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DNA的疑惑


□ 一鸣

摘 要:

科学制造的误会,终于通过科学的解释得以消除。

  ◆一鸣

  两个相爱的人遭遇男方父母的反对。在女方已怀孕的情况下,父母勉强认可 没想到孩子生下就“夭折”了,相爱的男女终于没有走到一起。4年后,即将出国的产科医生突然找到女方,说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当年的孩子并没有夭折,是他们从中做手脚,使了瞒天过海之计。然而,母亲带着儿子去做DNA鉴定,结论却是母子俩没有血缘关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父母干预,曲折恋情在丧子后夭折

  今年30岁的聂奇是天津市人,母亲是政府机关的处级干部,父亲是一家装饰公司的老板,家资上百万:2004年3月,24岁的他与大他3岁的冯薇相识并相爱了。当时,正在读研究生的聂奇来到冯薇所在的会展中心实习。冯薇来白河北农村,精明能干,活泼开朗,聂奇跟随她四处奔波拉参展客户、一个月下来,冯薇的业务量居公司第一,展位提成得了上万元。那天晚上,冯薇借着酒劲,大胆向聂奇表达了爱恋之情。就这样,他们成了一对浪漫情侣。

  2005年春节,聂奇将冯薇带回家。聂母得知冯薇的情况后,明确地向儿子表示:“你长得帅气,又是研究生,家庭条件也好,为什么要找一个比自己大那么多、没有学历的打丁妹?”热恋中的儿子怎么也听不进母亲的话,索性与冯薇公开同居。聂母一气之下,找到冯薇的单位,当着众人的面警告冯薇:“你这么大年纪还勾引小男生,将来一定自食恶果!”

  冯薇为此顾虑重重。她考虑再三,提出分手。聂奇却格外坚定:“我自己的幸福掌握在自己手中,谁也改变不了我的选择!”两个月后,冯薇怀孕,聂奇把这个消息告诉父母,并表示希望马上结婚。

  2005年12月8日晚上,冯薇出现早产预兆,剖宫产后子宫大出血,产出的男婴由于产程太长,吸人大量羊水而奄奄一息。医生建议立刻转院抢救。要把大人、孩子分置两处,两边都得有亲属照看,聂奇便把父母叫来帮忙。于是,他的母亲宋淑萍和父亲聂春山一起赶来,立即把孙子送往另一家医院,留下聂奇在原处照顾冯薇。经过抢救,第三天夜里,冯薇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然而,几个小时后,宋淑萍告诉聂奇一个不幸的消息:“孩子死了,已经被送进医院太平间。”

  冯薇悲痛欲绝,精神大受打击,出院后一度得了抑郁症,每天以泪洗面。

  2006年1月,聂奇毕业工作,冯薇以为终于可以与聂奇结婚了。然而,聂母依然极力反对这件事。此时的聂奇,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变得十分挑剔,两人时常为一些小事大吵大闹。经历了丧子之痛的冯薇一下子老了好几岁,在聂奇眼里,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妩媚与可爱。不久,这段恋情终于画上了句号。

  医生良知发现,引暴惊天秘密

  与聂奇分手后,冯薇认识了现在的丈夫江海。江海是一位中学教师,善良憨厚,对冯薇关爱有加。他俩有一个女儿,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没想到,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

  2010年8月25日,冯薇突然接到当年为她接生的医生杨莉的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要立刻跟她见面。

  见面后,杨莉说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他们4年前“夭折”的儿子并没有死,是聂奇父母买通医生,用了瞒天过海之计!原来,当年宋淑萍夫妇托卫生局的关系找到杨莉,求她配合保守这个秘密。迫于上级领导的压力,杨莉答应了。但这3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良心的煎熬。上个月,她办好了移民手续,要去美国为留学的儿子陪读。想到那一对悲情离散的母子,在她出国后将永无机会得知真相,眼泪忍不住簌簌而下……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她决定将真相说出来,于是设法联系到冯薇。

  失去的儿子竟然还活着!冯薇被巨大的喜悦所淹没,决定不顾一切也要找到儿子。她从一本发黄的通讯录上找到聂奇当年的电话。拨打后,显示是空号。

  4年了,一切都已物是人非,要想找到儿子,谈何容易!冯薇决定先取得丈夫的支持。当晚,冯薇将杨莉的话和盘托出,并说出了自己想找儿子的想法。敦厚的丈夫没有一句责备,反而表示全力支持。第二天一下班,冯薇就找到了聂奇父母的家。开门的是一位与聂奇父亲年龄相仿的老人。冯薇说明来意后,老人告诉她:他是聂父的同事,4年前买下他们的房子,办好相关手续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看来聂奇父母是有意躲着她,冯薇更加相信杨莉说的都是真的。可是人海茫茫,上哪儿去找有意躲着她的那家人呢?在所有的希望落空之后,冯薇求助于警方。在户籍警的帮助下,查到了9个与聂奇父亲同名者的信息和资料,其中6人与聂父年龄基本吻合。冯薇就一个一个登门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当找到第五个人时,终于有了收获。

   那天,冯薇按图索骥,敲开一扇小区的住宅门。一个小脑袋从门后探出来,“你找谁?”这个4岁左右的小男孩引起了她的注意。冯薇蹲下身子,正待仔细打量,突然门后传来声音:“乐乐,你在跟谁说话?”随即门打开了,冯薇和说话的人都一怔,那人正是聂奇的母亲宋淑萍!宋淑萍脸色骤变,一把拉过乐乐,一边训斥他不该和陌生人说话,一边重重地将门关上。冯薇从宋淑萍紧张的神色上判断:这个叫乐乐的男孩一定就是她与聂奇的儿子!无论冯薇怎么恳求,宋淑萍都不肯让她见孩子。冯薇失望而归。此后每个周末,她都去乐乐所在的小区,但均未能见他。9月中旬,冯薇打听到乐乐上学的幼儿园,谎称是乐乐的姨妈,才终于与他见了一面。看着乐乐俊朗的小脸,她更加认定这是她和聂奇的儿子。冯薇不再企图感动聂家父母,期待他们说出真相。在律师的建议下,冯薇向法院递交了一份请求确认其与乐乐系亲子关系的诉状。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21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