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小草对大地的感恩


□ 王福友

摘 要:

2010年,一条无形的线穿越时空,将《厦门文学》与王福友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字链接在一起。对文学的热爱,使我对《厦门文学》有了近距离的亲近与接触。时空的距离无垠,但可以用一颗质朴纯真的心去丈量,去缩短,去靠近。值得庆幸的是,我至今仍保有这颗可贵的心,而且它会找准方向,而且有一个温暖的地方可以将它接纳,并且安放。

  2010年,一条无形的线穿越时空,将《厦门文学》与王福友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字链接在一起。对文学的热爱,使我对《厦门文学》有了近距离的亲近与接触。时空的距离无垠,但可以用一颗质朴纯真的心去丈量,去缩短,去靠近。值得庆幸的是,我至今仍保有这颗可贵的心,而且它会找准方向,而且有一个温暖的地方可以将它接纳,并且安放。

  之前,在我的脑海里,所知道的厦门只是一个概念。她的春天有怎样温润的雨,她的夏天有怎样清新的风,她的秋天呈现怎样怡人的静美,她的冬天泛起怎样温暖的涟漪……我去猜,去想,去勾勒,去描摹,用我的心搭一架通天的云梯去眺望。聆听那鼓浪屿的涛声呢喃成梦中的歌谣,轻抚着我满怀眷恋的心壁。

  厦门,她是怎样一扇厚重的门?怎样一扇守望的门?《厦门文学》,她又是怎样的一方厚土?怎样的一块高地?怎样的寄情圆梦的乐园?怎样的放飞心灵的牧场?

  这片园地于我而言,不无陌生感。虽然我已在心中无数次默念过她的名字,但第一次怯怯地去轻叩,还是需要足够的勇气。所幸,徘徊与彷徨没有挫败我内心日益炽烈的渴望,反倒让我的脚步更坚实更有信心地向前迈进,并最终欣然抵达心中的圣地。

  在《厦门文学》的首次亮相是2010年的第六期。置身于另一片迥异的天空下,看到那一张张面孔,有熟悉的,更多的是不熟悉的。熟悉的让我有他乡遇故交之感,不熟悉的给了我更多的新鲜、好奇。当最初的陌生感瞬间消失殆尽时,油然而生的亲切便温润洇湿了我的心田。文学让我和他们彼此靠近、关照、互勉,并且排成一列生机勃勃的方阵,再用彼此的文字去挽臂牵手,用彼此的真诚去招呼问候。纵然我的两首拙作排在最末,可我很知足,也很珍惜。能拥有这一小块生长的空间,我没有理由不开出感恩的花朵。当同期的慧子在她的博客中用打趣的口吻称我是“在后面掌舵的”,我则会心地幽了她一默:你们是虎头,我是蛇尾。就算此前我们并不相识,但正是《厦门文学》为我们架设了一座对话与沟通的桥梁。

  推开《厦门文学》这扇窗,我看到她展现出五彩缤纷的别样风景,散发出赏心悦目的别样风情。这片肥沃的园地里,不仅生长着蔚然、茁壮的小说的红高粱,绮丽、婉约的散文的盆景,还有摇曳多姿的诗歌的花朵……一派生机盎然,一派欣欣向荣,一派馥郁芬芳。我看见阳光下.生长正成为一个生命力极强的词迎风挺立,根须深扎于《厦门文学》的沃壤厚土;我看见阳光下,园丁的汗水闪闪发光,向每一棵庄稼浇灌着殷殷热血。

  《厦门文学》没有“唯名人”,不弃“新面孔”。这是一种姿态和大度,更是一种责任和担当。而对于无名之辈,则是莫大的鞭策和鼓励。她是夜晚的灯盏,亦或是黎明的晨光,用足够的光明和温暖,照亮并引领我们跋涉文学的崎岖小径。

  《厦门文学》,我与你距离迢遥,却似近在咫尺;我与你山水阻隔,却又心有灵犀。纵然我的庸常脚步难以穿越阡陌来到你的近旁,心灵的羽翼却可以驾风驭云栖落你的心窗。如果我可以对你说声热爱,就让我以满腔虔诚满怀深情用心说出来。感谢《厦门文学》!感谢编辑老师!这是一棵默默的小草对大地的俯首感恩。

  【责任编辑 苏惠真】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9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