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隐婚男女》:“时空压缩”中女隐婚族的身份


□ 何燕李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四川成都610064

摘 要:

《隐婚男女》以独特的视角探讨了三对隐婚男女的隐婚目的、过程和结果。其中以张静宜和曼迪为代表的隐婚女性,尽管具有不同的隐婚理由,却有相似的隐婚过程以及相同的隐婚结果。在整个隐婚过程中,两者的身份走向为甘愿无名有分→渴望有名有分→最终无名无分,而她们婚姻时空中的男性,不仅能够向其他女性无限敞开自己的身份时空,还能在过程和结果中事业有成,最终让女隐婚族的身份走向昭示出一个显眼的主题:这是男人的世界。

■何燕李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四川 成都610064)

[摘要]《隐婚男女》以独特的视角探讨了三对隐婚男女的隐婚目的、过程和结果。其中以张静宜和曼迪为代表的隐婚女性,尽管具有不同的隐婚理由,却有相似的隐婚过程以及相同的隐婚结果。在整个隐婚过程中,两者的身份走向为甘愿无名有分→渴望有名有分→最终无名无分,而她们婚姻时空中的男性,不仅能够向其他女性无限敞开自己的身份时空,还能在过程和结果中事业有成,最终让女隐婚族的身份走向昭示出一个显眼的主题:这是男人的世界。

[关键词]隐婚;身份;时间;空间

当隐婚成为一种时代要求,一种必须的时尚和社会现象时,娱乐圈、白领阶层、婚外恋关系中滋生一场旷日持久的隐婚浪潮,这些隐婚族的隐婚结果备受关注,而女隐婚族的身份走向则更是令人堪忧。

一、无名有分

步入隐婚族行列的张静宜和曼迪,被动、主动地承受着无名有分的婚姻身份。两者代表不同阶层的隐婚女性,前者是拥有爱情、沦为房奴、渴望改善生活的小女人打工族;后者则是生活富足、强势干练、渴望爱情、事业有成的女老板。

张静宜承受无名有分的隐婚理由是丈夫诱人的工资,而她沦为隐婚族则分为被动和主动两个阶段。

首先,被动隐婚。

影片开始时,张静宜在家中享受着女皇般的待遇:土里土气的崔民国为其做好早餐,随后送其上班,对其百依百顺。当被丈夫问及有什么宏伟蓝图时,玩弄着手机的她说: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个什么都不用做的富太太。听到答案的崔民国差一点追尾,于是她清醒地自我改变:这有点不太现实,现实地讲嘛,就是给你生个大胖小子。

在灯红酒绿的酒吧中,满身土气的崔民国与洋气风流的好友托尼见面,后者号称单身,但身边永远不缺女人。因为其单身掩饰的个人空间,能够全方位地向无数女性开放。而带着婚戒、头发稀疏的崔民国则从生活层面对其抱怨:你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我还背着一百多万的房贷呢。在托尼的推荐下,崔民国尝试着应聘连梦香水公司的总裁助理,改变自己窘迫的生活境遇,但是这种高工资背后潜伏的硬性条件是:我的老板曼迪要一个二十四小时随时听候差遣的男人,已婚免谈,戒指我帮你收着;对于总裁助理这个职位有特殊的要求,就是三年之内不可以结婚,没有年假,要随时听从公司的派遣。

这种对时空尺度的要求是常见的当下人抵抗“时空压缩”①的办法,企图无限制地拉长时间,扩展空间,以克服时空障碍来追求利润或其他形式的好处,因为“惟有通过时间才能被征服”②,而且人类能够把时间空间化。因此员工只能无限制地延长自己的结婚时间,或者无穷地缩短自己的婚姻时间,直至完全被淹没遮蔽,而婚姻空间也开始发生变化,因为伪单身的外衣让原本属于两个人的私人空间,向其他人敞开,直至不同的人都能无限闯入。

随后,托尼要求崔民国绝口不提自己的已婚之事,并且帮他编造了一个合情合理的单身理由——先天性肾亏。为此在翠西的帮助下,打败如实坦白自己即将结婚的最后一个应聘者,赢得月薪一万五的助理职位。在离开公司前,托尼除了恭喜崔民国外,还再次告诫他:从今天开始,你是单身。

崔民国的伪单身源于曼迪的应聘要求以及丰厚的工资诱惑。那些耀眼的数目,让崔民国在张静宜面前挺直了腰板:我崔民国现在已经是连梦香水公司的总裁助理,就你们公司楼上那家,月薪一万五,我决定了这个周末我们大扫荡,不贵不买,别给我客气,我非常乐意。张静宜的喜悦和崇拜之情溢于言表,在谈话结束前,她嘱咐道:你记住,你是结了婚的人。崔民国立即亮出自己手上的婚戒,从此张静宜开始被动地成为隐婚族,即在自己的婚姻中承担着无名有分的身份,只在有限的范围内占据崔民国的私人时空。

其次,主动隐婚。

崔民国工作和工资的改变让张静宜在家中的地位明显变化,完全违反其闺蜜如小果的四条好丈夫手册:下班就回家、钱都给你花、付账特别勤、体力像十八。就在这个时候,张静宜无意间听到丈夫单身的传闻:原来他有病,难怪他一直单身。回到家的崔民国立即受到质问:说你自己是单身,什么意思,想扮隐婚族是不是?而他的答案既合理又委屈:现在很多大公司都要求员工单身,我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嘛。

当张静宜让他立即辞职时,他先是抛出杀手锏:我不也是为了这个家嘛。随后交出工资卡:明天疯狂购物,原谅我。握着卡的张静宜就这样主动步入隐婚族行列:从今天起咱们要小心,不要暴露身份。于是两人携手演绎一场婚姻谍战,战争的宗旨是:工资诱人数目,爱人仍需潜伏。这场战争的成本是张静宜逐渐失去的支配丈夫崔民国时空资源的权力,只能在家庭时空中独守两人的婚姻之路。

七夕节来临时,张静宜做好早餐,希望丈夫能为自己买喜欢的珠宝当礼物。然而,崔民国虚构的单身时空建构的单身身份,成了心情抑郁的曼迪的发泄对象,最终占据了他所有的情人节时空。这种任意被占用的时间和空间,是崔民国伪单身的代价,作为“爱情所迫,必须结婚;生活所迫,必须隐婚”的伪单身群体,为了达到改善生活、兼顾爱情等目的,不仅必须把自己的私人时空奉献出去,同时还要把婚姻时空也全部出租,因为“群体的划分都是进入空间——时间结构的每个时刻划分出来的,那种结构把各种范畴分派给它的场所和时间”③。

最终张静宜不仅没能得到礼物,还做好饭菜,独守空房过完七夕,这就是他们租赁婚姻时空,建构崔民国虚构的单身时空的价码,让张静宜对曼迪身边的崔民国抱怨:你给我一个准确的时间,你说十分钟,现在都一个钟头了,你可以不给我买礼物,如果你让我一个人过七夕,我给你没完,到底还要多久啊;崔民国对身边的老板抱怨:我想知道我们大概到几点,你说我接个电话又怎么了,今天过节啊,客户都在过节,我就不能有点私生活吗,我干吗要陪你加班;而支付这个价码的曼迪的答案则是:客户浪费我们的时间,我们不能浪费自己的时间,我跟你理一理下个礼拜的工作安排,你赶时间吗?你现在就是上班时间,你是我的助理,我没有下班,你需要在上班状态里,你再接一个电话就永远不要回来。

同作为普通的、挣扎在小康线上的张静宜相比,生活富足的曼迪的隐婚则别具一格。

首先,隐婚对象——明星阿伦。

阿伦在影片中一共出现了三次,前两次都是出现在电视上,立即影响曼迪的情绪。第一次的主题是——伦哥新恋情,阿伦赶紧辟谣:花心吗,我想对所有的朋友说,我虽然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可我真的是一个非常专一的人。

第二次是七夕节接受专访:今天是我们中国人的情人节七夕,我想祝电视机前所有的观众朋友们情人节快乐。当被问到七夕情人节应该怎么过时,阿伦满眼无辜:你真的问到了我的痛楚,因为我现在还是单身,如果我真有一个很爱的女孩,在这样的日子里,我觉得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第三次是在太姥山的拍摄现场,当记者问阿伦:最近有杂志拍到你和某女星在酒店出没,那个是你女朋友吗?

阿伦:嘘,不要瞎说,哎,我对你好不好啊,不能这么八卦啊,这对人家女孩子可不好,而且人家父母看了也不高兴。

记者:伦哥,有秘密传闻说你和你的女友秘密订婚,这个是真的吗?

阿伦:说什么呢,我忙得连谈恋爱都没有时间,要是真的订婚啊,我肯定会开记者会,发帖子给大家,到时候再给大家红包。对了,还是说说跟电影有关的事吧。

这是曼迪与阿伦惟一正式的见面,阿伦看见转身离开的曼迪,追上前去打招呼,在他们的对白中,曼迪道出了阿伦的隐婚手段和本质:你也没变,善于说谎。一个骗子的最高境界就是把自己都骗得服服帖帖的。我一直想告诉你,不爱一个人并没有罪,但是用歪理去伤害一个爱你的人,才是最大的罪过。恭喜你,你做到了。

作为明星的阿伦,一直清空自己的婚姻空间,让其无穷压缩直至在物理时间和心理时间上接近空白,再用专一、忙碌、忠诚等借口抹掉任何遗留的婚姻、爱情时间的痕迹。始终保持自己绝对单身的个人空间,从而维护自己良好的形象和知名度以及如日中天的演艺事业。

其次,隐婚理由——爱情、婚礼。

备受压抑的曼迪终于对伪单身的崔民国敞开心扉:你结过婚吗,我结过,还离婚了。你知道他是谁吗?其实,我已经结婚7年了,7年前他还默默无闻,他答应我,等他有一天成名之后,他要办一场最盛大、最浪漫的婚礼,昭告全世界,我是他的老婆,我一直衷心祈盼着那一天的到来。

曼迪被无限拉长的婚礼时间,是阿伦隐婚的单调借口,也是他明星身份的要求,首先“工作空间需要人们为完成工作扮演一定的角色,并遵循惯例”④,其次,明星身份越来越多地依赖形象。

曼迪因为爱,甘心情愿地任阿伦成倍拉长婚姻时间,而就在他任意拉长时间的同时也在破坏他们本该独自拥有的婚姻空间,因此在人为无休止地压缩的婚姻时空以及阿伦无限扩展的个人空间中,作为妻子的曼迪起初只是被遮蔽,随后则逐渐被清空,以至于其占据的另一半身份空间,在现实生活中名亡实亡,而只在一纸结婚证上还能名存实亡,因为阿伦在抽空自己婚姻时空的同时,也就抽空了曼迪的身份。

二、有名有分

无名有分的婚姻,给有名无分的他者提供了方便的时空入口,不仅为第三者靠近一点腾出时空,同时也让自己与他者共存共生。于是,面对即将涌入的人流危机,女性开始渴望有名有分的身份,不仅试图昭告天下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单身,而且想明确告诉对方:这个男人婚姻中的另一半就是我。

张静宜与崔民国有难同当的决心,在停车场发现丈夫搭乘曼迪的车回家后烟消云散了。因为之前她原谅他私自隐瞒单身的条件是:原谅你可以,不过你要保证跟公司的女同事至少保持五码距离,否则离婚,而他自我增加:我保证,十码。

于是,张静宜闯入曼迪的办公室,公事私办。此时,渴望有名有分的她顾不上崔民国的嘱咐:不要暴露身份。径直走向闯入自己婚姻空间,成倍占据夫妻相处时间的曼迪,并与她面对面进行女人间的名分博弈。

起初掌控话语权的是张静宜:上班时间更容易忽略火灾隐患,有不尽情谊的地方,请您原谅;请问这里除了你之外,平时谁还可以随意进出啊;这烟头是谁抽的?客户会抽五块钱一包的烟,记得掐灭烟头;他是你助理啊,你刚才叫他民国,听起来你们俩的关系挺密切,上级对下级称呼这么密切暧昧,不会被人误会吗;这满满一柜子的巧克力是你们俩谁的?

随后张静宜的优势很快被强势的曼迪夺走,并且在曼迪质问她时节节后退:柜子里的东西是谁的,不关你的事;谁要在我办公室抽烟,也不关你的事;我要怎样称呼我的助理也不关你的事;但你严重地骚扰我,就关你的事,民国打电话给她的经理,我要让她永远消失在我的面前。

无名有分的张静宜输给强势闯入自己婚姻时空的曼迪后,这场余烟未消的战争延续到家中:你还回来干什么,怎么不跟你老板回家呀;告诉你崔民国,想接我的人多的是,开宝马奔驰的人都有,我没给你戴绿帽子,怎么你想先下手为强啊。随后直击恢复有名有分的身份主题:(如果你和你老板是清白的)那你告诉你老板,我是你老婆。张静宜这种对有名有分的身份渴求,除了来自于走向有名无分的曼迪的威胁外,还有崔民国对自己逐渐改变的态度。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21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