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中国互联网“反垄断”


□ 崔晓火

摘 要:

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壮大,以创业型小公司的湮灭为代价,这种资源性垄断对IT产业的更新换代无益" 中国为什么没有Instagram?" 当中国首例互联网行业垄断诉讼案2012年4月18日如期开庭时,中国互联网的创业者们反思的却是这个问题。 截至今日,尽管有40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在海外上市,可是中国的网络世界却面临一个尴尬的局面:2006年之后,中国互联网界再无新的网络公司真正创业成功。而Instagram,这款两位斯坦福毕业生创造的个性照片分享应用程序,只用了18个月的时间,便从苹果智能手机上的一款免费产品,变成社交帝国"脸书网"10亿美元的一桩天价收购。但是这则硅谷新神话,却让国内的创业者对自己的处境更加悲观。

  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壮大,以创业型小公司的湮灭为代价,这种资源性垄断对IT产业的更新换代无益

  本刊记者/崔晓火

  “中国为什么没有Instagram?”

  当中国首例互联网行业垄断诉讼案2012年4月18日如期开庭时,中国互联网的创业者们反思的却是这个问题。

  截至今日,尽管有40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在海外上市,可是中国的网络世界却面临一个尴尬的局面:2006年之后,中国互联网界再无新的网络公司真正创业成功。

  而Instagram,这款两位斯坦福毕业生创造的个性照片分享应用程序,只用了18个月的时间,便从苹果智能手机上的一款免费产品,变成社交帝国“脸书网”10亿美元的一桩天价收购。但是这则硅谷新神话,却让国内的创业者对自己的处境更加悲观。

  是否还要继续垄断?中国的网络“巨人”们应当率先反思。

  巨人“卡位”

  有一条规律似乎贯穿着创新型互联网公司的发家史:一旦它们从创业初期不知名的小公司,变身业界仰视的上市公司,便很难摆脱一股商业社会的俗气。

  俯视市场规则,脱离用户的真实需求——互联网帝国微软、苹果、谷歌和脸书网,几乎都在公司的鼎盛时期牺牲用户的自由选择权,借助“阴招”打击那些威胁市场占有率的商业对手。因此,上述公司全都曾涉嫌垄断,并多次遭遇调查,乃至官司。而到了反垄断委员会面前,任何互联网巨头的法律代表都不得不出言谨慎,因为惩罚垄断的罚款都是天文数字。

  但在中国,互联网界对于反垄断的共识尚未形成。国内的网络“巨人”们凭借对流量、对用户的控制,将众多还未成长起来的创新型小公司,扼杀在襁褓中。

  根据网络智库互联网实验室对国内该行业垄断状况的调查,在国内网民最经常使用的领域,均存在着市场份额集中度远高于竞争对手的“寡头”。

  例如搜索领域,绝大部分用户集中在百度,其市场份额超过七成。而在即时通讯领域,腾讯占有全国四分之三的用户。与电子商务密切相关的C2C(个人对个人)领域,以及第三方支付领域,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和支付宝的市场份额分别达到近95%和71%。

  这样一来,只要想做,几大互联网巨头可以轻易控制网络流量、用户群这两大资源,用直接的技术手段限制用户选择,阻碍竞争对手获得流量和用户,达到排挤对手的目的。目前,国内的网络巨头基本采取的都是利用免费产品吸引海量用户,并将用于获利的增值服务在升级程序中捆绑安装,而用户的选择权其实很小。

  “从国内互联网巨头们的第一桶金开始,不顾用户利益而恶性竞争的做法始终是存在的。”国内资深的互联网创业人李明顺,在评价行业的市场环境时说。

  在李明顺看来,行业中最“恶性”的竞争莫过于竞争对手之间产品的“恶意替代”。现在这种不正当的竞争是加剧而不是减少了,李明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正是这种背景下,中国的首例互联网行业垄断诉讼案于4月开庭审理。

  在广东高级人民法院,来自北京的奇虎360公司起诉深圳腾讯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涉嫌垄断,前者索赔1.5亿元。而几乎同时,同一家法院还受理了腾讯“反诉”奇虎360“扣扣保镖”产品涉嫌不正当竞争的案件,腾讯公司索赔1.25亿元。

  尽管这两家已经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对于诉讼的具体争议都出言谨慎,但是在外界看来,这新一轮的争议依然是继2010年的“3Q大战”之后,两大网络巨头对国内用户资源的争夺和产品市场“卡位”的延续。正是这场暗战的公开化,让行业和公众看到了国内互联网行业发展的局限性。

  几乎在中国互联网的所有领域,网络巨头都占有“寡头”的优势。用户不希望只有一个选择,因此无论是谁垄断,用户都有权抵制。而对于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垄断状况的讨论,不仅关系到每个网民的利益,关系到社会公共的利益。

  创业多危险

  尽管多家网络巨头对于涉嫌垄断均闭口不谈,但是它们的诸多行为已经让用户和试图赶超的年轻创业者们感受到了压力。

  2010年12月推出免费企业即时通讯系统的上海imo公司,便感受到了来自巨头的压力。目前,这家小型公司运行的办公通讯系统,同时在线人数刚刚达到100万,但是一家同样进军企业即时通讯的网络巨头,已经将它锁定在需要打击的“雷达”上。imo公司运营总裁张种睿发现,这家网络巨头不仅在相近的产品上进行模仿,并且在用户经常使用的搜索引擎上,有意误导imo的用户。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