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纠结的起薪


□ 任蕙兰

摘 要:

《中国合伙人》告诉年轻人,拿36元起薪的屌丝最终可以成就63亿商业帝国,别太把起薪当回事;但若是薪水长期缴不起房租水电,能不能活到63亿帝国起步的那天就是个问题。以低薪致青春前不久有一条让无数父母扼腕的社会新闻:一个沉迷赛车的高中生,把赶来赛场劝他回去参加高考的母亲撞翻在地,还义正词严地宣称:读大学有什么用,每月就赚两三千!毕业生纠结的低薪,让读大学显得越来越鸡肋。在这个"史上最难就业年",大学生起薪应该指望多少?专家、数据、调查各种声音告诉毕业生: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中国合伙人》告诉年轻人,拿36元起薪的屌丝最终可以成就63亿商业帝国,别太把起薪当回事;但若是薪水长期缴不起房租水电,能不能活到63亿帝国起步的那天就是个问题。

记者 任蕙兰

以低薪致青春

前不久有一条让无数父母扼腕的社会新闻:一个沉迷赛车的高中生,把赶来赛场劝他回去参加高考的母亲撞翻在地,还义正词严地宣称:读大学有什么用,每月就赚两三千!

毕业生纠结的低薪,让读大学显得越来越鸡肋。

在这个“史上最难就业年”,大学生起薪应该指望多少?专家、数据、调查各种声音告诉毕业生: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北京青年压力管理服务中心连续5年出具大学生就业压力调查的分析报告,根据今年的调查,专科生期待月薪3444元,本科生月薪期望为3494元,硕士生为4879元,博士生主要集中在6000元。

平均来看,大学生期望月薪降至3683.6元,成为近3年中期望月薪最低的一年。和2011年大学生就业的期望月薪5537.5元相比,整整降了近2000元。比起2012年4592.5元的期望薪水,降幅也近千元。

这还不是最悲催的。时至6月,往届生此时早已开始寻觅单位附近的出租房,眼下众多一线城市的应届生就业率还只有50%多一点。面对这些数据,专家们苦口婆心地建议毕业生,无论如何先找到工作,税前2400元以上的月薪即可接受。

养尊处优的“90后”们学会带着简历去挤菜市场一般的校园宣讲会;学会上午收到拒信下午继续信心满满地去另一家用人单位面试;学会早上穿着运动鞋去挤高峰时段的地铁,到实习公司第一时间奔向洗手间换上高跟鞋和套装,妆容精致地走进办公室。辛苦奔波只是为了能在690多万毕业生竞争的那锅粥里多分到几口。

“今年市场上用人单位给毕业生的起薪比往年要低。”交大工商管理专业人力资源方向博导、慧圣咨询董事长颜世富说。虽然不同行业不同企业差别会很大,比如同样是咨询公司,有起薪过万,也有底薪2000元,但总体而言起薪降幅明显。“一般本科生起薪在3000元左右,但现在很多研究生给3000元也去,毕业生的薪酬预期放低很多,觉得要先找到饭碗再图将来。很多人看公司如果规范,能办户口,薪水低也不介意。”

资深的HR也在劝毕业生不用太纠结起薪,这不是职业选择的关键。“起薪和岗位重要性也就50%相关吧,毕竟有些岗位薪水起薪低但涨幅很大,有些起薪高涨幅很小,一般还是要看该岗位的3-5年的发展才能推测出公司的重视程度。”Manpower猎头陈奇说。

《中国合伙人》告诉年轻人,拿36元起薪的屌丝最终可以成就63亿商业帝国,别太把起薪当回事,但若是薪水长期缴不起房租水电,能不能活到63亿帝国起步的那天就是个问题。

“裸活”一族

有多少职场新人每天早上睁开眼就是一串数字:房租1000、水电500、交通300、吃饭1000、娱乐500、人情往来不等……本地毕业生有父母照应补贴,外地生们却是所有生活开支就指望着一点微薄的起薪,尤其是在“居不大易”的北上广。

在上海度过几年过客生涯后,陈虹(化名)终于决定接受父母在江苏老家为她谋得的工作,回家乡发展。2009年毕业后,她进入上海一家传媒公司工作,月薪3000逐步提升到6000多,但经过几年无可奈何的月光生活后,发现自己的青春没有攒下经济基础。

房租是所有开支中的大头,陈虹先后换了五六个住处。为了压低房租开支,她经常与人合租,她租过每月500元的床位,也租过客厅里用木板隔出的每月1000元的“单间”,对她而言,“有床、书桌、空调和网线”就可以住。

陈虹刚毕业时,即使花费每月三分之一的薪水在租房上,居住条件也并不如意。一套100多平方米的三居室会被隔成五六间,租给很多人,夏天空调用得狠,经常跳闸,物业来检修时,大家会默契地按照房东交代,说是一个公司的同事,彼此认识,因为“租客成分太复杂会给房东惹麻烦”。

陈虹习惯了“家”里来来往往的陌生人,也习惯了忍受“二房东”的抽成。每个地方都有一个直接和房东打交道的租客,租下整个单元,再按间或按床位拆分转租给其他人,自己赚个租金差价。“有一次我替二房东把租金给房东,才知道他加了几百元。”

大城市的高租金不但推高毕业生的生活成本,也令他们没有安全感。为了规避中介高额的手续费,陈虹经常在网上找房子,租赁双方签一份手写合同,交租金时她会拿到一张手写的收据。陈虹展示的一张收据中,“兹定于”被写成“滋定于”,她知道这些错别字连篇的协议并没有多少保障。“有一次我签了协议付了1500元押金给房东,搬进去才发现约定的电视机等家电都被房东搬走了,理论了半天,房东只退了一半押金给我。”

租房遭遇的种种乱象陈虹都已习以为常,不过她最大的噩梦就是房东跳价,年底房东经常会提出在原来租金基础上浮100-200元,对于她而言这又是一次搬家的信号。

和很多在异地辛苦生活的女孩子一样,房租压力让陈虹没有太多闲钱买昂贵的衣服,而且搬家频繁,衣服就是个累赘。她也不能随心所欲出去吃大餐,陈虹会给自己做饭,中午带饭菜到单位用微波炉加热,虽然这在夏天很不方便。

陈虹也希望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如果租金是用来还房贷,多年后至少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但上涨的房价让她只能苦笑着算算下一个交租日。

相比后面几届毕业生,70后王洛(化名)是幸运的,因为她实现了安居的梦想。她大学一毕业就在上海一家房地产企业工作,起薪2000多元,第一个住处是楼梯吱呀乱响的老房子。

王洛最早租住在黄河路附近某条里弄的三层楼老房子,她的房间在走廊最尽头,每当她提着大包小包购物袋回家,只能侧着身子踱进房间,因为走廊三分之二空间堆满了各家的杂物。王洛很疑惑,家里清清爽爽,善于螺蛳壳里做道场的上海人家,怎么喜欢在门口堆这么多垃圾。另一个让她难以理解的现象是,邻居永远只扫家门前那块走廊。

“蜗居”的那段日子,王洛每天早上在弄堂里买煎饼或包子,在里弄人家的烟熏火燎中去上班,走出弄堂拐个弯,高档楼宇堆砌出摩登城市的繁华。

因为出道得早,王洛还有通过努力实现梦想的机会。2003年楼市飞涨,已经工作几年的王洛小有积蓄,跟几个同事凑钱付首付,买了一套期房,不到3个月转合同出手,赚了一倍。她用这笔钱加上东拼西借凑足首付,买了一套50多平方米单价8000元小户型,并在30岁以前还清了贷款。

而眼下,房价让大部分草根出身的85后毕业生丧失了靠薪水在一线城市买房的机会,现在登台的90后更是如此。面对房价和物价水平上扬,起薪却在下挫的应届生,似乎只能“裸活”了。

一些人性化的公司在薪酬设计时会考虑员工的生活成本,当外地员工和本地员工从事同一岗位时,暗中给前者开高一些薪水,补贴其生活开支。但也只是个例。“一般为公司主营方向的岗位,薪水才开得比较高。用人单位不太会顾及员工的生活成本,最多只是一些地处豪华写字楼的公司会提供些用餐补贴。”陈奇说。

拿着连生存都困难的起薪,毕业生更谈不上让自己的教育投资“回本”了。

回不了本的投资

如果哪一天研究生考城管、公交公司配备“大专司机班”的新闻不再是新闻,那人们对“学历高配”的现象就彻底淡定了。

北京青年压力管理服务中心的数据显示,今年实际考研人数达到创纪录的180万(占699万毕业生总数的25.8%);而在意愿层面,参与调查的求职者只有12%的人选择毕业后考研。也就是说,在180万考研大军中,内心真正想考研的人也许还不到一半,只是在被动“刷学历”。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