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经济 > 《中关村》 > 2012年第08期

“科学视角主义”是新经济的新视角


□ 王德禄

摘 要:

到明年,我创办的“长城所”就有20年了。我是研究自然科学和哲学出身,别人下海,尤其做咨询,靠的是经济学的功夫,我觉得我是靠物理学的直指本原和科学哲学的方法论。下海以后,我经常提起的科学哲学家有波普尔、库恩和费耶阿本德。我用波普尔的思想更多地用于新经济,重点用于创业。我认为,创业就是一种试错。新经济之所以有生命力就在于创业被提到了新的高度。

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所长

  到明年,我创办的“长城所”就有20年了。我是研究自然科学和哲学出身,别人下海,尤其做咨询,靠的是经济学的功夫,我觉得我是靠物理学的直指本原和科学哲学的方法论。

  下海以后,我经常提起的科学哲学家有波普尔、库恩和费耶阿本德。我用波普尔的思想更多地用于新经济,重点用于创业。我认为,创业就是一种试错。新经济之所以有生命力就在于创业被提到了新的高度。

  我一直在讲创业、孵化和集群,它们构建了新经济的三定律:创业是新经济的动力学,孵化是新经济的生物学,集群是新经济的生态学。从“创业一动力学”到“孵化一生物学”再到“集群一生态学”,我不断地从不同的维度来透视新经济,相继维度间还有逐步深化的趋势,从而让我对新经济的认识趋于全面,也趋于深刻。

  随着对视角主义的探索和研究的不断深入,我开始发现很多像新经济三定律这样对新经济的深刻认识都是源于我对视角主义的经验性理解。现在我认为视角主义是研究新经济的一个新视角:

  视角主义能够很好地解释新经济的种种现象、特征和规律。比如,新经济三定律可以由视角主义来说明。 “创业一动力学”、 “孵化一生物学”和“集群一生态学”分别是我们透视新经济的视角。其中,创业一动力学视角内部是一种“单一视角”形态,孵化一生物学视角内部是一种“有限视角”形态,而集群一生态学视角内部是一种“无限视角”形态。可见,视角也是分维度和层级的。在创业、孵化和集群这一脉络中,视角的数目在跳跃性增加,特别在集群阶段,信息异常纷繁,情况十分复杂,绝不能单一化、绝对化地看待问题,必须以“多视角”处理各种问题。

  视角主义能够紧跟新经济强烈的动态性节奏。在工业经济中区域经济的重心是骨干企业,骨干企业是用静态的眼光看待产业组织的一个视角。而在新经济中,我们应该关注瞪羚企业。因为瞪羚企业是区域的增长源泉,这个时候看待瞪羚企业重点要看成长性,成长性本身是两维的,包含规模和时间的视角,也要看新兴产业和商业模式这两个视角。这样一来,瞪羚企业至少是四个视角竞争的结果。新经济越是向前发展,我们越需要透过多个视角去察看。

  视角主义能够解释“长城所”20年咨询方法的有效性。我们用到的波普尔、库恩和费耶阿本德的思想中本身就渗透了视角主义的理念。 “长城所”在特定的阶段运用特定的哲学思想,同样体现出一种视角主义的观念。 “长城所”关于80/20/4,关于长板理论,关于0-100%创新等方法在企业咨询的实践中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这种方法论的重要性对于“长城所”来说在于其是否能够大量用于咨询实践。如果从视角主义来看,还会有大量视角等待人们去发掘。

  最后,一个重要的事实是,知识经济和全球化带来了新经济,蓬勃发展的新经济使得企业的动态性显著增强,企业不断地出现层出不穷的各式问题,面对新经济的复杂性,我们需要以越来越多的视角对其进行研究,灵活性在此显得尤为重要。灵活性就是快速变换看待问题的视角。

  “长城所”现在致力于开发透视新经济的新视角,而科学视角主义就可以作为这样一个新视角。它无论对于新经济,还是自主创新,抑或咨询业本身,都有着积极的意义。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21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