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青春》 > 2016年第05期

重新命名


□ 韩文戈

摘 要:

大地的抓手 清晨醒来,我发现自己正抓着床头 在灯光下,我也会抓住一支笔 走出家门,登上公交车,我必须先抓住车门 然后是车里的把手

  韩文戈

  大地的抓手

  清晨醒来,我发现自己正抓着床头

  在灯光下,我也会抓住一支笔

  走出家门,登上公交车,我必须先抓住车门

  然后是车里的把手

  而抓住身边人是不可靠的

  当然,如果朋友们一起上山游玩

  我们也许会彼此帮忙

  可我还是尽可能抓住凸出的悬崖

  或从石头下长出来的树木,像抓住了大地的

  耳朵,手臂,门环

  其实,这一切都可以看作为

  我一直在使劲抓住大地

  抓住人世里那些根须,诗,弯曲的风

  看得见或看不见的事物

  以及厚厚尘埃之下那孤零零的档案

  奇怪了,我更愿意抓住流水

  我怕我被地球甩出去,成为其他星球的陨石

  现在重新命名

  我把那棵夏天的树叫白色的房屋

  那棵冬天的树叫火,我把村外的一条河叫牛尾

  现在,我要把你叫一场蓝雪,把他叫呼吸

  把另外一个人叫咬牙,我把中午的太阳叫露水

  把落日叫耳朵,我把耳朵叫坟,把婚姻叫脚手架

  把牵牛花叫姑姑,把大蓟草叫月亮

  把政府叫出家人,把活着叫桑木扁担

  把死去看作是在十字路口问路,等待红灯、绿灯

  我知道,所有的命名都没有意义

  无论是命名之前,还是命名之后

  草还是草,井水在地下汇聚着娃娃的哭声

  落日仍然在每天擦过山顶,我把自己叫印刷品,我读天书

  我把这首诗叫鸽子找狐狸,我找刮风的人

  他打开最初的世界之窗,窗外住着我们的祖宗

  他们赤身打猎,在一个全新的世界

  那里没有操蛋的文明

  回到岩村想找个人

  要找谁?我看到前、后街的转角处

  我四十年前的背影,一闪而过

  死去多年的父母大人,他们的声音

  还停在空中,像雨滴敲打着树叶和水面

  鸟鸣再一次复活山间久远的清晨

  曾经的细雨又从云朵上洒下

  淋湿了小猫、小狗和我的短发

  圆月悬挂在山顶,像一张菩萨的脸

  注视我们娇小的身子

  走在上学去的山路上,有些陌生与疏离

  有人在麦收前敲响了晚钟,集合村民

  我是个多余的人,翻检从前的花名册

  那一个个名字从我眼前列队走过

  走上一张模糊的底片,上边展开了辽阔的往昔

  那是岩村的劳动与生活

  仿佛我是一个迟钝的守墓人

  在秋风的褶皱里,我想不起到底要找谁

  我只是沿着过去的老院子、河岸、田野和墓地

  找寻那些失去脸却又挂着笑容的失踪者

  我有太多没到过的地方

  我有太多没到过的地方

  在新大陆,我有太多不认识的人

  有更多没见过的石头,遥远的植物和昆虫

  我有太多从不了解的野心,睡在体内

  那么多活在此世的名字,我都来不及辨识

  我感觉不到他们,就像密林中的花开

  就像一个孤单的外星兄弟,坐在闪电上喝水

  他提着一本赞美诗飞翔

  可我听不懂他的话,也不认识他的上帝

  但我想上帝应该只有一个:哈利路亚,以马内利

  时间差

  我比你小两岁,没人知道相差的那两年

  我都到过哪里,这说明

  有两年我们不在同一世界,是否能说

  我曾死去了两年,然后我又复活

  那两年,我留在了一段遗忘的梦里

  而我比他大三岁,照此推断

  我和他有过三年,不在同一人世

  我可以认为,他曾抽空死去了三年

  打个比方吧,三年后他又从树林,空气

  或水里归来,他去了一个乌有镇与人约会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