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冰天雪地“其卡密”


□ 孟羽柱

摘 要:

“小雪”之前的大雪不成熟地狂舞着落下来,黏黏沉沉地打在房上、地上、脸上。绵绵的雪花,更像天公撒下来的绵白糖,忍不住想抓一把放嘴里尝。生在北方的人们有福了,春天,黑土地滋养着我们;冬天,我们被银装素裹着。我们尽情享用着世间最纯正的黑白两种颜色!我们生活在童话般的世界里……

分类号:

  • [I26]
  • > 文学
  • > 中国文学
  • > 散文

  •   “小雪”之前的大雪不成熟地狂舞着落下来,黏黏沉沉地打在房上、地上、脸上。绵绵的雪花,更像天公撒下来的绵白糖,忍不住想抓一把放嘴里尝。生在北方的人们有福了,春天,黑土地滋养着我们;冬天,我们被银装素裹着。我们尽情享用着世间最纯正的黑白两种颜色!我们生活在童话般的世界里……

      每到飘雪的季节,都会想念我的童话王国。七岁那年,乡下亲戚缝了两双精致的“其卡密”给我跟哥哥一人一双。哥哥乐此不疲地来者不拒,我却说什么都不穿,我怕穿出去会被小朋友们笑话,“哪有女孩儿穿‘其卡密’的?只有男孩儿才穿‘其卡密”’!儿时的我们都不喜欢太个性的东西,长大了却拼命追求个性。我把那双迷你型的“其卡密”放一边不穿了。时隔多年的今天,我还在想那双被我搁一边的“其卡密”,说什么也记不得它去了哪里。

      “其卡密”是达斡尔人特有的一种皮制靴子。用狍子的下腿皮毛朝外拼缝成靴腰,皮革缝制的时候是有讲究的,按毛皮的茬一颠一倒缝出来会更漂亮。用生牛皮做底,生牛皮,就是把没有熟过的牛皮用水泡软,趁着软跟靴帮缝合,靴底的牛皮干了之后会变得异常坚硬耐磨。然后,在脚背和靴腰上镶嵌一些好看的牙边,一双漂亮的“其卡密”就可以穿在脚上了。

      “其卡密”通常最原始的穿法是:在靴里蓄上乌拉草,另一种穿法是脚穿毡袜,再套“其卡密”。其实,蓄了乌拉草的“其卡密”更保暖轻便,经济实惠,绿色环保,在冰天雪地中行走,身轻如燕,是冬天必备的防寒靴。如果不是那年冬天的经历,我或许一生都不会知道“其卡密”的好处。

      冬天里的童话,大多是跟姥姥家有关的。姥姥家住在前“霍日里”村,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远的就像是在天的尽头。小的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下大雪。因为,飘雪花了,说明寒假就快到了,我跟哥哥盼着放寒假,去姥姥家玩。去姥姥家,我们要坐几个小时的车,那时的客车,就是绿皮的大解放车,上面扣着蓬,跟现在的军车很像。车厢里只有两边有座椅,中间的人都站着,大冷的天,人们靠互相的体温取暖,活脱的“挤豆包”。等到了地儿,大家都成“冻豆包”了。状况就是这么恶劣,我跟哥哥还是照去不误,似乎那里有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在呼唤着我们。

      那时,姥姥家的“前霍日里村”就是我的童话王国!美丽的“前霍日里村”,前面有自然河道,柳条通。再往前就是讷莫尔河(嫩江支流),“哈日哈德”“一线天”。“哈日哈德”是达斡尔语黑色悬崖的意思。在北方比较圆润的地域环境里,像“哈日哈德”这样的悬崖不多见的。尤其是断裂带形成的垂直40多米的峭壁悬崖;“一线天”更具南国捱崖的冷峻。传说“哈日哈德”里有特大的蟒蛇仙,人们去那里都会小心翼翼,生怕惊动了沉睡的蛇仙。

      姥姥家房后就是大山,大山足足有七八层楼高。看似我们就在大山的脚下,可要真走到山根也要走个小半天。姥姥家养着两条大狗,一条雪青色的笨笨壮壮的狗,叫“赛日”,达斡尔语意为大力士。另一条狗是特细的狗,叫“米娜”,在达斡尔语中是鞭子的意思。村里的小朋友们很友善也很好客,热情地把家里的大雪爬犁、小雪爬犁拿出来约我们一起玩。赛日和米娜也是我们忠实的朋友,大雪爬犁套在赛日身上,拉着我们去山根下,米娜在边上跟着。赛日更像是一个男人,米娜则就是窈窕淑女了。还别小瞧米娜,轻盈的米娜在野外抓野兔子的本领高的很呐。有一次,走着走着,温柔的米娜剑一样蹿出,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告诉我说米娜在撵兔子。大家都在喊:“米娜加油!米娜加油!”我却喊:“兔子快跑!兔子快跑!”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9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