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枣树


□ 雨山

摘 要:

要是有一处属于自己的宅子,院子再小,我也想栽一棵树,要是苹果树、核桃树、枣树、梧桐树由着我来选,我会种枣树。那是因为我的父亲和母亲在拥有自己的宅院时就种了一棵枣树。依稀记得那是早春时节,母亲从我二舅家门外的一处浅沟里挖回来一棵枣树苗,粗细只有婴儿手腕一般。栽到院里活是活了,可是一年两年不见长粗,只长高了非常有限的几厘米。

  

  要是有一处属于自己的宅子,院子再小,我也想栽一棵树,要是苹果树、核桃树、枣树、梧桐树由着我来选,我会种枣树。那是因为我的父亲和母亲在拥有自己的宅院时就种了一棵枣树。

  依稀记得那是早春时节,母亲从我二舅家门外的一处浅沟里挖回来一棵枣树苗,粗细只有婴儿手腕一般。栽到院里活是活了,可是一年两年不见长粗,只长高了非常有限的几厘米。让人欣喜的是,它已经能开花,能结出虽然少但是既脆又甜的枣。这是一棵极其普通的枣树,开始吐露叶片是在春末夏初,总比别的树晚一步,开花结果也晚,结的枣既不小巧也不傻大,虽然甜但甜得不让人生腻。所以它是一棵朴实的树。

  枣树长得慢,可见奶奶院子里的两棵大枣树已经历经无数沧桑。小到虫害大到夏季的狂风暴雨,还有农历八月一旦结的新枣红皮,就对它们的枝干吃力的摇晃,用竹竿子肆意的敲打,可每一年它们都结实地活着,把生命滋养得越来越坚硬。我常常梦见我家院子里的枣树突然长得超过了奶奶院子里的枣树,树冠把小院遮了个严严实实,只需要站在屋顶就能摘到枣,而不用我爬树,被扎破扎伤。

  可是很多年过去了,枣树也没能遮住整个院落,但明显比移来时粗壮了很多,俨然一棵像样的树了。因为它的低调,我常常以为它永远这么大,如果不去想它刚来的模样。

  人是不是也这样呢?总以为还没长大,可一算年龄,再想想幼年时做过的游 戏才不禁感叹,原来已经老了呢!至少不能称之为小了。在我的印象里,最能代表农家的是枣树,它耐寒耐旱的坚韧,它的花虽微小但香得纯正,它的身段虽粗 糙但内心细密。

  细数我家院子里这十几年来暂居于此的树,有梧桐,有野桃,有苹果,有核 桃,有香椿,有柿子,惟有枣树是最早来的,而且至今还在,这一定不是什么巧合,我想,是生命的随和与坚持吧,像奶奶,一辈子没有去过比县城更远的地方,她也从来不觉得遗憾,反而乐在坚守,坚守着那间简陋的旧屋,那处树茂果繁的旧院。

  生命的意义不在于远而在于长,这是枣树告诉我的人生真谛。

......(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