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切客,到互联网上签个到


□ 周秤子

摘 要:

什么?你还在为威客、拼客、试客着迷?还在纠结于凡客体?那你OUT了,如今最流行的"客"可不是这些,而是切客。切客不是浮云,更不是神马,他们只是一群热爱电子产品并提倡移动新生活的潮流人士。他们热衰于向全世界的网友透露自己的位置,并乐意将自己的头像嵌在实时卫星地图上,喜欢随时随地check in(签到)自己的所在地,"我在王府井逛街"、"我在华强北唱K"……参与的人只要打开手机的无线上网功能,通过3G或是GPS定

  什么?你还在为成客、拼客、试客着迷?还在纠结于凡客体?那你OUT了,如今最流行的“客”可不是这些,而是切客。

  切客不是浮云,更不是神马,他们只是一群热爱电子产品并提倡移动新生活的潮流人士。他们热衰于向全世界的网友透露自己的位置,并乐意将自己的头像嵌在实时卫星地图上,喜欢随时随地check in(签到)自己的所在地,“我在王府井逛街”、“我在华强北唱K”……参与的人只要打开手机的无线上网功能,通过3G或是GPS定位到自身所在地,就可以Check in该地点一次,登入一个地点越多次,用户的头衔上升得就越快,和玩大富翁升级没什么区别。

  如今,切客已经不只是某一小群人的活动了,作为一个新兴群体,他们已经悄然间在世界各地兴起,并借着快速发展的高新科技迅速传至我国各大城市,只要手机能够上网,那么你也可以轻轻松松当“切客”。

  “切客”让我脱离宅生活

  “切客有风险,加入需谨慎。”大麦的QQ签名上写着这样一句话,只因为他觉得从“切客”进化成“切客控”是件自然而然的事,一不小心就会成瘾。从最初开始玩到现在着迷,大麦平均每天都会有近30条的“签到”记录,可以说只要不睡觉,他平均一个小时都会签到一次。但这不是最厉害的,大麦说他有个朋友最多一天有70多条。

  做切客也是有等级之分的。如果你到一个地方“签到”的次数比别人都多,那么你就成为了这里的“地主”。但只要有人在最近一个月内在此“签到”的次数超过“地主”,那么你就要将宝座让给别人。大麦就曾经与别人争过好几次的地主.每个月都争得异常凶狠,为此,他甚至戒掉了“宅”的习惯。

  以前没有接触“切客”这个新鲜玩意儿时,大麦每天下班后都是闷在家里,不是看电影就是打游戏,连吃饭都是叫外卖。但是现在不同了,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切客等级变得更高,大麦得不断去新的地方签到。通过一次又一次出去行走,大麦也开始爱上了家以外的生活。他还经常与在同一地点“签到”的“切客”交朋友,分享彼此的攻略和图片。

  最让大麦佩服的切客当属2010年被媒体大肆报道的神人——汤姆。要知道,他不仅是个神一样的切客,更是个情圣,汤姆在北京电子地图上为女友珊珊写下两行汉字“生日快乐,我爱你!”看似没有什么新奇,但内行人一眼就能发现,这两行七个字加两个标点符号,一笔一划都是由电子地图上成百上千个“红气球”,也就是签到点组成的:为了达到这个效果,汤姆需要先在地图上设计出汉字,然后确定构成笔画的“点”,接着,就是跑到地图上“点”所对应的实际地点,利用手机上的电子地图和相关位置软件“切客签到”,用一个接一个的签到图标构成笔画。单一个感叹号,就需要在30多个地方签到,为了形成贺卡外框画的一个圈,汤姆需要跑将近50公里路。

  不过,崇拜归崇拜,大麦可不会那么容易认输,“如果我有女朋友的话,相信我也能做到。”他嘿嘿地笑着,又掏出手机准备新一次的签到。

  “切客”给我带来更多朋友

  哈莉也算得上是一名资深“切客了。早在国外留学时,她就已经接触过这个,回国后就停止了。没想到最近切客在中国也兴起了,这真是让哈莉意外。哈莉说,尽管看似新奇,但是“切客”的技术含量并不高,之所以现在能够爆红,无非是因为手机应用技术成熟的结果。手机成为兼容GPS、电子地图、网络社区等技术的终端,为我们随时随地网上签到创造了条件。

  当然,切客生活也着实给哈莉的生活带来了一些方便。她喜欢去咖啡馆喝咖啡,但是男友在外地,身边也很少有朋友陪,一个人去就会觉得很无聊。现在就不一样了,只要哈莉在咖啡厅掏出手机“check in”一下,说说自己所在的方位以及此刻的心情,可能马上就会有人回复她的消息——“这么巧,我也在这里,墙脚那个穿白T恤的就是我,一起聊聊吧。”别以为这是在拍电影,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好几次,现在哈莉和那几个“切客”都成了固定“咖友”。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切客们也都容易扎堆,没办法,大家血液里多多少少都带着点文艺因子,像一些艺术沙龙小剧场、风格很in的小店,以及明星订婚的饭馆,每天都会高频率地被“切客”潮人竞争“抢注”,哈莉的一位切客朋友说自己处处“签到”不过是为了在经常出现的地方留下自己的痕迹,以便把所处的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联系起来。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21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