣的手心
  
  Robinson Jill是一位生活在香港的英国女人,按照粤语的发音和译法,她给自己取名叫“谢·罗便臣”。1993年的一天,她与一大群游客在广州郊区的一个养熊厂参观。作为旅游项目,导游常带游客去那儿购买与熊尤其是熊胆有关的商品,比如胆汁药、熊胆酒、甚至是熊胆眼药水和熊胆牙膏,等等等等。其他人在采购时,罗便臣一不小心一个人走进了熊房,就是养熊的地方。
  一开始,黑乎乎的空间里看不出什么,只能闻到浓烈的屎尿味和沉闷但节奏激烈的撞击声。当她在黑暗中稍稍能看清时,眼前出现的画面让她惊呆了——数十只铁笼里关着数十头熊!
  每一只铁笼都像是个横卧着的老式双开门冰箱,但不是躺在地上,而是悬在半人高的空中,四角各有一根支架固定在地上。每一个铁笼里,都有一头黑熊在挣扎,发出各种各样的呻吟,或者难受地撞着、磕着铁笼,因为这些铁笼对于熊来说实在太小了。他们的身体已经被狭小的空间卡死,只能长期维持俯卧状,不能蜷曲,不能转身,甚至很难挠痒。
  每头熊的肚子上,都插着一根金属管。
  罗便臣明白了,外面一切和熊胆有关的产品都来自这儿,这些金属管都是抽取胆汁用的。熊被固定在空中,也是为了让人能够蹲下抽取胆汁而设计的。
  突然,她的后背被轻轻拍了一下!罗便臣一回头,看到是一头大熊从笼子里探出的前掌。她没有害怕,也不知道熊掌可以拍死人。本能地,她一下子握住了熊掌,这头熊也轻轻地捏了捏罗便臣的手心。
  人和熊的目光凝视在一起。人,读出了熊眼光中的求救信号。罗便臣记得,那种在苦难中投出的目光,很温柔:“这一刻我意识到,这只熊也许永远也不能被解救,但她向我传递的信息让我永生难忘。”
  罗便臣说:“这是我一生中接受到的最强烈的信息,黑熊的眼光一下子刺穿了我的心,就像看到被殴打、被欺负的无辜孩子……我有一种本能的反应,要为黑熊做点什么。”
  数年后,罗便臣在自己的右肩纹上了“月熊”两个中文字:“靠近骨头的地方,刺的时候非常痛。”
  “月熊”的学名叫“月亮熊”,又称“亚洲黑熊”,这是一种性情温和,常年食草,只有在饥饿与哺乳时食肉的熊,以胸口金黄色月芽纹出名。他们的胆汁在古代中医典籍中就有记载,属于药材。到了80年代,民间兴起养熊业,当时,《野生动物保护法》尚未出台。权威的统计资料显示,发展到最高峰时,全国养殖场有7000头月熊。像两支香烟那么长的金属管会刺入他们的胆部,一天取两回胆汁。
  上世纪90年代初,罗便臣是一家动物保护基金的成员。熊场一幕改变了她的人生,之后5年她始终为黑熊奔走,想建立一个较大的救护中心。可是她所在的基金始终认为没有准备好,她却再也等不及了。
  1998年,罗便臣放弃了优厚的职位,和朋友们一起创办了亚洲动物基金会。
  为了筹款,这个一无所有的基金会奔走在世界各地。同样是一位美丽而勇敢的女性,德国志愿者索芙不顾罗便臣的劝阻独创了跳伞筹款:她穿上特制的黑熊服,一次次从直升机上跳下来,在安全着陆后她会对围上来的欧洲人唱一首悲伤的黑熊歌曲。
  在他们的努力下,募款就像滚雪球一样慢慢扩大。10块、100块,基金会的捐款90%来自全世界一个个普通的家庭。
  2000年7月24日,罗便臣代表亚洲动物基金会与四川林业厅、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签订了一个三方协议。协议包括:2005年以前,从条件比较差的养殖场解救500头熊;在10年内推广到全国;四川林业厅承诺,将会逐渐淘汰养熊业,在四川龙桥林场中,200亩荒地将被用来修建黑熊拯救中心。
  完全由国外的基金会独立建设动物保护基地,这是中国第一次。
  
  受伤
  “弗兰茜”从小被关在连人也只能缩身而进的小笼子里
  
  第一批黑熊来到了拯救中心。看到这些黑熊,罗便臣泪水一下子下来了。第一头黑熊叫“安德鲁”,他只有三条腿,一边前掌与熊臂被砍掉了,瘦得皮包骨头。志愿者们马上通宵达旦地开始救助。现在安德鲁长得英俊温和,已经是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形象大使。
  黑熊是种天性爱自由的动物,在野生环境中每平方公里只有一头。而在养熊厂,他们被关在无法直立的笼中。各种各样的挤压笼让它们生不如死,不少黑熊咬自己的膀子,头猛烈撞击铁笼,有的黑熊因为撞击,额头与脸血肉模糊,没有一根毛了。“有时真觉得是个谜,我们花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黑熊从狭小的笼子里拖出来,真不知道他们当时怎么把活熊塞进去的。”救护组的成员吴国建称。
  有志愿者猜想,如果那些熊场主人人道一点的话,也许是麻醉了以后把熊硬塞进去的,所以要解救这些黑熊,也不得不先进行麻醉,然后费九牛二虎之力把他们拖出来。
  一头叫“腊肠”的黑熊运来时,脸和爪子全部溃疡。原来熊的指爪如果不在野外磨用,也会像人一样慢慢长长,甚至最后长成360度的螺旋型,尖利的熊指甲会深深倒刺进熊爪。被解救一年后,“腊肠”成为了伙伴中的爬树冠军。
  罗便臣的办公室也是宿舍,是一排用茅草铺盖的建筑。在她的办公室旁边有一间同样风格的熊舍,住着一头叫“弗兰茜”的母熊。她只有一头黑猪那么大,不足正常黑熊体型的三分之一,而且,她的头占到身体的三分之一,比例非常不协调。正常情况下,熊的头部大概占2米多身高的五分之一——她是一头“侏儒熊”。“弗兰茜”从小被关在连人也只能缩身而进的小笼子里,22年后,停滞的发育让她变成头大身小的可怜样。狠心的主人将她四爪的第一个指关节全部剁掉,让她无法爬树无法抓握,而且因为抽胆,心肺都有病。罗便臣最怜惜她,所以安排她的单身熊舍紧挨着她的宿舍。现在她享受着自由自在的生活,人们叫她“会笑的熊”。
  志愿者们发现,月熊患肝癌的比例很高。有肝胆科医生分析说,这与长期抽胆汁有直接因果联系,因为胆囊连接肝脏,当导管插入胆囊,细菌、病毒会污染胆汁,导致胆囊病变、发炎。然后,这些问题会随着胆管侵入肝脏,逐渐发展为肝硬化、肝癌。
  野熊的正常寿命是25岁,动物园里的人工养殖熊大都能达到30至35岁。但养殖场里被抽胆的熊,往往活不到一半。志愿者朱柯见过最短寿的熊只活到3岁,他已经患有严重的肝癌。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9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