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空间与距离的哲学


□ 张文英

摘 要:

空间是一个场,基本上由一个物体与感觉它的人之间产生的相互关系所形成,没有空间规定的具体事物是不存在的。

  空间是一个场,基本上由一个物体与感觉它的人之间产生的相互关系所一形成,没有空间规定的具体事物是不存在的。而距离是指两物体在空间或时间上的相隔,是空间的度量,距离无非是远与近的相对。

  世上万物都需要空间赖以生存,而物体之间的距离,对物体的存在状态有重要的影响。如,据研究,当培养基上只有一个细菌的时候,虽然其繁殖不需要其它细菌的帮助,但其繁殖力会很弱。当菌数增加,形成合适的菌群时,繁殖力则较强。更有意思的是,当两个细菌之间距离过近时,彼此会释放毒素攻击对方,以便为自己争取更大的个体空间。

  20世纪60年代,动物行为学家约翰·B·卡尔洪( John B.Calhoun)提出过度拥挤导致的“行为沦陷”( Behavioral sink)理论。他在马里兰州洛克维尔农田用老鼠进行动物实验,研究老鼠在空间有限、繁殖过量情况下产生的行为异常,如具有破坏性行为、高度紧张的侵略性、繁殖和养育的失败、同类相食、死亡率升高以及出现异常的性模式等等。他的结论是:空间本身是生活的必需要素。这一研究发表在《科学美国人》(1962),并成为城市社会学、心理学领域的重要理论之一。

  因此,距离与合适生存空间的关系以及维持合理关系的物质基础是现代科学研究的热点。作为低等生物的细菌和老鼠尚且如此,人与人、人与物之间的合理距离与良好生存空间的研究就更为复杂,也是社会学、建筑学、环境学等众多领域的研究热点。如今的大城市,急剧膨胀,其所包含的物与人之间的各种距离已经超过容许限度,变得过密,从而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大城市的精神与物质的荒废是有目共睹的,原因之一就是城市的规模太大,已经开始溢出了自身可能控制的范围。如何在城市的膨胀、空间的挤压过程中寻找新的平衡,需要建立新的方法论。

  空间的变化和层次是无限的,而距离也具有远近虚实等多样性。时间和空间的一切距离正日益被缩短,人在最短的时间里把最长的距离抛在身后,从而以最短的距离把万事万物都置于眼前。但是,对所有距离的疯狂废除并没有带来任何亲近,因为亲近不在于缩短距离,而大距离就其本身而言也不是疏远。有时候物理距离近了,心理距离反而更远了,就像如今密集的居民楼里连对门邻居是谁都不清楚一样。就距离而言,除了物理距离外,还包括社会的、心理的各种距离,反映了人类在不同条件下对距离要求的错综复杂。

  城市的聚集与扩散过程,主要通过信息流和物质流来实现。信息流是通过信息获取、处理和传输过程来实现,基本可以实现“零距离”和“零时间”,模糊空间概念,淡化时间意义,冲破地域、国界的限制。而物质流,包括货物流、人才流则有很强的时间和空间概念,遵守近地法则,需要靠现代交通来完成。网络空间的建立与完善形成了新的生存状态——“网络生存”。对于存在主义的鼻祖而言,这是一种始料不及的新类别,海德格尔、萨特等人并没有对这种生存状态给予任何预言。城市物理空间的拥挤、网络的低成本以及无限延伸性,使得网络这种虚幻的空间变成一种新的、越来越让人依赖的空间,极大地改变和延展了传统意义上的生存空间和交往距离。传统意义的城市是地球表面的一种物质实体,但在未来世界里,城市已经不仅限于只存在于地球上了。在信息化的过程中,注定会产生新型的城市空间。正如麻省理工学院( MIT)建筑城规学院院长威廉.J.米切尔( William J.Mitchell)在《比特之城》(City of Bits)中指出的,“在21世纪我们将不仅居住在由钢筋混凝土构造的‘现实’城市中,同时也栖身于数字通信网络组建的‘软城市’里。由于旧的人体版本——猿猴2.0版( Monkey2.0)已不能满足需要,我们人人都变成了电子人( Cyborg)。”人类正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人的身体居住在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的交汇点上,生活在信息与传统建筑融合的空间中,建筑形态也将因此而发生突变;新的软城市与现存的由砖头、混凝土和钢铁堆积起来的城市并存、互补,甚至在相互竞争、矛盾中寻找和谐。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21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