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警惕微腐败


□ 刘子倩 耿昊天

摘 要:

报告称,在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中,反腐败问题高居前位。由于价值观、评判标准和地位利益不同,不同社会群体对于腐败现象的主观感觉出现差异,“痛感”与“麻木感”并存

报告称,在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中,反腐败问题高居前位。由于价值观、评判标准和地位利益不同,不同社会群体对于腐败现象的主观感觉出现差异,“痛感”与“麻木感”并存

  本刊记者/刘子倩 文/耿昊天

  很多人对于腐败的态度似乎很微妙,既痛恨,但涉及到自己时又很宽容。

  日前,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发布2012年度《中国反腐倡廉建设报告N0.2》(以下简称报告)。时逢十八大结束仅一个多月,各级纪委对腐败官员频频出手,带有官方色彩的反腐报告引发公众关注。

  此份报告盘点了从2011年至2012年中国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状态,最终得出“科学规制权力始终是反腐倡廉建设的核心问题”的结论。

  如何限制“一把手”权力以及公众对微腐败的宽容态度颇受关注。报告提示,60%的城乡居民对今后5至10年中国反腐工作取得“明显成效”有信心,但在看病就医、子女人学、就业求职遇到问题时,仍有相当数量的人倾向于请托送礼,对腐败持包容态度。

  “与去年相比,反腐倡廉工作在思路上具有系统思考、整体推进、宏观谋划的特点,在措施上更加注意回应人民群众关切的突出问题。”此报告主编、中国廉政研究中心理事长李秋芳说。

  尖锐的问题

  如何才能准确反映各阶层对于腐败的看法?在报告调研之前,李秋芳和同事们认真设计了调研问卷。报告课题组甚至花了几年时间到各地调研,及时捕捉有意义的问题,注重行为特征,经过问卷统计分析效果后再予以完善。

  与其他问卷调查相比,此次问卷更有针对性,专门设计了面向机关干部、专业人员,企业管理人员的问卷。为了调查同一问题不同阶层的看法,以便相互对比印证,设计者还在不同的问卷中设置了相同的问题,比如:对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信心度;对反腐倡廉建设总体效果评价等。

  在问卷设计中,设计者并不回避尖锐的问题,一些设置的问题也让人眼前一亮,比如在对领导干部和一般干部的问卷中有“每周公款吃喝几次”“收送多少礼金”;而在向城乡居民的调查问卷中有“打官司、求职找工作、子女入学、看病就医、办营业执照等请托事项付出额外费用情况”等。

  李秋芳观察发现,调查的对象在未见到问卷时,很多人只是将其当成一般性的社会调查,可一旦拿到问卷,神情立刻严肃认真起来。

  为了保证问卷调查结果的客观性,同时了解领导干部用权行为、作风状况、廉洁度等真实情况,课题组在问卷调查时,协助者和填答者事前都不能看到问卷,由课题组成员直接到现场发放和回收。向城乡居民的调查问卷,由课题组人员直接进村入户调查。

  调查领导行为是一项“敏感”工作,为了了解到真实情况,课题组设计了可相互印证的两套问卷:党政领导班子成员填写行为特征突出的问卷时,同时让熟悉领导干部的一般干部在另一间房里填答领导干部的行为情况。

  在李秋芳看来,问卷调查虽有一定局限性,但几个问卷相互印证进行分析,总体上还是可以得出客观真实性较强的调查结论。

  如何限制“一把手”

  今年大要案频出,公众的主要诉求集中在加强“一把手”的监督上。报告显示,74.6%受访的普通干部认为,“对党政‘一把手’以及权力运行缺乏有效监督”。报告还披露,2012年因腐败落马的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说:“官做到我一级,就没有什么人能管得着了”,已进入“铁窗”的许多原党政“一把手”们也有类似的反思:“没有谁能真正监督我”。

  作为中纪委委员,李秋芳反腐经验丰富,她认为,正是腐败易发地带的体制机制不健全和制度落实不到位,导致了对权力的监督失效,使权力制约成为虚置和空谈,腐败行为才有了机会和空间。

  李秋芳反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一些地方正探索用分权制和公开化来监控党政“一把手”的用权行为。比如一把手不直接分管干部人事、财务审批、工程建设项目,日常管理权分解给班子其他成员;在重大事项决策、重要干部任免和大额度资金使用时,规定党政正职末位表态和票决制;推行党政“一把手”向纪委常委会或纪委全会公开述廉,述廉前广泛收集述廉对象的情况,审计部门跟进经济责任审计等。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