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分忧》 > 2012年第09期

一个闺女两个妈


□ 崔新娟;金鳞

摘 要:

一快过正午了白鸽还没回家。我心里嘀咕着,把放凉的菜饭塞进微波炉拧开开关后,打开窗户探出了头。堂姐阿巧又来了。正在楼下拉着白鸽,往白鸽包里塞东西。薄薄的一摞,很小巧,可能是叠在一起的钱,也可能是卡。白鸽的脸涨得通红。手捂着包不让阿巧得逞。两人推推搡搡,看得出来,她们都不是装的,一个从心底拒绝,而另一个则在拼命地给予。我忍不住冲着楼下大声说:"姐来了?快上楼吃饭。咱姐俩多久没见了,一定要好好说会话!"阿巧抬起头,看见我,有些尴尬;但又迅速堆出笑意:"没事没事,我就是路过,恰巧遇到了鸽

崔新娟图\金鳞

  一

  快过正午了白鸽还没回家。我心里嘀咕着,把放凉的菜饭塞进微波炉拧开开关后,打开窗户探出了头。

  堂姐阿巧又来了。正在楼下拉着白鸽,往白鸽包里塞东西。薄薄的一摞,很小巧,可能是叠在一起的钱,也可能是卡。白鸽的脸涨得通红。手捂着包不让阿巧得逞。两人推推搡搡,看得出来,她们都不是装的,一个从心底拒绝,而另一个则在拼命地给予。

  我忍不住冲着楼下大声说:“姐来了?快上楼吃饭。咱姐俩多久没见了,一定要好好说会话!”

  阿巧抬起头,看见我,有些尴尬;但又迅速堆出笑意:“没事没事,我就是路过,恰巧遇到了鸽子。我不上楼了,还有其他事。”说罢,急促地跨上了电动车。

  白鸽进门后我埋怨她:“怎么说阿巧也是你妈,你咋一句客气话都没有?”

  白鸽蹙着眉,粗声粗气道:“生恩不及养恩。我就你这一个妈!”

  我没做声。急着舀菜盛饭,装作没听见。其实,我知道,白鸽是在给我传递一个信息:阿巧想认她,甚至想争取把她要回去。阿巧,她终于想念女儿了。

  二

  白鸽不知道,她也并非阿巧亲生。

  阿巧老公先天不孕,婚后就抱养了个女儿,随丈夫姓,取名白鸽。阿巧抱回了婴儿,却没有带孩子的耐心和经验,也不想耽误挣钱,刚好当时我闲在家里,想找个能挣钱还不怎么耽误照顾家的工作。于是阿巧就把幼小的白鸽抱到了我家。

  白鸽两岁半的时候,阿巧离婚。她和丈夫两个人都觉得孩子是累赘,不想要白鸽。可最终白鸽还是判给了阿巧。但阿巧没有带走白鸽,便消失了。

  彼时白鸽咿呀学语,我教她叫我“姨妈”,她却说不成拗口的话,叫我“妈妈”。也罢,她一直由我抚养,感情无异于母女,叫我几声“妈”无大碍,就随她了。

  可是,直到白鸽上了小学,阿巧也没出现。有一年春节我听家人说,阿巧回来探亲了,带着新婚的丈夫。我匆忙领着白鸽去找阿巧,没想到她避而不见。

  大伯和大娘把我单独叫到另一间屋子说:“娟子,我们知道你为了白鸽受了很多苦,可是你姐阿巧也不容易啊,她一个人苦巴巴地在外熬几年,好不容易才有了个家,咱也不能给她拆散不是?再说,白鸽是你一手带大,这么多年她一直叫你妈,也当你是亲妈,若是硬把孩子塞给阿巧,孩子也受不了啊,你自己就舍得吗?你没有闺女,白鸽又乖巧懂事,不如你当白鸽是亲闺女算了。一来你儿女双全,再来也成全了阿巧,最终还是为了孩子好,不是三全齐美的好事吗?”

  话已至此,我还能说什么。我之所以来找她,并不是为了送走白鸽,她这么多年不管不问孩子啥意思嘛,也不能一直打哑谜,总得给我娘俩一个交代不是!

  此后我心里便落了底,把白鸽领回了家,一心一意,再不纠结其他。

  白鸽懂事后曾问我:“妈,你姓崔,爸爸姓张,我怎么姓白呢?”

  我愣怔了一下,不知如何应答。好在一边的丈夫帮我解了围:“ 毛主席姓毛,他的女儿还姓李呢!”

  白鸽懵懂:“哦,明白啦!”

  “明白什么?”我有些忐忑。

  “我娇贵,与众不同呗!”白鸽笑。

  我也是暂且安心。

  三

  纸终究包不住火。我明白白鸽终究有一天会知道一切。并不是有意瞒她,我只是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难道要我对孩子说,你一出生就被养母送到我这儿寄养,两岁半时养母彻底抛弃了你,所以,你成了我的女儿,所以你的姓氏跟我没有联系……

  这样的答案太残忍。有时候,一无所知,或者是懵懂怀疑,都比把残酷的真相和盘托出要完美。

  可我不知道,白鸽是怎么知道阿巧是她“亲妈”的。

  阿巧第二次婚姻结束那年白鸽十六岁,在本市的职校读书。阿巧一个人抑郁地回乡安置。四十多的女人,身边无子无女,混到这一步未免凄惶。

  听说她的遭遇时我曾想去看她。怎么说,她也是我堂姐,她父亲和我老爸是亲弟兄。八月十五,我借着探亲的机会去看大伯大娘时问到了阿巧,大娘连连摆手:“你姐离了两次婚,自己都嫌寒碜。我和你伯唠叨两句,本是安慰,可她却当成了数落。你呀,也别去看她了,省得她多心,以为你笑话她。”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9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