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难民危机中如履薄冰的德国


□ 黄萌萌

摘 要:

自2011年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1000多万平民流离失所,有积蓄的难民选择支付蛇头不菲的偷渡费用逃往欧洲,欧洲面临着二战以来最大的难民危机。数以万计的难民涌入欧洲后,为欧盟各国带来了巨大的政治、经济与文化挑战。欧盟内部在难民政策上的分歧愈演愈烈。匈牙利等东欧国家为防止本国出现伊斯兰化倾向。在边界修筑围栏,阻止难民入境;

  

  黄萌萌

  自2011年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1000多万平民流离失所,有积蓄的难民选择支付蛇头不菲的偷渡费用逃往欧洲,欧洲面临着二战以来最大的难民危机。数以万计的难民涌入欧洲后,为欧盟各国带来了巨大的政治、经济与文化挑战。欧盟内部在难民政策上的分歧愈演愈烈。匈牙利等东欧国家为防止本国出现伊斯兰化倾向,在边界修筑围栏,阻止难民入境;而德国在接纳难民的问题上则表现出更多的同情心。德国的“欢迎文化”(Willkommenskultur)几乎成为一种政治正确,在国内民意整体支持的条件下,德国总理默克尔于2015年9月6日同意接纳滞留在匈牙利的难民入境,此举在国际上赢得了赞许。

  大量难民将德国作为最终目的地,预计德国2015年将接纳80万难民。德国边境开放后,慕尼黑等城市的难民承载力迅速到达上限。巴符、黑森、莱茵兰一普法尔茨以及巴伐利亚等联邦州表示已经没有空余床位安置更多的难民。边境开放仅一周后,德国内政部长德迈齐埃便宣布暂时恢复边界控制。德国执政联盟内部对于难民问题立场分化,默克尔接纳难民的“圣母”光环逐步暗淡,民众与媒体对于难民的担忧逐渐凸显。难民危机为2013年上台以来的大联合政府带来了较大的政治挑战。为什么德国会成为难民首选之国?德国在历史上是如何处理难民问题的?德国将如何面对接纳难民后所引发的一系列问题与挑战?

  难民为何北上德国

  难民在德国不仅可以免受战乱的威胁,同时还享有较之其他欧盟国家相对优厚的待遇,因此作为发达经济体的德国成为难民的首选之地。从法律、经济与社会角度可以分析难民选择德国作为居留地的原因。

  按照德国《避难程序法》规定,来自战乱国家或地区的难民如果通过难民身份审核,在德享有居留权、家庭团聚权以及平等就业权。对于尚未获得难民身份的庇护寻求者,虽然其权利有别于取得合法身份的难民,比如在审核期间禁止工作、不具备完全的自由活动权,但仍可获得350欧元左右的补贴、免费食宿以及医护人员服务。2015年,联邦政府决定加陕来自叙利亚的难民以及伊拉克的基督教、雅兹迪教派与曼达教教徒难民身份的审核程序。上述国家的难民申请者可书面阐述逃亡理由,德国联邦移民与难民局向难民申请者提供翻译服务。根据《避难程序法》第3条,难民申请者通过快速审核通道获得难民身份在德国享有如下基本权利:获得3年的居留权;获得难民身份3个月后可申请家庭团聚,将配偶与未成年子女接至德国;参加社会融入课程,如语言培训以及职业教育等;获得难民身份后享有难民护照,不必再居住在难民营,具有平等就业权以及自由活动权;为寻求就业者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或者社会救济。

  从法律层面上讲,德国对于来自叙利亚与伊拉克的难民采取了更为宽松的政策。制定快速审核通道的同时,对于获得难民身份的移民直接给予3年的居留权。此外,在德国有亲属的叙利亚难民可被优先接纳,获得难民身份后享有优先的家庭团聚权。联邦政府与各联邦州达成一致,将阿尔巴尼亚、科索沃和黑山共和国列入“安全国家”名单,来自上述国家的庇护申请人获得难民身份的机会将进一步缩小,以此加快来自战乱国家与地区的难民身份审核程序。

  从经济角度来看,联邦政府颁布了新的难民解决方案:提供60亿欧元援助资金。其中联邦层面拨款30亿欧元,各联邦州和地方政府获得30亿欧元的资金;承诺帮助各联邦州与地方政府建设15万个难民安置地。在9月底的难民峰会中又宣布追加10亿欧元的联邦财政拨款,帮助各联邦州安置难民。其中联邦财政向各州政府拨出的难民款项达到每人每月670欧元;联邦州从2016~2019年还会得到5亿欧元的建设社会福利住房财政补贴。

  从社会角度来看,德国倡导“欢迎文化”,很多德国民众自发前往火车站欢迎难民。入境 .难民经常会得到德国志愿者的义务帮助以及非政府组织的物资捐赠。德国民众对人道主义价值观的看重使得大部分人还是乐于向难民伸出援助之手。此外,在获得难民身份后,有小孩的家庭可以领取看护津贴,求职者可以参加联邦政府与各州提供的语言课程以及职业培训。各联邦州还将进一步完善国外学历认证程序,促进难民顺利进入劳动市场。

  德国接纳难民的历史回顾 纵观历史,德国曾经历过数次难民潮。第一次难民潮在20世纪70年代末到20世纪80年代初,难民申请者首次突破10万,主要来自亚洲和非洲,其中包括受到越南政府排斥的华侨。出于人道主义因素,德国接纳了超过4万的越南华侨并且给予其难民身份,难民获得在德永久居留权。20世纪80年代,有很多德国家庭收养了当时亚裔难民孤儿。

  20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东欧及巴尔干等国内部冲突,导致大量难民涌入德国,难民申请者在1992年达到了峰值,超过43万。当时德国正处于统一初期,对于新联邦州的大量财政补贴导致了经济下滑,社会福利体系面临巨大压力,德国正承受着统一后遗症。科尔总理对于接收难民展现出了明显的“不情愿”,甚至警告难民是对德国社会与经济发展的威胁。德国重新统一之初,德国难民政策总体呈收紧状态,由于政府对于难民的消极态度以及媒体的渲染,民众对于接收难民整体持怀疑态度。

  2011年叙利亚战争爆发以来,德国收到的难民申请超过60万,叙利亚成了难民的主要来源国之一。仅2015年上半年,德国便收到了超过18万份的难民申请。得益于劳动力市场稳定以及经济持续增长,2015年上半年德国的财政盈余达到211亿欧元。出于人道主义因素以及经济实力保证,德国在难民危机中表现出了承担国际责任的意愿与自信。德国经济部长加布里尔表示德国有能力应对每年50万的难民,稳定的经济形势以及稳固的财政政策是德国在难民危机中提供几十亿欧元资助的重要前提。2015年9月22日的欧盟内政部长会议所达成的难民分配方案中,德国由于其庞大的人口数量以及强劲的国民生产总值又承担了最多的难民配额,达到3.1万之多。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9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