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延河》 > 2012年第07期

成路的诗


□ 成路

白城子

云被流放,鸟被流放,大风被流放

我一双小手握紧太阳。

城和城中的瓦当,为眼睛存在。眼睛杀死时间。

苍白的粘土。苍白的石英。苍白的石灰。

我骑隅墩马面,策城扬鞭,追赶肥美的水草

鹿群恣意的奔跑声爬进耳门,在城池以外。

许多人走了。

太阳劝我与王对坐,马背,奶酪,稷神

和三枚扶桑树的叶子落了。灵气让我看见

马蹄踏着钾。箭镞吻着骨。

青稞的光亮在醉酒的夜晚燃化成灰,白了城。

我带着诗歌而来。歌谣1500 年了,站在晴空之上。

席地而坐,我看见了走动的城,我庆幸。

赫连氏说:时空是一匹驹,她是你的。

净洁的谷物拱破壳萌芽,和二十四节气和手

掌衔接疆域。

海子出走了。王,儿子的争吵出走了。

我和驹并排立着,静心听

墙体的深处发出江山和美人的絮絮叨叨

声。

此时,我是一根拴驹的石柱。

水草在动,向着我的脸面

我说,我的手足——黑犀牛

从分裂的残风里抽出青色的焰火

像祖母闭合屋门一样

给我安全的围栏

或者说,我的手足——黑犀牛

驮上我把巴颜喀拉北山的石料搬运

倒在脚掌下

使我猛烈地升高

而黑犀牛带着它的孩子

狂暴地穿梭

我没有看见它们行走的方向

我看见它们头上的犄角在燃烧

我看见了燃烧的红

红的页片岩,红的旗帜,红的河水

依次的红

像喜鹊引领姊妹生育的歌谣

母水之二

十二座城堡①的前膝跪进河

十二个姊妹捶打铜鼓上的蟒纹

鼓点掀起的风群

和英勇的死者把光埋进夯墙的体内

随即长出胚芽

就像灵魂让血液回流

铜鼓在响

祖母的马群的铃铛在响

戈上的铁,或者红

是千变万化地燃烧的火

是奉献的骨头

是我隔世守在马面上的兄弟

厚实的夯墙把箭矢,火弩,马匹,烽烟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21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