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世纪周刊》 > 2011年第32期

没有判断,只有接受


□ 张亚璇

摘 要:

《哈尔滨旋转楼梯》是季丹的第五部纪录片。她是中国最早开始独立纪录片创作的作者之一,大约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她使用超8,而不是电视台常用的Beta,在西藏一带拍摄。不同的机器提供了不同的像质,也造就了拍摄者不同的意识和方式。

  《哈尔滨旋转楼梯》是季丹的第五部纪录片。她是中国最早开始独立纪录片创作的作者之一,大约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她使用超8,而不是电视台常用的Beta,在西藏一带拍摄。不同的机器提供了不同的像质,也造就了拍摄者不同的意识和方式。1996年,她花一年时间在拉孜地区,1999年剪辑完成《贡布的幸福生活》和《老人们》。同时期汉人视角呈现藏区生活的作品中,这是令人感到温暖的影像。

  2000年后,季丹在陕北一带游走,在府谷县黄河边上,她拍摄了一个农村家庭里的年老父母和他们经历了牢狱之灾的儿子,至2005年成为《地上流云》。之所以间隔数年才做完,是因为季丹对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有诸多反思:是遵循自己有意无意设定和期望的模式还是打开自己,注重眼前看到的这个世界,接受它。2008年回到幼时生活过的哈尔滨之前,季丹还在京郊一所临终关怀医院拍摄了一位老人。《空城一梦》让人看到了生命在最后阶段的状态,其中包含着对死亡和虚无的凝视与深思。

  《哈尔滨旋转楼梯》更像是她面对之前的问题而展开的另外一种努力和实践。她拍摄了两个家庭,一个是住在单元房里的母女,另外一个是住在大杂院里的父子,都是少年时的朋友或街坊。她将他们称之为“失败者”,而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个,因为“我们没有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在这个意义上,她的回去,包含着重新看自己的需要,因为“到了如何接受自己的阶段”。

  季丹所谓的“失败者”,其实是在这个时代被社会抛弃的人。她拍摄的人物,各有自己的困顿与难堪,有时是物质上的,更多是精神层面的。正是在这样的生活现场,季丹不得不把原来的设想舍弃。这不但因为她发现已经无法在人物身上找到过往的痕迹,更因为由此感受到现实人生的重量。她看到了人在中年时的承当。

  因此,季丹让我们看到了一种不具任何理想色彩的生活。母亲为女儿的学业焦虑,不能接受女儿将来成为一个面包师。她还要照顾在狱中服刑的丈夫,也不能停止去市场炒股;父亲因病深居在家,17岁的儿子每天沉迷于网吧。他们经常互相争执,但彼此都不能说服,也没有谁因此改变行为方式。季丹拍出了一种生活的常态,而且并不是少数人的。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