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个体化胃肠功能维护在体外循环手术患儿中的应用


□ 沈媛;陈瑶瑶;杨贵红;邓芳

湖南省长沙儿童医院心胸外科 410007

摘 要:

目的:探讨个体化胃肠功能护理在体外循环心脏手术患儿中的应用效果。方法:将体外循环心脏手术患儿942例随机分为观察组483例与对照组459例,对照组给予围术期的常规护理;观察组在对照组护理基础上采取个体化胃肠护理方案,术前早期实施胃肠道访视,术中采取排酸引流措施,术后采取"四步监测法"对胃肠功能进行评估等。结果:观察组患儿术后胃肠功能障碍发生率低于对照组(P〈0.05)。结论:采取个体化胃肠功能护理能够加快体外循环心脏手术患儿术后胃肠功能的恢复进程,降低并发症发生率,提高手术成功率,提倡临床推广应用。

沈媛 陈瑶瑶 杨贵红 邓芳

摘要目的:探讨个体化胃肠功能护理在体外循环心脏手术患儿中的应用效果。方法:将体外循环心脏手术患儿942例随机分为观察组483例与对照组459例,对照组给予围术期的常规护理;观察组在对照组护理基础上采取个体化胃肠护理方案,术前早期实施胃肠道访视,术中采取排酸引流措施,术后采取“四步监测法”对胃肠功能进行评估等。结果:观察组患儿术后胃肠功能障碍发生率低于对照组(P<0.05)。结论:采取个体化胃肠功能护理能够加快体外循环心脏手术患儿术后胃肠功能的恢复进程,降低并发症发生率,提高手术成功率,提倡临床推广应用。

关键词体外循环心脏手术;先天性心脏病;个体化胃肠功能维护doi:10.3969/j.issn.1672-9676.2013.15.026

婴幼儿的胃肠功能正处于快速发育阶段,对婴幼儿实施全麻体外循环心脏手术能够导致部分患儿的消化系统功能障碍,特别是危重患儿更加容易发生[1]。本院2011年4月~2012年8月通过对体外循环心脏手术患儿采取个体化的胃肠功能维护措施,取得了理想的效果,现将结果报道如下。

1资料和方法

1.1临床资料本组先天性心脏病患儿942例,男513例,女429例。年龄1个月~2.9岁,平均(1.8±0.9)岁。体重2.7~24.8 kg,平均(13.4±9.2)kg。排除术前存在心功能衰竭或其他脏器并发症者。其中室间隔缺损227例,房间隔缺损187例,动脉导管未闭104例,室间隔缺损伴肺动脉高压194例,房间隔缺损伴室间隔缺损89例,法洛四联症57例,法洛三联症30例,主动脉弓离断21例,大动脉调转19例,单心室5例,右室双腔4例,完全型肺静脉异位5例。患儿均在全麻体外循环下实施手术,术后进行机械通气5.6~120.2 h,平均(18.1±4.9)h;ICU监护2~16 d,平均(7.2±2.1)d;平均住院(15.2±3.8)d。根据入院时间将其随机分为观察组483例与对照组459例,两组患儿一般资料相比无统计学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

1.2方法全部患儿均给予常规术前护理,对照组患儿术毕回ICU,根据体外循环心脏术后常规护理方法,实施监护以及胃肠减压措施,做好水及电解质平衡监测,确保其内环境平稳。观察组在对照组护理基础上,实施个体化的胃肠功能维护,主要内容如下[2]:

1.2.1术前进行胃肠道访视建立患儿的个体化胃肠道护理档案,评估患儿的胃肠功能并做好登记,给予术前饮食指导。针对患儿胃肠功能障碍的诱因作出评估,正确处理异常状况,促进患儿术后的胃肠功能恢复。本组有8例患儿术前存在慢性腹泻,经专家会诊,给予对症治疗后,患儿胃肠功能得到恢复,均达到手术指标。25例患儿术前存在程度不等的心功能不全症状,实施强心、营养心肌等措施,患儿心功能得到改善。术前1 d建立患儿胃肠功能访视记录单,重点访视其饮食、生活习惯及胃肠道病史等内容,给予家长术前宣教,并有针对性地备好应急预案,以备术中选择合适的治疗方案。

1.2.2术中早期进行排酸引流在体外循环心脏手术过程中,体内组胺水平上升,胃酸分泌增多,使消化道溃疡发生率增高。因此,对危重、复杂且术中体外循环长时间转流患儿,在术中插胃管,提供低负压引流,去除过量胃液以避免胃酸刺激,行胃肠减压可以预防性地保护患儿的胃肠黏膜。本研究中281例患儿给予低负压胃肠减压,均排出积气或积液。

1.2.3术后实施“四步监测”患儿胃肠功能手术结束后送至ICU,进行循环及呼吸监护,每2~4 h实施“四步监测法”来监测其胃肠功能。第一步应“视”,即查看胃液颜色与性质,并进行计量;第二步应“摸”,通过触摸来感受腹部柔软程度;第三步应“叩”,通过叩诊腹部确定腹胀程度;第四步应“听”,听诊患儿肠鸣音以及胃肠的蠕动状况。若出现腹胀、恶心呕吐、无肠鸣音、鲜血、咖啡样胃液及黑便等临床症状,应及时告知医师进行处理[3]。

1.2.4应用改进装置胃肠减压术后存在大量胃内容物或严重腹胀的患儿,先使用注射器经胃管将胃内容物吸出,再通过改进的胃肠减压设备进行引流,即在胃管端部连结一个5 ml无活塞的注射器针筒,再用PE手套开口部位缠绕针筒一周,粘好密封,做成密封的囊腔,即为胃肠减压引流袋。将此袋放置在患儿床旁胃部水平以下位置,借助重力作用及气压差,采取自然体位引流。在采集胃液标本过程中,可将PE手套内收集的胃液结扎并送检。在给予胃肠营养时,可断开注射器的针筒,实施鼻饲以后,将胃管末端夹闭,在需要实施胃肠减压时再将减压袋连结好。观察组483例患儿均采用改良的胃肠减压设备,249例12 h内解除减压装置,189例12~24 h,32例24~48 h,12例>48 h,1例>72 h均解除减压装置。均未见任何不良影响。

1.2.5肠内营养护理术后早期给予肠内营养,有利于胃肠激素分泌,加快胃肠蠕动,提高胃肠动力。在机械通气结束4~6 h后,根据患儿的吞咽反射能力、肠鸣音情况、胃液以及腹部情况来确定喂养方案:(1)对于胃液澄清、腹胀消失等无明显胃肠功能障碍的患儿,可试喂温糖水。对吞咽反射正常,0.5~1 h无副反应的患儿,可提供配方奶,喂养方式应由少至多,由淡至浓,循序渐进地过渡喂养。一般首次喂养量为10 ml,每隔2 h观察1次,如果患儿状况平稳,以5 ml/次的量递增,最大量应≤患儿正常进食量的一半。(2)每次喂养前应对患儿消化状况作出评估后再实施喂养,即轻触患儿的腹部,若腹部膨胀、腹肌紧张表明患儿存在肠胀气或消化不良,可采取肛管排气措施,对腹部进行按摩或推迟喂养时间;对于腹部柔软、肠鸣音无异常患儿可根据喂养计划进行喂养[4]。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9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