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中国应扩大对新兴市场的开放


□ 周其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摘 要:

中国经济增速高位下行不可避免,过去依靠发达国家拉动外需的局面发生了变化,从而带来两方面困局,一是企业和地方政府要应对成本、债务、产能三块“石头”;二是从整体结构看,生产能力与市场能力不匹配的问题更加突出。应对这一困局,我们可以向新兴市场进行对外投资,为中国产能开拓新市场。中国不能完全靠内源式发展,中国经济的升级版离不开有针对性地扩大开放。

  文/周其仁

  周其仁

  经济学家,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现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曾获得“孙冶方经济学奖”荣誉。

  中国经济增速高位下行不可避免,过去依靠发达国家拉动外需的局面发生了变化,从而带来两方面团局,一是企业和地方政府要应对成本、债务、产能三块“石头”:二是从整体结构看,生产能力与市场能力不匹配的问题更加突出。应对这一困局,我们可以向新兴市场进行对外投资,为中国产能开拓新市场。中国不能完全靠内源式发展,中国经济的升级版离不开有针对性地扩大开放。

  中国经济增速从2007年二季度的15%降至今年二季度7.5%,三季度增速略微回调到7.8%。虽然中国经济短期“企稳向好”,然而,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增速几乎减半,虽然这可促使结构调整,对长期发展有好处,但也使企业承受巨大压力。中国经济增速下滑是由三方面因素造成的。第一是金融危机、欧债危机导致的全球普遍增速下滑和外需乏力;第二是新世纪以来,国内为调控经济过热而不断增加的行政管制;第三是真实利率发生变化使企业面临困难。

  经济增速趋缓使企业和地方政府面临“水落石出”的局面,压在头上的“石头”使得他们的日子很难过:不断上升的成本、企业债务压力;严重的产能过剩。在高速增长下行后,原来支持增长的生产能力变成大问题。这个清理过剩产能的过程并不容易:关掉工厂将导致工人失业,失业人口数量过多将对经济、社会造成巨大影响。因为,在外需乏力的情况下,很难指望内需来替代。

  中国很多产能从一开始就不是为内需而生,尤其是多年来扭曲的汇率机制导致国内外相对价格信号出现很大误差,使国内生产者产生错误价格预期,这些过剩的产能很难靠内需去消化。而消化成本压力、债务压力和产能压力需要时间,不可能迅速恢复高速增长。寄予较大希望的城市不会马上刺激内需。城镇化首先是体制机制问题,不把这些调整好,到处建新城只会使问题更加严重。

  改革释放红利需要时间。中国的改革是渐进式改革,越留在后面的,改革难度越大,要改出效果需要时间。对中国来说,继续开放非常重要。中国过去的开放模式遇到严峻的挑战。从建立特区到现在,中国的开放步伐基本上停留于针对发达国家市场出口产品这个阶段。

......(未完,请点击下方“在线阅读”)
特别说明:本文献摘要信息,由维普资讯网提供,本站只提供索引,不对该文献的全文内容负责,不提供免费的全文下载服务。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9 触屏版 繁體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