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新中国空军第一次涉外事件


□ 马宁(口述);徐秉君(整理)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某部

摘 要:

马宁是新中国空军第一位驾驶过飞机的司令员,他历经战火考验,是一位具有传奇经历的将军。1954年夏,他任空20师师长,奉命紧急率部转场至广州,执行为苏联及东欧国家援华运输船只的护航任务。由于对新任务的环境不熟悉,发生了一起误击英国民航班机事件,这也是新中国空军第一次涉外事件,马宁作为亲历者,讲述了这一事件的详细经过。

  

  ◎马 宁 口述 徐秉君 整理

  整理者按:马宁是新中国空军第一位驾驶过飞机的司令员,他历经战火考验,是一位具有传奇经历的将军。1954年夏,他任空20师师长,奉命紧急率部转场至广州,执行为苏联及东欧国家援华运输船只的护航任务。由于对新任务的环境不熟悉,发生了一起误击英国民航班机事件,这也是新中国空军第一次涉外事件,马宁作为亲历者,讲述了这一事件的详细经过。

  突然调防参加护航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人民解放军很快转入解放台湾的准备。但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实行经济封锁,企图遏制新中国的发展并阻止解放台湾。为了打破西方的经济封锁,中国赢得了苏联及东欧等友好国家的多方援助。当时这些国家援助中国的油轮及各种运输船,大都是通过马六甲海峡,先到海南岛三亚(当时称崖县)、然后北上到广州一带港口。这些友好国家援助的油料等物资,对中国当时发展经济极为重要。

  然而,这时美国正与台湾计划签订美台《中美共同防御条约》,一旦签订这个条约,美国舰队就可以借助这个军事同盟扩大其在南海及台湾、澎湖诸岛的控制范围。在此之前,曾发生国民党海军劫持援华船只事件,对苏联及东欧国家援助中国油料和物资船只的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因此,为了援华商船的安全和正常航行,保证中国经济建设的顺利进行,中央军委决定出动海、空军为援华商船护航。

  当时广东、广西和海南这些地区的机场设施有限,没有完善的通讯保障,仅广东有少量雷达。因此,像印度、缅甸、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的飞机,还有英国经这些国家中转的飞机,在往返香港时,都是沿我国广东和广西的边界飞行,或者从海南三亚的上空飞过去,严重侵犯中国的领空。由于当时我们使用的对空警戒雷达数量有限,即使有飞机侵入领空也不易发现,更谈不上做出快速有效的反应。所以,当时这些国家的飞机侵入我国领空如入无人之境。

  为维护国家尊严、保卫领空以及保证友好国家援助我国物资运输船的安全,空军急令我带部队从南京转到广州一带执行护航任务。

  紧急转场险象环生

  1954年夏,南京地区遭受特大水灾。当时我们第20师正在南京大校场机场驻训,主要是为解放台湾做战前训练准备。这个机场地势较低,突遭特大洪水,给机场设施和飞机带来严重威胁。为了防止飞机被洪水淹,经请示华东军区空军领导同意,我把全师的飞机紧急转到其他机场。接受任务后,我准备带本部的60团去执行任务,可是飞机转场时把建制打乱了,有的飞机在杭州,有的在徐州,有的在蚌埠,很分散。另外让我带一个拉-11团作掩护,这个团是空军第29师的85团,是一支有战功的部队,都是老飞行员,他们飞的是螺旋桨飞机。实际上,当时在广州白云机场还驻有米格-15歼击机部队,但由于米格-15飞机速度太快,不适合为轰炸机和舰船护航,所以特意选调拉-11作为护航飞机。这时,拉-11团的飞机主要集中在高密,还有一个夜航大队驻在宁波。接下来的问题是怎样把疏散在各地的两个团的飞机按时转到广州去。

  我让机关马上制定一个切实可行的转场计划,计划制订好后,我立即赶到蚌埠,组织这次远距离和多机种转场。当时,团长张伟良正带一个大队在杭州疗养,我让他们立即停止疗养,带领杭州的轰炸机和拉-11夜航大队直接飞赴广州。我在蚌埠把转到徐州和蚌埠的飞机都集中起来,准备由我带队直飞广州。与此同时,给拉-11团留下一架大飞机,用来为从高密转过来的拉-11团领航。只准备了半天时间,飞机就可以转场了。但由于天气不太好还不能飞,只好等天气好转再实施转场。

  第二天天气有所好转,蚌埠机场上空的云量还是比较大,但有时云缝里也能看到蓝天。气象台认为当时航线的天气还可以,但由于是夏季,天气变化快,还有很大变数。可我认为,不能往后拖了,因为越往后拖就越被动,趁天气还可以,应该马上转场。所以,我下令按计划起飞转场。为把握起见,我驾一架飞机提前半小时起飞,然后再让十几架轰炸机编队跟在我后面飞。我一方面在前面领航,另一方面观察航线的天气变化,以便随时调整飞行计划。我们计划飞的航线是:蚌埠一长沙一广州,汉口为备降机场。

  飞机起飞后,我们顺着大别山和长江一直飞到汉口,这段航路还可以,在飞机上有时还能看到地面,所以就不打算在汉口落地了。于是,我们还是按原计划,到汉口以后直接转弯飞向长沙,准备到长沙后落地加油。可是,这时天气突然变坏,飞机一转弯就进了云,云中还有雨。我想让飞机冲出云顶,由于云层很厚,飞机怎么往上飞也飞不出云顶。可是也不能在云下飞,因为云层很低,出了云往下就有山。我有类似情况的飞行经验,在云中只要看着仪表保持好航向就可以了。我所担心的是后面的飞机编队,他们大部分都没有飞过复杂气象,如果一进云就容易产生错觉,危及飞行安全。我赶紧对后面的通信员说: “你赶快告诉后面的飞机叫他们在汉口落地,不要跟过来了,前面的天气不好。” 那时候飞机上的无线电不像现在的质量好,再加上在云里有干扰,结果通信员的传达命令没有发出去。

  当时,我并不知道后面的飞机没有收到让他们在汉口落地的指令。我驾驶的这架飞机从汉口转过弯来飞了大约半个钟头,突然在耳机里听到后面的飞机都跟了过来,并已经转弯进云了。这时,我听见有些飞行员在无线电里紧张地呼叫。当时,我的指令发不出去,只能听见他们在无线电里喊,真是干着急。唯一的办法就是就赶快往长沙飞,因为只有到地面塔台我才能与后面的飞机编队联系上。到达长沙上空时,天气有所好转,飞机一落地,我下了飞机就赶紧往塔台上跑。

  在塔台上的指挥员是空23师张副师长,我来不及和他寒暄,马上接过副指挥员的话筒与飞行员联络。这时,空中无线电里飞行员的声音还比较乱,听到我的声音后,他们这才渐渐稳定了下来。于是,我就和张副师长一起在塔台上指挥引导飞机降落,冲出乌云的飞机一架接一架的落地了。最后只有一架飞机在落地时打地转了,发生了三等事故。这次没发生严重飞行事故实属侥幸,因为许多飞行员都是超条件飞行,好在那时的飞行员都是从陆军来的,大都是营以上干部,经历过严酷战争环境的考验,尽管他们文化程度不高,但是他们胆大、勇敢、不怕死,就是凭着这种精神,他们完成了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时,看到大家都安全落了地,我久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我们在长沙机场给所有飞机加满油后,又马上起飞转往广州。由于当时任务紧急,部队接到任务后,为了按时把飞机转到广州,就把分散在徐州、杭州、蚌埠、高密、宁波等地的飞机,采取边集中边转场的办法,分为两队,由张伟良带杭州和宁波的飞机直飞广州,我则带徐州、蚌埠、高密的飞机飞往广州。由于是分头出发,加上飞行员都比较分散,所以执行这次任务都没来得及进行教育,所以无论是对执行这次任务的政策规定,还是对广州一带的周边环境,都缺乏必要的了解。因而,在转往广州机场的过程中又出现了意想不到的问题。

  当时我们只知道广州有一个白云机场,也就是现在的民航机场,并不知道佛山还有一个新修的机场。我们的飞行计划也是转往广州白云机场,我飞的飞机上因为有一位专业的领航员,尽管天气不好,还是很顺利地降落在白云机场。跟在我后面的大部分飞机也依次降落在白云机场。可是,后面却有两架飞机降落在佛山机场。从杭州转过来的飞机也有几架飞错了机场,有的落在了白云机场,有的落在了佛山机场,还有一架飞机发生了严重事故,后来把机翼卸下来,用拖车才把飞机拖回来。

  尽管这次远距离转场遇到些问题,但是经过全体飞行员的共同努力,我带领的两个团还是按时到达指定位置,并开始担负护航任务。

  误击英国民航遭报复

  我们转到白云机场后又遇到了新问题。白云机场当时驻军是空18师,这个师都是喷气式米格-15比斯飞机,这种飞机用的是航空煤油,而我们的这些螺旋桨飞机用的都是航空汽油。当时机场的保障条件有限,既没有航空汽油,也没有机油。这给我们执行飞行任务带来很大困难。

  但是,护航任务非常紧急,只要有船来,飞机就必须立即升空护航。果不其然,我们到广州后的第三天,就接到上级通知,苏联的两艘油轮将由马六甲海峡经海南岛驶往广州黄埔港,命我部在油轮经过海南岛海域时担负护航任务。那时候飞机护航,就像警卫员一样在船的上空转圈跟着船飞,一般是两个中队交替换班护航,前面的两架飞机护航一段时间,到快没油的时候,另两架飞机再飞上去把前面的飞机替换回来。就这样交替护航,直到船只安全到达目的地。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