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翠苑》 > 2011年第03期

静静雨荷


□ 江南澄

摘 要:

荷园在城郊,距中心城区不远,是三年前修建落成的敞开式公园,占地180亩,水面120亩。如今荷花是主人,其前身为镇子上农民经营的鱼塘,只是近年日见荒废,园林公司于是收购过来,营造成为富有江南意蕴的园林,成为市政建设的点睛妙笔。整个荷园,一条环绕水面的环形石径,一方环抱其间的百亩荷塘,构成"一环一面"。漫步穿行在石径,外侧是茂密的乔木与灌木

荷园在城郊,距中心城区不远,是三年前修建落成的敞开式公园,占地180亩,水面120亩。如今荷花是主人,其前身为镇子上农民经营的鱼塘,只是近年日见荒废,园林公司于是收购过来,营造成为富有江南意蕴的园林,成为市政建设的点睛妙笔。整个荷园,一条环绕水面的环形石径,一方环抱其间的百亩荷塘,构成“一环一面”。

漫步穿行在石径,外侧是茂密的乔木与灌木林,而内侧连天的荷花就不会离开你的视野,如果坐在草坪上、长椅上小憩,透过水岸边蒲草纺织的网,可以看到荷苞花蕾在草尖摇弋舞蹈,荷叶的影子丛中摇摆,站起身走到岸边,顿时“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荷花大而雅丽,红色的如野火燎原,把水面映照得绯红,硕大的荷叶一张张呈现,叶规整而洒脱,脉络清晰可辩,菡萏摇曳而翩翩,若再稍微抬一抬头,从开阔的水面眺望出去,荷叶荷花睡莲一层层往后退去,直到对岸,簇拥凝聚成一片镶嵌宝石的绿毯,徐徐往两侧的水湾延伸着,人踮起脚也望不边际,粉红色的荷花、嫩绿的莲蓬,都远远地招手微笑,想加快脚步,但脚下的石径仍然漫不经心地曲折着婉延着,兜着自己圈子,于是那风景便留在彼岸,遥远不可企及。

简洁的“一环一面”构成了荷园的主骨架,纵横其间,镶嵌着石阶、驳岸、亭台、楼宇、栈道、滨水广场,相互叠架,错落有致,串起园区“九景”,具体名称不太记得了,大约有凝碧清影、曲池听雨、芦荻风荷、秋风荷韵、绿云拥扇等吧,这“九景”既独立成章,多视角展示着荷园荷花的美,又贯通衔接,整体演绎“印象江南”奏鸣曲。

说到江南,是不能不提荷花和杨柳的,历代文人似乎都执著地将荷与柳视为江南的象征,从“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到“低头弄莲子,莲子青如水”,从“杨柳岸晓风残月”,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荷与柳是文人们切入江南抒怀的两个重要主题。

在古人的概念里,荷花与莲花、芙蓉指向是一致的,只是称谓不同罢了。“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婷婷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周敦颐咏荷名篇“爱莲说”,将荷花圣洁高雅的气质和象征意义推至顶峰。

如今,荷园开园三年了,我却从没有走进她。每年的夏天,镇办的荷花节热闹空前,面对参节的邀请,也许是怕闹,也许是下意识认为借造景而造势场面生硬且雷同,于是无动于衷,屡屡错过与荷园接触的机会。

强调错过其实不准确,人虽不曾入园,近观其详却是经常的。

荷园落成之后,其北门修造了一座“荷园会馆”,灰白色的墙面青黑色的屋脊,椽梁四角向外平直的伸展,内敛而不张扬,还算是个雅致的酒楼,也是喝茶品茗的好去处,离会馆不远,恰是朋友开的一个球馆,隔些时间,朋友就要拽上一帮人会会球技,然后再拽上大家到“荷园会馆”小酌几杯,我虽然去得最少,但算下来每年给拽过去也不下三五趟了。

会馆就坐落在秀水长堤上,南边大门,正对着荷园的芙蓉广场和芙蓉月色两个主景区,最喜欢坐于馆中小楼二层向外张望,荷园的格局景致便一览无余了,这时,面对落地窗外满目葱郁,快节奏的心情会宁静下来,进而感觉悸动与震颤交织、惆怅与落寞纠结,每次宁愿像水中的红鱼般摇着离开,也始终不能迈过那秀水长堤。

或许是因为荷园精巧的设计无可辩驳,而内心固执地太在意底蕴内涵,认为凡著名园林,是有历史厚重的,这厚重不是用拓片翻印些诗词书画打点门面,而是有隐士名士居士斗士落脚的履历,那怕不曾落脚,仅是驻足于此掸落征程尘土也罢,荷园只不过才落成三年,当然还谈不上什么历史典故、名人渊缘。

另一个原因,是感到荷园设计理念虽然“近水”,却不“亲人”。荷园会馆对面是荷园居民小区,天至将晚,站在会馆回廊上,总能看到小区门口不大的广场上人头攒动,街灯通明,人们纷纷踩着节奏扭着欢快的舞点,尤其以老年人和妇女们居多,跳的似乎是健身舞和交谊舞两者结合的一种集体舞,伴着音乐的波浪,简洁明快,柔美进退,抑扬顿挫,夜暮笼罩着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渲泄着一种群体之美。在欣赏群众文化的同时,我发现人们从不去一路之隔的荷园,与荷花共舞,沿着木栈道往荷园径直向里,到是有一处不小的平台,但或许是荷园没有刻意设计群众广场,亦或许是真走过去就相当远了,于是夜晚广场的欢闹与荷园的静谧形成落差,让人感到有意无意缺失了人文关怀。

无论设计、创意、工美或艺术,技巧高超,仅是匠,文脉贯通,是为神,亲和于人,则是圣了。荷园的设计介于匠神之间,还是让人耿耿于怀,于是在荷花盛开的季节,约了设计者在荷园会馆品茶会晤、讨教一番,他告诉我其中的道理很简单,设计者不能游离委托方的总体方案另搞一套,不然恐怕就没人付费啦,其实他告诉我的道理是,神人也好圣人也罢吃饭的总是第一要务,两人面面相觑,哂哂而笑。

笑罢,他很真诚地说,在规划设计上,荷园本质是植物园,荷花为主,造园其次,荷园荷花品质和数量在华东地区还是可以骄傲的,现全国拥有的新老荷花品种600余个,荷园中就种植了380多个,有中美莲杂交培育的友谊牡丹莲、搭乘神州号飞船太空育种的星空牡丹等珍稀品种,这在别处是不多见的。

原来,荷花属睡莲科莲属植物,在世界上仅中国莲、美国莲两种,中国莲花色有红、粉、白,独缺黄,而美国莲独具黄色基因,中美杂交莲及其衍生品种,生成了黄绿、红黄和橙黄等“复色”,这是荷花品种选育的最新突破;过去在南方,荷尚有一枝柄上开两朵花的,如杜衍诗所述“芙蓉照水弄娇斜,白白红红各一家;近日新花出新巧,一枝能著两般花”,这品种到近代已失传,现代培育的太空莲,则可以在一株荷上生出红与白两色和少瓣与重瓣两型花,重现了往日双荷双莲的迷人风采。

荷园的设计者,也是经验丰富的艺莲者,他告诉我,荷花开花,不同于梅、菊、牡丹,花季万紫千红一片,而是一朵一朵陆续开放,整个花期绵延至三个多月,园内始花最早的品种,如“美中红”、“小舞妃”,在5月就绽放了笑容,最晚开放的品种,如“斜阳红”,则在6月30日之后开姗姗展现出花姿。从花型看,荷花有少瓣、半重瓣、重瓣、重台、千瓣,少瓣者花瓣数在20以下,至千瓣荷花,花瓣可达800枚以上;从花态看,更是争奇斗艳,各领风骚,“碟状”花姿态规整,盛开时平展如碟,“碗状”花态含蓄,盛开时花瓣合抱如碗,“杯状”花开放时花瓣修长,直立似杯,“叠状”花开层层叠叠如绣球,“舞状”花开飘逸洒脱,有的花瓣斜上,有的花瓣垂悬,相映成上下飞舞姿态;从花色看,分红莲、粉莲、白莲、黄莲、紫莲、绿莲和复色莲等,更奇妙在于,荷花的花色是潜变的,花蕾出水后,需15天左右开花,花苞多在凌晨绽开,至中午花瓣开始回闭,傍晚基本合拢,第一天花色不变,第二天开的花色泽最艳,姿态最妩媚,精神最抖擞,第三天开放,香气最郁,花色褪淡,原大红者,褪为粉红,粉红或粉黄者,褪为淡水红或浅白,第四天,花朵再度全开,边开边落瓣。

艺莲者能从花型、花态和花色,准确叫出花的名字。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在对方的建议和引导下,我欣然迈步进入荷园,跨过长堤,向荷花深处走去。

经过浪舞亭,先到了睡莲区,向导朝水面一边指点一边报出名字,“花猫”、“大金王”、“白雪公主”……这莲花还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都叫香水莲;走过水芝广场,前面是“芙蓉月色”和“绿云拥扇”两个主景区,那里是挺水荷花的最密集的所在了,顺着水面望去,听到那长椭圆花瓣的叫“秋水天长”,桃花型花瓣的叫“青菱红”,花瓣素白、瓣尖瓣沿瓣侧染透出红色和绿色的是“大洒锦”……一串串名字让人应接不暇,却感觉诗一般陶醉,云一般遐想。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9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