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赵飞燕:爱恨情仇随风飘


□ 张继合

摘 要:

东汉史学家班固写《汉书》的时候,赵飞燕刚刚去世五六十年,这么近,当然能详细查考她的来龙去脉。《汉书·外戚传》里说:“孝成赵皇后,本长安宫人。初生时,父母不举,三日不死,乃收养之。及壮,属阳阿主家,学歌舞,号日飞燕。”

  

  东汉史学家班固写《汉书》的时候,赵飞燕刚刚去世五六十年,这么近,当然能详细查考她的来龙去脉。《汉书·外戚传》里说: “孝成赵皇后,本长安宫人。初生时,父母不举,三日不死,乃收养之。及壮,属阳阿主家,学歌舞,号日飞燕。”

  虽然《汉书》没有明说赵飞燕的父母是谁,坊间却传得神乎其神:有的说,她是个来路不明的私生女;也有的说,她母亲是江都公主,父亲是个喜欢吹拉弹唱的家奴……

  俗话说:“人不该死总有救”,奇迹出现了:孩子已经扔出去了三天了,居然大难不死,还保持着微弱的呼吸呢。一来,虎毒不食子,毕竟亲生骨肉,实在是割舍不了:二来,古人迷信,认为这是老天示警,如果再戕害性命,将来就会遭报应了。赵家人诚惶诚恐地抱回了孩子,开始小心翼翼地哺育……

  细究起来,“飞燕”并不是谁的真名:而是外界送了一个响亮的绰号。那个从阎王爷手里跳出来的小姑娘,并没在老家吴县(今苏州)生活。很小,就和妹妹流落长安,被一个叫赵临的人收养。十多岁时,俩姑娘一天比一天水灵,赵临便将姐姐送进了阳阿公主家,在那儿学习唱歌、跳舞。

  赵家姑娘居然是个舞蹈天才,她不但腰身绵软、体态轻盈,而且眼随手转、眉目传情。只要这个甜妞儿一亮相,立刻将周围视线,紧紧地攥在自己掌心里。一时间,明月朗照,荷香拂面,人们呆呆地望着舞台正中的小美女,都像丢了魂儿一样。姑娘收招下场,观众便交头接耳,夸她是一只翩然翻飞的乳燕。人似“飞燕”,“飞燕”如人,这么称呼得久了,反倒忘了她的真名——宜主。

  赵飞燕那个亲妹妹,叫做赵合德。有种说法认为,小姐儿俩还是双胞胎。姐姐,身材颀长,体条玲珑;妹妹,雪肌冰骨,含苞待放。并蒂花,脾气可不一样。别看妹妹成天不言不语,赶她下唇一咬,肚里钻出来的小心眼儿,比姐姐更刁、更俏。

  赵氏姐妹妩媚地微笑着,并肩走进了秋风渐起、黄叶纷飞的大汉长安。夕阳正红,皇宫那边,不时传来浑厚的钟声。对她们来说,深深的宫墙里,暗藏着另外一个世界,那里日夜不停的歌舞燕乐、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或许这辈子都看不到。妹妹轻轻地叹了口气,她不知道,眼下这种粗茶淡饭的日子,还要捱多久?

  赵氏姐妹寄人篱下的苦日子即将结束,似乎是一夜之间,荣华富贵说来就来了。姐姐率先发迹,妹妹将踩着这块亲情跳板登堂入室。

  汉高祖刘邦那些“帝王后裔”可真逗:刘彻妄图长生不老,醉心于虚无缥缈的“白云乡”;刘骜则离不开酥胸软腰,宁愿死在俏姐靓妹妹的“温柔乡”。值得玩味的是,刘骜所谓“温柔乡”.并没扑在姐姐赵飞燕那里,而是扎在更年轻、更性感的妹妹赵合德身上。难怪《汉书》也发现小姐儿俩之间出了大问题,便直言不讳地说:“皇后既立,后宽少衰。而弟绝幸,为昭仪。”看来,皇后的处境越来越尴尬了。

  《汉书·外戚传》记载了赵氏姐妹截然不同的后宫生活:“(赵合德)居昭阳舍,其中庭彤朱,而殿上鬃漆,切皆铜沓黄金涂,白玉阶,壁带往往为黄金釭,函蓝田璧,明珠、翠羽饰之,自后宫未尝有焉。”赵合德时时处处跟赵飞燕攀比,昭仪专用的楼堂馆舍、车马仪仗、吃喝拉撒竟然盖过了皇后一一这叫“僭越”,细究起来,可是大逆不道的死罪呀。

  赵合德根本就不在乎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她照样跟皇帝伸手,照样跟刘骜使性。《汉书·外戚传》写到了昭仪娘娘的“泼妇”嘴脸:汉成帝宠幸的许美人,暗中生了个大胖儿子,原本是件大喜事儿,赵合德却指着皇帝大叫:“陛下常自言‘约不负女’,今美人有子,竞负约,谓何?”嚷完了,还继续折腾——“(昭仪)怼,以手自捣,以头击壁户柱,从床上自投地,啼泣不肯食。”皇帝也恼了,索性歪着脖子,不肯吃饭。

......(暂无全文信息,请到维普官网检索)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8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